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位置

王一鸣 原创 | 2017-09-08 15:4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金融风险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指出,“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把“强化监管,提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能力”作为做好金融工作要把握好的重要原则之一,强调“要把主动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科学防范,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着力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着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线和风险应急处置机制”。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切实提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能力,对做好新形势下金融工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金融业快速发展,金融产品日益丰富,金融体系不断完善,金融改革有序推进,金融监管得到改进,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能力增强。但也要看到,随着我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经济增速放缓,主要经济变量关系深刻调整,经济结构性失衡矛盾趋于突出,加之金融监管体系不完善,监管的穿透性不足,金融市场波动性增强。金融领域面临不少风险和挑战。

  对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我们必须坚定信心,充分认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和各种有利条件。我国具有集中力量防风险的制度优势,有利于在短时间内集中资源处置局部风险,避免局部风险转化为全局风险。我国储蓄率较高,为应对风险提供了较大缓冲空间。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拨备覆盖率高,可动用的工具手段多。我国外汇储备充足,在应对外部冲击中有更强的缓释能力。我国作为一个大规模经济体,风险在各部门间传递后延的回旋余地较大,可以通过空间换时间,增加风险腾挪余地。更重要的是,我国在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和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中积累了经验,增强了应对风险的能力和底气。

  我国经济金融风险总体可控,但应对风险仍面临挑战。我国尚处在“三期叠加”期,经济风险释放与增速下降、经济再平衡和高杠杆等各种矛盾相互交织和“碰头”,加之监管体系不完善,增大了防范化解风险的压力。过去一个时期,政府在有效应对风险上发挥了较大作用,避免了系统性风险,但也使得市场主体“风险免疫系统”没有经受洗礼,防范风险的主体意识不强。

  我们应充分认识到我国的优势和有利条件,既不盲目乐观,又不回避问题,坚持全面深化改革,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促进发展与管理风险的关系、重点防范与体系建设的关系,坚持主动防范、系统应对、标本兼治、守住底线,有效防范和应对可能出现的各种风险,确保不发生重大系统性风险。

  主动防范。风险都有一个从萌芽、积累到最终释放的过程,早识别、早预警、早发现、早处置,就能明显降低风险造成的负面冲击。“灰犀牛”是指概率极大、冲击力极强的潜在风险。“灰犀牛”理论认为,风险的爆发并非发生之前的征兆过于隐蔽,而是因为人们的疏忽大意和应对不力,甚至不愿主动采取行动加以防范。“灰犀牛”比“黑天鹅”更可怕,人们往往在习以为常和麻木中错失了处置风险的最佳时机。

  主动防范,就是要建立风险预警机制,加强对各类风险的评估,制定系统的防范和化解风险的实施方案,加强风险防范的顶层设计、系统规划、稳步推进,明确每个阶段风险管理的重点。比如,在处置高杠杆率问题上,从控制杠杆增速、稳定杠杆率、调整杠杆结构到最后降低杠杆水平,都需要有战略规划。

  系统应对。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风险在不同领域之间传导和扩散明显加快,风险传导机制更加复杂多样,特别是在全球化和开放型经济的环境下,加之互联网时代信息快速传播,市场预期迅速变化,这些都可能使不同风险之间的外溢效应更加明显,相互交叉传染和反馈放大效应更加强化。必须认识到,各领域风险不是孤立的,不能仅仅依靠碎片化的局部性措施,而必须用系统性思维和网络化视角来防范和应对风险。

  系统应对,就是要将防范和应对风险作为一个系统性工程,进行系统性谋划,从事前、事中、事后的整体视角进行设计,事前加强风险的预判和防范,事中加强风险的应对和处置,事后加强风险免疫和管理能力建设。与此同时,要从矫正经济结构性失衡,完善金融监管框架,修复资产负债表,建立新型风险管理体系,加强风险管理能力建设等系统性视角来有效防范和应对风险。

  标本兼治。防范风险主要是针对迫在眉睫的当前问题,大都属于治标性质,而要从治本上化解风险,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全面深化改革。风险集聚往往是经济失衡和资源错配的外在反映,根本原因是改革没有到位,必须从深化改革中找出路。从国际经验看,1998年和2008年两次危机都肇始于金融领域,但从本质上看,很大程度上是实体经济结构性失衡导致金融领域的资源错配和风险的集中释放。金融危机后,西方主要经济体实施量宽政策,在短期内对实体经济起到了刺激作用,但结构性失衡问题没有根本解决,经济复苏仍表现出脆弱性和不确定性。

  标本兼治,就是要紧紧围绕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着力深化国有企业、财税、金融等基础性领域和关键性环节改革。要把国有企业降杠杆作为重中之重,加快处置“僵尸企业”。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制度建设,加强金融监管协调、补齐监管短板。完善金融机构法人治理结构,健全市场规则,严格规范金融市场交易行为,强化金融机构防范风险主体责任。

  守住底线。我国尚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如果对风险集聚缺乏警觉,积累到一定水平,就会集中释放并可能酿成系统性风险。从国际经验看,东亚国家、前苏东国家和拉美国家在经济转型过程中都曾发生严重的金融危机。

  守住底线,就是要坚持底线思维,既要敢于面对风险,勇于应对风险,又要保持清醒头脑,冷静客观地分析和评估风险,对各种情景做到心中有数。采取措施处置风险点,着力控制增量,积极处置存量,通过科学的风险处置,不断提高金融业抗风险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兼职教授,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理事、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常务理事。主要研究领域:宏观经济和区域经济。主要著作:《建立比较完善的社会…
每日关注 更多
王一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