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不调整 杠杆率未必能稳住

王小鲁 原创 | 2018-01-03 18:0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货币政策 

  稳增长和调结构两个目标是不是真的可以并行实现?也就是说,能否能每年把增长率控制在某一个水平上,并且实现调结构?

  调结构从本质上讲要靠市场。既然是市场经济,那无疑在调整结构的过程中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但是还有另外一个目标,就是稳增长。在调结构的过程中,如果看见经济走软,马上要稳增长,要刺激。稳增长不是靠市场,而是靠政府。这里就有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两只手到底谁在决定经济走势的问题。

  如果真的对市场有信心,那么市场本身有波动是自然的,2017年上行,超过6.5%,2018年下行,低于6.5%,都是正常的。特别是在调结构的过程中,怎么可能增长率不往下掉呢?既然要调结构,市场要出清,增长率下行是必然的。结构调整过来了,增长才会有动力。但是又要稳增长,不能低于6.5%,不然就要出手干预,出手干预的结果可能就是阻止结构调整的进程。

  现在调结构已经看到一些成果,但这是不是一个长效机制?大宗商品产品价格回升,是供给压缩导致的,但僵尸企业去掉了多少?

  第二个问题是利润回升的原因是什么?是上游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所以利润回升,还是整个工业普遍的利润回升?中下游行业怎么样?如果仅仅是上游利润大幅度回升,那么中下游企业未来可能面临更难过的日子。只看到利润回升了未必能够说明今后的趋势性问题。

  第三个问题是去杠杆的问题。我同意杠杆率先要稳住再逐步去杠杆。但杠杆率是不是稳住了?近几个月M2增长降到10%以下,是向去杠杆进了一步。但是社融增长、贷款增长还都大于12%,仍然大幅度高于6.8%的GDP增长率,能说未来杠杆率就能稳得住吗?我认为如果没有进一步的货币政策调整,未必杠杆率就能稳住。而杠杆率如果稳不住,接下来就是金融风险的问题。所以说最核心问题还是货币政策,货币政策的毛病出在我们的目标是多元化的,既要调结构,又要稳增长,到增长下行的时候我们就要放弃调结构的目标。那么我们下一步的金融风险是会继续加大,还是会降下来?这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现任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20世纪80年代曾任国家体改委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杂志主编、研究室主任。90年代赴澳大利亚访问和学习,近年来曾任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研究员和多家国际学术机构的访问学者。…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