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汽车市场打破贸易战僵局

邢予青 原创 | 2018-10-17 15:0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汽车市场 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目前进入僵持阶段。美国已经开始对从中国进口的2500亿美元货物征收惩罚性关税;作为反击,中国也开始对从美国进口的1100亿美元货物征收惩罚性关税。双方利用关税打击对方的规模,可以说是前所未有。

  贸易战没有赢家,关税石头砸的都是自己的脚。根据关税征收规则,缴纳关税不是出口商的责任,是进口商的责任。除非进口商有买家垄断的权利,可以通过压低进口价格的方式来转移关税负担,否则关税负担都由进口商承担,最终在销售时转嫁给进口产品的消费者。因此,中国和美国的消费者就是这场贸易战的代价。

  如果中美贸易纠纷无法在今年年底前获得解决,从明年起,美国对中国250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25%的关税, 甚至把惩罚性关税征收范围扩大到所有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将是大概率事件。如果美国这样做,中国显然也会做出相应的反击。这将导致贸易战全面升级,对中美双方将是灾难性的结果。

  中国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国家。在过去40年的高速发展过程中,并没有遇到大规模的经济危机。中国幸运地躲过了1997年的亚州金融危机;也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擦肩而过。目前中国经济面临高杠杆,高房价,脱实向虚等一些挑战。全面贸易战也许会引发一场大的经济危机。为了让“运气”继续“保佑”中国经济平稳和持续的发展,避免中美贸易战的全面升级,尽快结束贸易战,应是中国目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贸易战是美国率先挑起的,这并不奇怪。因为美国对中国有巨额贸易逆差,即使用中国海关的统计,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也接近2500亿美元。这个世界上没有贸易顺差国挑起贸易战的神经病行为。因此,美国挑起贸易战很正常,不应把美国挑起贸易战的事实,作为占领维护“自由”贸易道德制高点,并进行对等反击的理由,从而忽略了通过积极谈判寻找解决方案的应对手段。

  日本在应对日美贸易摩擦的一个基本策略,就是积极主动向美方提出各种解决方案。日本采取这样的策略,并非是慑于驻日美军的军事压力,而是日本政府明白:在日美双边贸易中,日本获益相对较多,美国的市场对日本经济举足轻重。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解决日美贸易摩擦时,日本通产省主动提出限制对美汽车出口,以平息美国对日本汽车进口增加的担忧。随着日美贸易摩擦的升级,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主动提出让日元升值,来平衡日美贸易。中曾根康弘是广场协议的真正始作俑者。如果广场协议是所谓美国搞垮日本的“阴谋“, 这帐也应该记在中曾根康弘的名下。

  中国政府在7月1号和11月1号两次降关税的行动,是回应美国开放市场要求的积极行动。 但是,美国政府似乎对这些开放市场的改革无动于衷。这些降税举措是普惠行为,所有WTO的成员国都可以享受,并非专门针对美国产品开放中国市场的行动。中美贸易战起源于双边贸易不平衡,实施专门针对美国产品开放的双边政策,也许是打破中美贸易战僵局更为有效的策略。

  汽车产业对于特朗普恢复美国制造业至关重要。汽车行业产业链长度和广度,是钢铁产业无法相比的。美国汽车业在过去几十年的衰退,是美国铁锈地区陷入萧条的一个重要原因。日本和德国都是因为拥有强大的汽车产业,避免了制造业的衰退和国内中产阶级的消亡。为美国汽车业获得更好的贸易条件,是特朗普政府与贸易伙伴开战的一个主要诉求。 美国贸易伙伴对国内汽车市场的保护行为,经常被特朗普用来说事和当作进行报复的借口。

  在美国与其贸易伙伴已经修改成功的协定中,汽车贸易条件的更改是主要的亮点。例如,美韩自贸协定修改版大幅增加了美国汽车制造商不按照韩国汽车标准向韩国出口汽车的配额,每家美国汽车制造商的配额从每年25000辆扩大到50000辆。NAFTA的修改版——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自贸协定,也主要着眼于汽车产业贸易条件的修改。新协议要求享受三国自贸协定优惠待遇的汽车附加值的75%,必须是在区域内创造的,比原来66%的附加值要求高了9个百分点,这一规则的修改可以减少美国汽车制造商从区域外采购廉价零部件的数量。新协议还要求价值40%以上的汽车部件必须由时薪16美元的工人完成,这种限制可以削弱美国汽车制造商利用廉价墨西哥工人代工的动力,从而保护美国汽车产业的就业。

  欧盟对美国汽车征收10%的关税,是美国汽车关税2.5%的4倍。特朗普多次扬言要对欧盟汽车征收25%的关税。为了避免美国对欧盟汽车征收惩罚性关税,欧盟提出双边贸易零关税的建议,避免了欧盟与美国贸易摩擦的进一步升级。汽车出口是日本对美出口最大的单一产品;汽车业是日本经济最重要的支柱产业,任何产业都无法相比。日本过去一只拒绝和美国进行双边贸易谈判。但是,由于担心美国对日本汽车征收惩罚性关税,三连冠的强势日本首相安倍,也不得不同意和美国进行双边贸易谈判。

  笔者认为,中国把向美国全面开放汽车市场作为橄榄枝,可以打破中美贸易战的僵局,诱使美国重新回到谈判桌上。中国可以通过双边贸易协议的方式,(1)把对美国汽车的进口关税降到2.5%,实现与美国汽车关税对等;(2)允许美国车企在中国设立独资企业;(3)允许美国汽车企业从事汽车消费信贷业务。 这样的优惠条件,可以让美国汽车制造商在中国市场与德系车和日系车的竞争中,获得极大的优势。

  中国汽车市场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年销售3000万辆,接近美国的两倍。每年汽车销售增长量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与之匹敌。中国汽车市场的规模是美国汽车制造业复兴的希望所在。另外,中国消费者对大,气派车型的偏好,非常适合美系车的销售。美国豪华车卡迪拉克和林肯,以及大切诺基SUV在欧洲和日本基本没有市场。因为日本和欧洲的消费者受制于居住和道路的限制,不喜欢大汽车;超前的环保理念也导致这两地的消费者对汽车油耗更为敏感。中国消费者与美国的消费者在汽车偏好上相对比较趋同。 因此,包涵上面三个优惠条件的中美双边汽车贸易协定,是特朗普政府无法拒绝的,一定会让美国重新回到谈判桌上。

  毫无疑问,对美国全面开放汽车市场,一定会让国内汽车制造商承受压力。这个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任何政策都会导致有被牺牲的利益集团。日本自民党政府为了实现TPP11和日本欧盟自贸协定,背叛了长期支持自己的农民团体,取消了对日本农民称之为“圣域”的牛肉和奶制品的保护。过去几十年,中国汽车业在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保护下,已经赚的金钵满盆。在全民需要共克时艰的年代,国内汽车业忍受一些开放的痛苦,也是对全体中国消费者的回报。

个人简介
日本国际大学国际关系学研究生院副教授
每日关注 更多
邢予青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