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去杠杆,风险防控是重中之重

徐洪才 原创 | 2018-01-17 01:0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去杠杆 

  截至2017年10月末,全国国企、央企和地方国企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5.9%、68.1%和63.7%。央企杠杆率明显偏高。比2016年底分别下降0.2、0.5和上升0.4个百分点,但是基础并不牢靠。近年来,以东北特钢为代表的企业债券违约事件,暴露了国企潜在风险的冰山一角。从行业杠杆率看,制造业杠杆率较稳定,高科技和新兴产业杠杆率下降,资源型行业杠杆率上升。总体上,近年来私企在去杠杆,而国企杠杆率上升。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国企杠杆率大幅超过私企杠杆率。

  国企潜在风险状况并未明显缓解

  一是应收账款规模增长、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截至2017年10月,全国大中型工业企业应收账款高达8.88万亿元,同比增加7.8%,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2.3个百分点。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应收账款3.06万亿元,同比增加4.8%,增速比去年同期回落2.3个百分点。近年来,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应收账款增速呈下降趋势,但应收账款整体水平居高不下。国企应收账款周转率也呈下降趋势。2016年全国国企和地方国企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都是6.5次,而2011年分别为8.5次和8.2次。

  二是财务费用支出增加。截至2017年10月,全国大中型工业企业财务费用同比增加6.1%,比去年同期上升13.8个百分点;其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财务费用同比增加2.9%,比去年同期上升13.2个百分点。同期,大中型工业企业利息支出同比增加6.1%,比去年同期上升14.5个百分点;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利息支出同比增加5.0%,比去年同期上升14.3个百分点。

  三是存货增速回升。截至2017年10月,全国工业企业存货累计同比增长11.0%,比去年同期上升9.6个百分点;大中型工业企业存货累计同比增长11.3%,比去年同期上升10.8个百分点;国有及国有控股工业企业存货累计同比增长8.5%,比去年同期上升10.0个百分点。四是现金流动负债比率下降。2016年全国国有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现金流动负债比率分别为5.9%和4.3%,都比2015年下降了1.6个百分点。

  着重注意造成国企高杠杆率的原因

  外部原因。经济下行压力下,为完成稳增长任务,国企增加负债扩大投资。近年来,铁路、公路、机场、水利、电网等基建项目,以及灾后重建、棚户区改造等民生项目基本落在国企身上。在项目资金来源中,国家预算内资金仅占10%。金融体系不发达也是重要原因。我国金融体系以银行间接融资为主,贷款类型偏向生产经营,贷款对象偏向大型企业。

  内部原因。预算软约束是国企高杠杆率的幕后推手,其典型表现就是政府兜底。国企经营管理不善,盈利能力差。产权约束力弱。对国企经营者激励和监督不够,国有资产运行效率较低,使得自有资金比例减少。各级管理人员自身利益和地方官员对政绩要求都促使国企增加负债。还有社会负担过重,都促使国企扩大负债。

  截至2017年6月,债转股共签约56个项目,涉及45家企业,签约规模7095亿元,但成功落地项目只有10个,涉及金额734.5亿元,占签约规模的10%左右。从目前签约项目看,集中在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较突出的领域。从操作层面看,债转股存在以下突出问题:

  一是债转股目标企业选择。不应对正常类企业实施债转股,也不能对僵尸企业实施债转股。应选择符合国家政策导向、具有市场前景,眼下仅因负债率高、财务压力大而暂时困难的企业。在贷款质量形态上,主要选择正常和关注类贷款。

  二是债转股资本占用和资金利用。债转股直接减少银行低风险权重贷款,增加高风险权重的股权投资,降低银行资本充足率,从而严重影响银行的积极性。银行通过附属公司实施债转股,也面临资金筹措困难,投资债转股周期长、风险高,社会资本参与意愿不强的问题。

  三是债转股退出渠道。银行债转股的退出渠道有限。到证券市场首次公开发行(IPO)成功率较低;到产权交易所挂牌交易一般要预先找好接盘者,否则很难成交;赎回条款对企业实际控制人的财务能力要求高,赎回资金也较难落实。

  四是“一企多债”问题。当债务人在多家银行及非银行债权人都有负债时,若仅由部分银行对债务人实施债转股,则可能出现已实施债转股的银行被动“掩护”未转股银行或非银行债权人撤退的情形。

  稳中求进中寻求重点突破

  坚持稳中求进原则,发挥金融监管部门作用。不急于求成,不设置事实上的规模要求。做好试点工作。在试点期间,不设规模和数量目标,而是结合各参与主体意愿和能力,成熟一家、实施一家,待真正总结出成熟经验后再推广。与此同时,充分发挥金融监管部门作用。加强政策沟通和协调,完善配套的市场化债转股实施细则。国资委应做好顶层设计,在债转股名单、具体标准、程序、分类、作价方法、资产评估、优先股等方面给予明确。

  发挥商业银行作用。加强政策研究,完善本行债转股业务实施细则。配套制定本行开展债转股的管理要求、操作流程,指导本行依法合规开展债转股工作。合理界定地方政府参与度。对地方政府角色进行规范。建立完善的沟通协调机制,保证地方政府在债转股过程中能够适当参与。建立健全投资项目资本金制度,硬化企业预算约束,在清产核资基础上,明确产权归属和风险承担主体,改变无人承担风险的现状,杜绝企业过度负债的制度条件。

  推动国企债务重组,因企施策。对严重资不抵债,没有重组希望,产业重要性低的企业,依法实施破产;对资产负债率高,管理水平低,但有重组希望的企业,实施兼并重组;对企业经营情况一般,资产利润率较高,因注资不足而导致资产负债率过高及亏损的企业,通过债转股、职工持股等优化资本结构。

  与资本市场对接。发展风险投资、私募股权基金,帮助债转股企业引进战略投资者;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对企业上市提供专业辅导,鼓励企业上市或被上市公司并购。深化国企改革,完善公司治理。加快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健全国企资本金制度,硬化企业预算约束。加强企业内部管理,转换经营机制,提升盈利能力。

个人简介
徐洪才,首都经济贸易大学证券期货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学教授;清华大学国际工程项目管理研究院特聘教授;中国证券业协会CIIA专家委员;北京市国际金融学会常务理事;1996年获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博士学位;曾就职于中央银行、证…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