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地方政府债务意味着什么?

钱宏 原创 | 2018-01-01 13:27 | 收藏 | 投票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意味着什么?

——官生、民生,恊和生,是谓共生!

 

 

当我看到《未来或有地方政府破产》这则新闻时,我脑子里不仅想到传闻终于被确证,也想到了“希腊主权债务危机”“日本失去的二十年”“奥巴马财政悬崖”三个词。

但是,只要近五六年内到过希腊、日本、美国的人都不难明白,这三词所指称的实相,并不象其引发的想像那么可怕。而中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却让我不寒而栗!

稍懂中国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的改革,从商鞅到王安石,从张居正到邓小平,从来都是解决“官生”问题!

四十年前的中国面临的是,前三十年包括排以上转业军人充斥各级政府,导致干部队伍饱和而“发不出工资”问题,经过四十年“土地财政”“税费财政”“外汇财政”大增长后,却面临高达近三十万亿“地方政府债务”问题。

所谓“官生”问题,当然是“中国特色”。但以马克思主义观之,恰好完全符合“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必须保持适当张力(比例关系)”这一政治经济运行规律。或者反过来说,“中国特色官阶大一统”的官生问题,为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

在中国两千年治乱循环史中,只要“两极分化周期率”“批孔尊孔周期率”“黄炎培周期率”出现重叠,以冗官、冗兵、冗费为标志的“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基础基本矛盾”,便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显现出来。这一持续了两千年的“三冗现象”,再次在当代中国的显现,说明已经工业化、城市化且出现“产能过剩、资本过剩、权力过剩”的当代中国,其实尚远未完成工商文明形態的转型。

任何真正的实质性有效能的改变,按照缘起共生的希格斯机制“自相互作用”定律,都取决于心理-物理准备、初始条件和边界条件——即公民、社会、政府三大自组织力相互作用共襄生长,三大自组织力缺一不可。为此,当代中国亟需“全面补好工商文明的课,稳健走上生態文明的路,对内实现全社会大和解,对外树立魅力大国风范”。

这一次始于1978年的中国特色改革,四十年了,我们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说词儿,尽可以妙笔生花,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一条:正视“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基础之间基本矛盾”,必须积极主动扶持“中国内部自组织内生性活力与外平衡能力”。

一个大国,不在政府规模之大,政府行为之强,恰恰相反,大政府(加上重重迭迭塞得满满的享受行政级别待遇的准政府机构),不只是直接违背《行政许可法》,而是首先就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必须保持在适度张力之内的规律性揭示。说得严重一点,是直接反马克思主义的政治行为,正是这一行为,造成从“官多为患”(张全景2006),到“官满为患”(刘锡荣2012)这一中国社会、公民不可承受之“三冗现象”。

老子说,天下大事,必作于易,天下难事,必作于简。其实,中国就这么点事儿,只要我们清醒地意识到,当庞大上层建筑与超负荷经济基础基本矛盾走到临界状态时:一个缺乏自组织力的收缩型社会,再也支撑不起一个扩张型政府,不仅是要缩减政府规模,更要缩减政府行为。这也是工商文明亦即现代政治文明所谓“以法治国”的根本要义。

但是,为了避免再一次无历史效能的治乱循环式改变,必须在当代中国政治生活与政治制度安排中,引入共生法则。根据共生法则的道理,不舍弃任何“有生命的个人”(《神圣家族》,1845),官当然也是人,所以不妨引入一个与“民生”相对应的“官生”概念。那么,共生法则在政治生活中的表现即是:官生、民生,恊和生,是谓共生(《中国:共生崛起》,2007

那么,我主张:基于“谋求自己过得好,也必须让别人过得好”思想的共生权范式(何兆武、习近平,2012),超越纠结于“公有制”与“私有制”的产权理论;引入“社区经济”形態托底维度,超越“政府管控”与“市场自由”两极形態的“世纪钟摆”;重写“老三篇”,建立基于宪政制度及其(适宜“全民”“全官”)《民法典》、《官法典》、《刑法典》三大法典的法控经济治理体系,特别是建立基于“科斯忠告”的共生思维驱动创新机制,让中国成为“文化-制度-人性”良性循环普惠共生的正常国家——从工商文明的后发国家,到生態文明的先发国度,进入“通讯全开放、资源全自足、运载全覆盖”的趋零边际成本共生社会!

从马克思主义,到共生主义一脉相承的结论,就是:一个大国,没有社会、政府、公民三大自组织力相互作用共襄生长,就没有实质性改变,即使有改变,甚至大的激烈暴烈改变,也必然会推倒重来——缺乏“底层驱动”的任何“顶层设计”结构蓝图(如新结构经济、新新结构经济蓝图),任是妙笔生花,说到天上去,都将会被推倒重来!

中国共产党曾任总书记张闻天在1970年说:“生活的理想,就是理想的生活”,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什么是理想的生活?”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心头:“理想的生活”并不在遥不可及的未来,而是体现在我们每个人真信笃行共生智慧的努力过程中。理想的生活,就是所有的人付出成本最低而获得的幸福度最高,尊严感最强的生活。唯有共生智慧,及与之相应的制度和技术条件下,才能做到“所有的人付出成本最低而获得的幸福度最高,尊严感最强的生活”。

我们相信,文明交流互鉴的前提,是尊重文化圣域的存在,全球治理的前提,是国别治理的存在,国家主权的前提,是人民主权的存在。正所谓须弥寓于芥末,而非芥末淹没于须弥。

我几十年呼唤的就一件事:为了中国人民理想的生活,让社会主义共和国“名副其实”,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当局再也绕不开的头等大事——政府的归政府,社会的归社会,人民的归人民,让中国进入公民、社会、政府三大自组织力相互作用共襄生长的新时代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共生国!

由此,中国将从一个工商文明的后发国家,嬗变(change in succession)为一个生態文明的先发国度,成为全球生態文明的典范国度——创建一个“通讯全开放、资源全自足、运载全覆盖的趋零边际成本共生社会”!

这样,中国不仅是“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而是会“美起来”,生活在这样的国度内外的人们,将充分发挥自己生命灵动力,各显神通,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共生吉祥!

 

陽子2017年12月31日23:43于复旦

 

附件:

 

中央整顿地方债风暴来临 未来或有地方政府破产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网

 

一场整顿、规范地方债的风暴,正在全面来临!

22日财政部通报了江苏、贵州两省对部分县市违规借债的整改处分情况,除责令限期整改,并对71名相关责任人给予不同处分。

紧接着“审计署”官网称:财政部已组织核查部分市县、金融机构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发函至10个省级政府和银监会、商务部等部门建议依法问责处理,目前,重庆市、山东省、河南省、湖北省等地,已对相关责任人给予撤职、行政降级、罚款等处分。

财政部:地方违规举债中央不“买单”

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一直是近年来社会关注的热点,也是防范化解财政风险的重要一环。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在保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取向不变的前提下,切实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将是明年经济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

 

针对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财政部已明确下一步地方举债监管思路,将采取六大举措坚决刹住无序举债之风:

一是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管控好新增项目融资的金融“闸门”。强化中央企业债务融资管控,严禁违规为地方政府变相举债。

二是积极稳妥化解存量隐性债务。坚持中央不救助原则,做到“谁家的孩子谁抱”,坚决打消地方政府认为中央政府会“买单”的“幻觉”,坚决打消金融机构认为政府会兜底的“幻觉”。

三是开好地方政府规范举债融资的“前门”。

四是稳步推动融资平台公司市场化转型。

五是健全监督问责机制,将研究出台地方债终身问责、倒查责任制度,坚决查处问责违法违规行为。

六是建立健全长效管理机制。

“前门”主要是:

第一、把截至2014年末各地不规范的债务,用 3 年左右时间置换成地方政府债券。截至2017年10月末,全国地方累计发行置换债券 10.5 万亿元,大大降低了地方政府利息负担;

第二、经全国人大批准,2015年、2016 年、2017 年分别安排新增地方政府债务限额6000 亿元、1.18万亿元、1.63万亿元。

终身问责成地方债管理利剑

一些地方政府的违法违规举债担保现象屡禁不止,由此产生了隐性债务,累积形成了一定风险。比如,一些地方继续通过平台公司以银行贷款、信托、保险或资管产品等形式替政府融资,由政府担保甚至偿还;一些地方通过不规范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政府投资基金、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变相举债。

这些花样翻新的违法违规举债行为背后,折射的是不正确的政绩观和发展观。一些地方政府习惯于走依靠高负债搞建设、拉动GDP增长的老路,结果“政绩”上去了、风险上来了,最终危害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因此,必须引导和约束地方政府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和发展观,特别是要按照高质量发展的要求,量力而行、合理融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着力振兴实体经济,促进地方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中央提出“终身问责,倒查责任”,这是严管地方债的重要措施,各地各部门应该严格执行,使地方官员难以再抱逃脱追责的侥幸心理,无法轻易推卸责任。

打破“幻觉” 未来或有地方政府破产!

近日财政部下属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一份调研报告也指出,在各级政府之间,下一级政府的所有债务实际上都是上一级政府的“或有负债”。下一级政府总是可以利用各种风险事件来巧妙地把风险转移给上一级政府。当下一级财政濒临破产的时候,上一级财政不可能袖手旁观,置之不理。在风险责任不明晰、且没有建立分担机制的情况下,上一级财政往往承担了风险事件的全部风险。

财政部分析称,一些金融机构认为地方政府不会破产也不敢破产,存在财政兜底幻觉,加上政府背景项目融资规模大,利率弹性小,容易快速提升单位经营业绩和个人绩效奖励,对这类项目趋之若鹜,没有按照市场化原则严格评估政府背景项目风险,放松风险管控要求,大量违规提供融资。

近日,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建议“探索地方财政破产和追责制度”说:

中国探索地方政府破产制度,各级政府财政收支出了问题,需要明确责任划分。普通民众不应该承担财政破产的损失。

财政破产不是政府破产,治安、教育、医疗、养老等公共服务事项应予以保障。地方政府内部应当自我承担损失并强化问责。对决策层要终身追责,普通公职人员的工资、养老待遇也要承担一定的损失。

也就是说,所谓地方政府破产,其实是两个含义:第一,让地方政府摆脱此前无法偿还的债务,让盲目参与的机构个人来买单(给市场一个教训);第二,地方政府决策层将被终身追责,公职人员工资、养老待遇受到损失。

地方债发行量4.4万亿不及预期 明年尚有1.5万亿待置换

近年来,财政部会同有关部门依法加快建立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基本形成覆盖地方政府债务管理各个环节的“闭环”风险防控体系。截至2016年末,全国法定限额内政府债务余额27.33万亿元,负债率(债务余额/GDP)为36.7%,低于主要市场经济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水平;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5.32万亿元,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为80.5%,低于国际通行的100%—120%警戒线。

根据Wind统计,截至12月25日,全国今年各地方政府共发行1132只地方政府债券,总规模为43561亿;与2016年6.05万亿元的总规模相比,明显下降。

按照财政部的规划,2018年年中将是地方政府债务置换的收官之年;按照中金公司的测算,2018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将达到4.1万亿-4.2万亿元,其中,待置换规模约1.5万亿元,与部分其他券商3.5万亿的估算差别较大;同时,随着今年城投债提前置换大幕的开启,明年城投债提前置换有望进一步增加。

 

全球共生研究院(Institute for Global Symbiosism):

宗旨:以球为本,和恊共生

志在: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立足:当代中国人做当代事

专注:中国社会自组织力成长、联合国改革与新世界秩序重建的哲学思考与趋零边际成本共生社会的制度建设,推动国际社会和联合国颁布继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后的又一部划时代历史文献——《全球共生宣言》

倡行:谋求自己过得好,必须也让别人过得好live and let live)的共生权思维价值约定,普惠 一种人人健康、简约、高尚、富有尊严而可持续幸福的生活方式

祈福:全人类各显神通,人人自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共襄生长,以超越权利智慧,及其自由主义、平等主义、民族主义、和谐主义,走向全球共生,实现永久和平

 

 

往期精彩文章阅读:

全球共生研究院与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联合举办

两大哲学竞倾向,相向而行总共生

我们处在一个千载难逢的伟大时代!

如何提升美国新经济运动的哲学品位?

全球共生视野下的中美关系与全球治理论坛在京举行

图片来源:网络/全球共生研究院

 小编:Anne

 

思想者站起来,仰望星空

俯念苍生,文信忠行,喜乐全球!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6万多年前,我们被散播在风中, 到世界各地去繁衍; 重逢和解后, 我们秉承不同的文化惯习, 灵动地走向英特网, 在各个场域自在共生…… ——天下大道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