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现金社会现在还是扯淡

陈功 原创 | 2018-01-24 11:2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无现金社会 

  互联网金融的大发展,让消费人口众多的中国,立即变得举世瞩目。尤其是手机支付在中国,由于在消费者中的普及程度非常广,让美国科技公司都眼红不已。比如现在深圳,从商场超市、街头小铺到出行工具,处处一“码”当先,手机扫一扫即可支付。媒体报端,什么韩国总统目瞪口呆,什么台湾人震惊不已之类的大标题,不断飘过。手机支付的前景究竟如何?能够让中国走向真正的无现金社会吗?

  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好回答。

  理论上,无现金社会是指能用现金支付的地方都能用上移动支付,让“无现金”成为新的主流支付方式。不是“消灭现金”,而是让支付不再受现金的约束。在那个时候,人们只要拿着手机,不带现金也能畅通无阻。

  正如所有中国的消费创新几乎都是来自国外一样,无现金社会这个概念也不是中国首创。据美国CNBC新闻台2014年的报道,瑞典工业动力学副教授Niklas Arvidsson的一份报告就强调,到2030年,瑞典或将成为首个不使用现金的国家(无现金社会)。此后世界上还有几个国家也宣布要建成无现金社会。在中国,2017年2月28日,马云的支付宝就公开宣布,希望用5年时间,推动中国率先进入无现金社会。

  在中国,人们现在看重和推广无现金社会的理由非常乐观。首先,大家都相信无现金社会是社会未来的方向。以支付宝为例,无现金社会意味着:更方便(吃喝玩乐行、政务金融医疗)、更安全(没有假币问题,不怕丢钱包,减少抢夺偷盗犯罪、更高效(少排队、不用点钞,加速经贸资金流转,社会信用体系更完善)、更普惠(信用将等于财富,只要个人信用良好,都能获得公平金融和公共服务)、更环保(节约货币造成成本、减少碳排放,减少货币交易中的细菌传播机会)。其次,无现金社会里,不仅支付可以瞬间完成,而且每一次日常消费,都能为自己积累更多信用,并能将这些信用转化为财富,享受到更好的金融服务和公共服务。

  也许是受到超级乐观的情绪支配,也许是网络水军的炒作,人们包括媒体,也包括专家,甚至对“什么是人民币”都开始怀疑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银行法》第十六条规定了人民币是中国的法定货币,有人就质疑,“人民币”是否指的就是人民币纸币硬币呢?目前法律对此没有明确定义啊!这当然不是法律的问题,而是逻辑或者智商的问题。你拿张扑克牌能当人民币吗?无非是有人忽然忘记了人民币长什么样子了!

  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发布的《中国支付体系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6年,全国共办理非现金支付业务1251.11亿笔,金额3687.24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2.64%和6.91%。但是移动支付业务257.10亿笔,金额157.55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85.82%和45.59%。支付机构累计发生网络支付业务1639.02亿笔,金额99.27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99.53%和100.65%。从这些数据可见,中国的移动支付和支付机构发生增长率,远高于其他非现金支付业务。移动支付以及无现金社会属于是一种必然会到来的趋势,不可阻挡。

  问题是,不可阻挡的趋势多了去了,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用多快速度去做?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我们现在距离无现金社会以及移动支付的全面普及,赋予其法定地位,还有很远的距离。这根本就不是个技术的问题,也不是一个需要不需要的问题,而是一个政策问题,一个法律问题。要知道,政策和法律是决定支付的最核心、最关键的问题,有了这个依据,就是白条也能当货币,何况货币基础上移动支付?!所以,最关键的是政策和法律,这是未来发展的关键,也是重大金融风险的关键,是未来亟待解决的问题。

  对比现在随波逐流满嘴跑火车,走到哪里算哪里的移动支付发展模式,走向未来的无现金社会中国还有一大堆的问题没有做,目前都还作为政策风险敞口摆在那里。

  一、人民币现金的地位。有关人民币现金使用的法则,尤其是保护性细则;没有这条,人民币的法定地位就会商业竞争所动摇。

  二、货币政策的再均衡。尤其是M0以及储蓄管理政策;移动支付可不仅仅是支付手段的变化,它还会影响到一个国家的金融政策大局。

  三、货币投资的法律和法规。大量货币寄存在货币流通的中间环节,必然产生大量的货币投资,这就让货币投资的有效性受到巨大挑战。

  四、风险控制。如何保障移动支付工具的安全性,包括各个环节的各种风险。

  五、监管。谁来监管?怎样实现有效监管?监管者的法定地位以及法律授权这些还都存在诸多的问题,现在是靠联合执法来做,今后肯定不行。

  六、创新的报备、监管以及政策规范。现在移动支付风起云涌,但谁说移动支付就是唯一的支付工具了?今后的创新还有很多,如何鼓励这些创新,这就是一个重大政策问题。其实,现在更简便的是人脸支付,连手机都不用,而且也已进入到实用阶段了。

  七、赔偿的依据和法规。现有金融法规可以覆盖银行,储蓄就有国家保护,但具有类似金融属性的中介支付机构,法律法规还是擦边球,尤其是惩罚和资金保护,都还没有具体的规定,这本身就为违法奠定了基础,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八、隐私权的保护及其法规。移动支付实际是一种很糟糕的支付手段,只不过中国人的隐私意识不强,所以感觉不强烈。但这种事情因为有上位法存在,所以是必须要提前做好的,不能放在那里不管。现在手机一刷,随便一个“店小二”都能把你全家搞得一清二楚,这肯定是有大问题的。

  九、第三方支付的法定地位。无现金社会是一种社会形态,到了这个程度,肯定是要赋予法定地位的。否则,社会不成为其社会了。

  十、特殊群体的保护问题。不会使用的移动支付的老人、残疾人难道就该死吗?我们的社会不能这样做,所以政策法规应该怎样帮助这样的群体,就是一个要解决的问题。

  十一、地下金融的规管。移动支付以及更多的便利支付工具一旦出现,地下金融也会获得更加便利的条件,这是双面趋势,必然出现的,那么法律怎么控制,要修改的法律就很多,刑法和民法恐怕都要改动,工作量极大。

  根据现在的市场估算,2016年美国移动支付规模为1120亿美元,相比之下,中国为9万亿美元。移动支付正在成为很多中国人支付各种商品和服务的手段,无现金社会的确正在向中国快步走来,但如果政策法规环境跟不上,这种金融创新为社会带来的只是风险,而不是进步,只要对比现在就应该做而实际还没做的事情,就可知道中国的金融风险实际是大到没有边际,现在谈中国的移动支付的未来,甚至是无现金社会,基本就是扯淡!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安邦集团董事长、首席研究员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