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AO OF CAPITAL译者序

郑磊 原创 | 2018-10-22 18:19 | 收藏 | 投票

这是一本少见的金融界资深投资经理撰写的奇书,畅谈老子、孙子、巴斯夏、门格尔、米塞斯,评说拿破仑、克劳塞维茨,汉尼拔、哈特、维纳,引述孙子兵法道德经战争论》、亚里士多德的目的论,探讨太极推手、围棋取势、胚胎研究和控制论,将东方最精华的智慧与西方经济学界视为奇葩的奥地利学派结合在一起,广征博引,纵横西东,上下五千年,随手拈来,你肯定无法想象这和一个成天和金钱打交道的人会产生怎样的联系。但是正像好的投资家必然也是思想家和哲学家,甚至还是历史学家和经济学家,作者就是这样一位能将博学多识和实践能力相结合的人才,这样的人其实在金融投资界并不少见,我们随手能举出的例子就有很多,比如索罗斯、芒格、巴菲特、达利奥等等,他们就像闪烁的明星,指引着正确的投资之道。

在常人眼中,投资、战争、哲学、经济学甚至生物学,这些似乎本应是风马牛不相及的领域。尤其是战争与经济学之间更是如此。但是作者却花费了80%的篇幅深入比较了孙子兵法、战争论的间接战略和奥地利经济学派的哲学上的同源,并提取出其中的理论精华,形成了独具特色且经过了金融市场实战检验的一种投资方法论迂回投资,作者将其称作奥派投资法

本书的思路也是如此:横跨千百万年,千百万里,从军事战略家,到经济学家;从针叶树,到企业家,迂回曲折,却一直在朝着我们预想的方向前进。通过对一般战略思想的探索,我们建立了一种多元化的理解方式,从而模拟了资本家们的运作方式以及生产过程中的各个中间阶段。

作为经济学者,我并不过高推崇奥地利经济学派。但是,他们的一些研究路径和主张,与我主要研究的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是吻合的,特别是在人的行为研究方面。奥派经济学将认知的基础确定为人的行为的研究,这是一个革命性举措。奥派学者并不避讳研究复杂的“宏观”经济现象,但关键的一点是,他们试图通过研究相关个体的行为和动机来解释这些事件。今天,行为经济学秉承了这条思想脉络,正在结出丰硕果实。但是奥派仍反对在经济学研究中采用任何自然科学已知的方法,尤其是实验方法,这就和现在行为经济学大量采用实验经济学方法的现状是矛盾的。

作者用了全书20%的篇幅(大家可能想到了二八原则,这正好体现了本书的迂回原则),在最后两章介绍了作者独特的应用奥派经济理论和道家无为原理,针对经济和金融市场实际运行情况制定的投资策略。首先是尾部对冲,简单说,就是在持有看多股票组合的同时,购买指数看跌期权进行对冲。这相当于一项保险措施。尾部对冲策略的优势是由货币系统扭曲而驱动的。作者认为,如果不是因为扭曲,系统性尾部对冲就不会那么重要,或许根本就没有必要。而事实是,现代各国政府几乎没有不对市场进行干预进而造成扭曲的先例。在这种情况下,尾部对冲策略就变成了不仅有用而且必要的一种逆向投资策略了。作者的这个投资策略经过了在私募投资基金的检验。从奥地利学派的角度来看,这是迂回的,对应道家中的势。在这条路上,我们的投资目标是在未来某个有利的时间点上最大化我们的投资优势。因此我们是在通过时间,更具体地说是通过迂回性来达到更高的资本生产率。

作者提出的第二个奥派投资策略是从生产性资本的迂回结构构建出发,以长线投资眼光选择优质投资标的。作者为此提出了ROIC和福斯曼比率这两个指标。作者还对比了价值投资和奥派投资的联系与区别。至于作者的观点是否正确,属于见仁见智的判断。

从投资角度看待奥派经济学理论,我认为作者的观点基本上是可以接受的。因为这主要属于微观层面的研究和应用,所以不会引发出奥派经济学经常出现的与其他学派在政策上的严重分歧。我认为书中有很多观点是有趣的,比如作者写道实际上,股市崩盘这类真正的“黑天鹅”问题并不是不可预见的遥远事件;相反,它只是一个看似遥远的可预见事件。绝大多数市场参与者都没有预料到的,实际上是完美的可预期事件。由于目光短浅,他们只关注盎格鲁天鹅,而没有考虑到潜伏在杂草中的维也纳之鸟。”确实,当美国市场出现2008年之前长达十年左右的严重扭曲之时,发生市场大幅波动就是一个必然事件。只是我们通常无法准确预测事件爆发的时点。这个结论在当下仍具有现实意义,我们也面对一个更大的即将爆发的全球性经济与政治危机。此时,要从本书所分析的更高远的视角和更深远的景深去分析问题,得出适合自己的投资策略。

面对这样一本学科跨度大,理论广博的奇书,译者深感捉襟见肘,其中很多文字是英文转译的道德经和孙子兵法,并夹杂了很多引自克劳塞维茨战争论里的德文术语和说法。所以,译文中难免有疏漏之处,还请读者海涵。

个人简介
战略与资本市场资深专家,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荷兰maastricht管理学院mba。email:prophd@126.com, qq:401016706
每日关注 更多
郑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