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是新时代的伟大远征

陈志龙 原创 | 2018-01-26 14:4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改革开放 

  这两天,世界屏息凝神关注来自一个冰雪小镇达沃斯传出的中国之声。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鹤当地时间24日上午在这里发表主旨演讲,向全球介绍中国十九大和未来几年的经济政策顶层设计框架。这两天反复研读刘的讲话,重温习主席去年在达沃斯、日内瓦演讲的思想精髓。这三篇重要谈话是中国共产党人面向新时代的行动纲领和改革宣言,向世界传递了中国深入推进改革的决心、步骤和宏图。三篇雄文以其深邃的历史洞见和对当今时代大势的准确把握而成为具有划时代历史意义的重要文献。

  “中国将利用改革开放40周年机会,推出新的、力度更大的改革开放举措……一些政策可能超出国际社会预期。” 刘鹤的这段话倍受海内外媒体和经济学家圈的瞩目和关注。具体是什么方面重大改革举措,新一轮的重大改革会在哪些领域和关键环节上破冰?媒体和经济学家们都在兴奋地猜测、排列。万里之外冰天雪地里传来的这句话,成为全球兴奋的焦点。这则消息对漫天飞雪的中国,是扑面而来的“春之声”,回答了极端复杂环境下中国改革大业向何处去的历史之问,澄清了国内外一些理论误区和认识误区,为正确选择中国改革的未来之路指明了方向。这是预示着改革再出发的一朵鲜艳的报春花。

  诚如如刘鹤在达沃斯所说,人类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有一个鲜明的特点,那就是历史或以不同的方式重演,或把我们带到似曾相识的十字路口。经济全球化就是这样一个十字路口。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经济全球化曾经被人们视为阿里巴巴的山洞,现在又被不少人看作潘多拉的盒子”“世界经济的大海,你要还是不要,都在那儿,是回避不了的”“搞保护主义如同把自己关进黑屋子,看似躲过了风吹雨打,但也隔绝了阳光和空气”……从习主席去年在达沃斯的一系列精彩论述到刘鹤主任一脉相承的表述,都说明中国是顺应、引领经济全球化的重要力量,也是全球化的受益者。

  贸易增加财富,限制贸易就会减少财富。这是亚当斯密时代就明白的基本经济学原理。40年的改革开放,成就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让我们短时间从农业社会进入现代社会,40年来,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通过宏大的经济改革,创造了这个地球上有人类文明史以来最丰厚的物质财富。改革开放开创了一个伟大时代,不仅历史性地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格局。

  关于全球化的冲突,世界如同正在面对一场“新启蒙”与“旧思维”的对决。从历史的纬度看,“退群”“自闭”绝不是正确的选择。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和倡导者,我们不会为小算盘和一己之私做逆全球化的选择,绝不会退回到闭关锁国的老路上去。十九大郑重向全世界宣告,中国将坚定地沿着完善市场经济的改革道路前行。

  我们将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强调保护产权特别是知识产权,充分发挥企业家作为市场经济核心要素的作用。只有坚持并不断深化改革开放,中国经济才能实现高质量发展。垄断和过度的政府管制(操纵)必然妨碍竞争造成福利损失。必须通过深化改革开放,完善宏观调控机制,建立和完善以反垄断为核心的公平市场竞争机制,打破某些利益集团抱团构筑的双边或多边卖主垄断,继续推动全面对外开放,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决定性作用。

  新时代的改革是一场新的伟大远征,是党团结和带领人民再出发的历史选择和行动号角。40年改革开放成就巨大,并不意味着可以敲锣打鼓进入新时代。成就越大,越是喝彩连连,越是要保持清醒头脑,越是要如履薄冰,增强忧患意识和危机意识。中国要实现富民强国、长治久安,必须正视在诸多领域存在的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正视特定发展阶段难以回避的各种风险和挑战。刘鹤在演讲中特别强调4亿中等收入群体的问题,提出做大做强中等收入群体至为关键,要下大力气。

  要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必须改变传统的增长方式。毕竟我们拥有世界人口规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巨大的国内市场有巨大的潜力、韧性和回旋余地,我们可以通过体制机制的完善、内需潜能的不断挖掘,来防止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在向现代化转型过程中无法摆脱的魔咒——中等收入陷阱。它考验着新一代改革者的智慧。解决好这个问题,既是兑现对人民的承诺,也向世界传递信号——中国有足够的能力应对挑战并为世界做出新的贡献。

  刘鹤坦诚地以较大篇幅谈中国为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正在进行的攻坚战。他毫不避讳,中国经济所面临的各类风险中,金融风险尤为突出。影子银行、地方政府债、宏观杠杆率、刚性兑付、隐性担保等一度都是十分棘手的问题。亚洲金融危机和次贷危机的教训启迪我们,自由市场机制对经济金融的稳定从很大程度上说是不可知的。而我们在这两次重大危机中,以体制优势和渐进式开放的稳健步骤,避免了像其它国家那样,被卷入货币贬值甚至货币死亡漩涡的重大风险。

  过去几年间,我们的经济政策也并不是绝对完美,也付出了不菲的学费。无论是资本市场的异常波动还是外汇市场的波动,这些经历都给我们上课。危机关头,央行祭出危机在线干预的“火箭筒”,如2015年夏季的资本市场的异常波动,央行主导,“一行三会”全力救市。在其它一些敏感市场出现异常时,经济政策在宏观审慎发挥逆周期调节起到了积极作用。

  “8.11”汇改通过金融“加速器”作用产生了一连串负效应,实践证明不是最佳时节。在一些复杂的重大改革上,不能冒进,关于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人民币国际化这一重大问题,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发表谈话强调,“能干多少干多少,时机好就干得快一些,时机不好就干得慢一点,一切以我国发展的根本利益和经济安全为依据。” 关键领域的改革开放要考虑“时、效、度”。他一再强调,“(金融工作)稳是主基调,稳是大局,在稳的前提下要在关键领域有所进取。”这些重要阐述准确把握了复杂环境下事关国家经济金融安全的重大课题,揭示了经济金融运行的内在规律,是对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金融开放实践经验的深刻总结,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国家金融安全观上的发展和深化,也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总书记定调,所以十九大期间,周小川谈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时说:“扩大人民币汇率波幅并不是当前最关注的重点”,“改革需要顶层设计,要考虑到各种困难和潜在危险。”并明确表示“有些改革没有时间窗口,可能稍缓一些。”经过一年多艰苦卓绝的调整,人民币汇率重归稳定,并于近日创出汇改以来的新高。改革需要稳定的经济环境,人民币值稳定极大提振了民众和企业界对经济整体的信心,及时有效的预期管理对经济全局的稳定居功至伟。

  改革深化的过程往往伴随着思想的尖锐交锋和碰撞。有人认为改革已经取得巨大成就,没有必要推进深层次改革。有人认为有些问题的出现是改革失误造成的,进而否定改革。在思想激励交锋、内外环境深刻变化的形势下,如何继续坚持改革开放的根本方向不动摇,避免走回头路,避免颠覆性错误,正确选择中国改革的未来之路和突破口,十九大作出了明确的回应,打破一些人对改革的观望、怀疑和焦虑。今天,我们再次通过达沃斯这个特殊的全球关注焦点和窗口,巧妙地向世界传达了矢志不多推进改革开放的强烈信号,打消了一些人对中国的顾虑和悲观预期,也极大地激发了国内各界的信心。

  改革开放是新时代的伟大远征,如今再出发的动员令已经发出,要认识到改革的征途依然充满着艰难险阻,有诸多未知和挑战。中国到底怎么转型,转型的核心是什么,会经历怎样的阵痛,其特点和难点是什么,我们有没有准备好?其间难免会出现因认识不统一利益诉求不一致而出现各种思想的碰撞和杂音。因此,理论需要先行,思想需要进一步解放。没有思想解放,没有理论创新,就没有改革开放的今天。过去如此,现在和将来依然如此。

  经济学上有个著名的道格拉斯.诺斯之问,他提出,怎样才能从不利于经济发展的传统制度平稳过度到有利于经济发展的好制度,在什么条件下,改革能避免才能从非理性状态转向理性状态?中国过去40年的成功改革无疑交出了一份高分答卷,问题是下面我们如何续写新的面向未来40年甚至100年的更精彩答卷。

  鉴古可以知今,40年的改革开放积累了宝贵经验。站在新时代的历史起点上,我们需要重新检视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来时路,中国改革贡献了哪些经验和智慧,哪些是独特的,哪些是共通的?制度改革与经济发展如何互动,如何看待渐进式改革和激进式改革的异同?为什么现代经济学公认的可促进经济发展的制度环境下,独有中国经济能取得持续多年的快速发展?

  中国历史上,成功的改革少,成功的革命多。改革虽然没有革命那样波澜壮阔,但对于人民的福祉、社会的发展、文明的延续,改革给民族和国家带来的正面积极影响,都远超过那些成功的革命。认真回顾40年的成败得失,深刻剖析当前的挑战和难点,才能从容探讨未来改革的路线图、关键点和突破口,稳步推进改革大业向纵深发展。希望明年达沃斯峰会时,中国的改革者能在PPT上从容讲述他们改革的破冰之旅和这条航船未来的走向、改革整体构架和路线图。这是我们向人民、向世界作出的庄严承诺。

个人简介
南京大学长江三角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财经作家。微信公众号njchenzhilong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