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世界,苹果这样的公司根本说了不算

陈功 原创 | 2018-10-15 11:5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苹果 未来世界 

  市场,起源于古时人类对于固定时段或地点进行交易的场所称谓。美国市场营销协会的定义委员会1960年对市场提出的定义是:市场是指一种货物或劳务的潜在购买者的集合需求。菲利普•科特勒把市场定义为,市场是指某种产品的所有实际的和潜在的购买者的集合。今天,市场具备了两种意义:一是交易场所,如传统市场、股票市场、期货市场等等;二是交易行为的总称。实际上,市场一词不仅仅只是场所,还包括了在此场所进行交易的行为和规则。

  市场虽为交易行为的总称,但交易行为不一定是自由的,尤其是在提供商品或选择交易对象时,会因外部的干扰如法条、公约等加以限制。可以自由提供商品与选择交易对象的称为自由市场,反之则为非自由市场。在西方经济学领域,更为关注的是自由市场对资源表现出的自我调节和自我配置的功能,这也被称为市场机制。

  在20世纪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因为世界经济短缺而更为关注市场中的供给端,也就是生产者的问题。在20世纪90年代,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国际贸易新理论和新增长理论的研究中,发现“这些理论只有落实到空间上才能得到实证”,进而激起了对“经济活动的空间区位”问题的研究兴趣,并展开深入研究,先后发表了《报酬递增与经济地理》(1991)、《地理学与贸易》(1991)、《发展:地理学和经济学理论》(1995)、《空间经济学:城市、区域与国际贸易》(合著,1999)等经典论文,进而使得世界上的空间经济学得以有了一定热度。

  克鲁格曼的新经济地理理论解释了多种空间尺度的经济现象,如经济全球化与区域化、世界制造业基地的成长、跨国公司的区位选择以及城市化发展等。克鲁格曼认为,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发达国家之间制造品的贸易相当自由,每个国家都会发展自己地方性的行业,出口那些行业的产品,进口该国缺少的行业生产的产品。因此,劳动甚至资本在国家之间即使不能流动却仍然可以通过产品贸易“重塑全球一体化的经济”。在报酬递增的条件下,经济全球化的初期表现为产业向发达国家和地区逐步集聚,但是随着这些国家和地区产业规模的扩大,其要素和商品的成本、价格上升,转而从其他区域进口生产要素和商品的倾向增加。克鲁格曼通过研究指出,所谓的“东亚奇迹”就像20世纪50-60年代苏联的经济增长一样是不可持续的,因为仅靠大投入而不进行技术创新和提高效率的做法,容易形成泡沫经济,在高速发展的繁荣时期,就已潜伏着深刻的危机,迟早要转向大规模调整。

  纵观空间经济学的发展以及经济地理学的进展,可以说,空间经济学等学科的重点还是在研究“生产的全球化”,而不是将重点放在“消费的全球化”。实际上,如果认真考察当今全球经济活动的空间可以发现,消费活动在今天实际是一种资本消化活动,如果消化不良,就会产生巨大的“梗阻现象”,生产无法产生有效回报,阻碍提升收入水平,阻碍消费增长,甚至还会进一步导致经济危机的发生。此外,消费还意味着资本的巨大流动,甚至对投资起着巨大的支配作用。比如中国的阿里巴巴现象、电商在中国的发展,成功地刺激了消费,进而又激起了巨大的投资热潮。

  因此,市场的定义如果从需求端来看,完全是另外的一种景象。

  市场并非仅仅涉及到交易,市场是空间经济的集合,市场的空间结构今天会在更大的程度上影响、决定着交易。在这里,市场的空间结构指的是,由各种组织体系和组织关系形成并构建的交易体系和规则体系。包括政府组织、金融组织、产业组织和社会组织在内的大量组织,以及在这种组织体系基础上形成的各种组织关系,决定并且支配着市场空间的一切活动。消费虽然是一种硬需求的表现,但有效消费却受到组织体系以及组织关系的强烈影响。在很多时候,在社会组织体系和组织关系的强烈影响下,甚至严重的短缺也是可以在一定时间里忍受的,如纳粹德国、历史上的中国以及现在的朝鲜。

  市场的定义如此,相应也就决定了市场结构。今日之世界,市场并非如人们所简单理解的那样,是由交易者、上下游和供应链之类的组成,实际上,这还是在从生产端看问题,如果从需求端来看问题,有效组织及其组织关系,构成了市场空间的真正结构,这包括区域联盟关系、货币资本关系、产业组织、技术纽带、智库、媒体、工会与员工组织、资源协作组织、价格联盟、政治同盟关系等等。他们是消费利益的代言人,可以动用法律和舆论等各种关系,决定市场的形态和改变。实际上,在资本过剩以及过度生产彻底改变、扭转了短缺经济之后,世界市场的真正支配者和决定者,就是这一切组织和组织关系。

  因此,在世界市场的冲突和竞争中起决定性作用的不是生产者,而是世界市场的支配者和决定者,寄希望于生产者是错误的,在我们的世界里,所谓“大老板们”的地位,早已经风雨飘摇,只有那些以往不为人们所注意的“社会服务”组织和体系,才是真正呼风唤雨改变市场的核心,他们才是世界市场真正的支配者和决定者,具有强烈的可能决定世界市场未来的存在、发展和改变。换句话说,苹果公司这样的既得利益者虽然愿意全球化并且因此而受益,但苹果公司这样的跨国企业实际在未来世界根本说了不算,他们可以被简单而轻松归类为“有钱人”和财富阶层,成为社会舆论的对立面,淹没在消费舆论的汪洋大海之中,失去了话语权。真正说了算的是代表消费族群的市场支配者和决定者,也就是各国政府以及政府相关的各种组织关系、法律体系、智库、媒体、政治人物……。

  从市场到空间,再到市场结构的新定义,最终的是我们可以从一个崭新的角度去观察市场,了解市场的实际支配者、运作者和决定者。让我们了解到市场的交易、规模并非是当今世界市场最重要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市场的空间结构,是市场的实际支配者、运作者和决定者。其实,现实世界的一个大问题,无过于认识的错位,决定了行动的错位,而且让错误一直在延续。

个人简介
安邦集团董事长、首席研究员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