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开发80%靠创意策划,20%靠资金:百亿古镇失败的教训!

肖书月 原创 | 2018-10-09 17:29 | 收藏 | 投票

 ——旅游告别弱智时代,进入高智商、震撼性创意阶段!

         文由熊大寻旅游营销团队提供

(重要提示:本文精彩内容在后半部分,千万不能错过!)

最近中国古镇开发遇到历史最低潮。成都投资20亿的龙潭水乡古镇生意惨淡,北京的古北水镇持续低迷,长沙铜官窑古镇开业即关门,在全国类似的所谓古镇已现轰然坍塌之相。都是投资几十亿、上百亿的项目,尤其古北水镇号称亚洲最大的投资公司IDG、中国最大旅行社中青旅和“顶尖古镇策划操盘手”,“超一流”旅游开发团队精心打造,第一个请明星代言上电视广告的古镇,投入巨大,游客量却持续出现负增长,究竟发生了什么?

熊大寻旅游规划公司很多年前就讲过,旅游是无形投资大于有形投资!无形投资定生死,而不是资金大小定乾坤!什么是无形投资?就是高明的策划和创意。

首先看看古北水镇,当年开发的逻辑不外乎三点:

  • 北京有2000万人的巨大市场,却没有一个像样的古镇;
  • 把江南水乡搬到缺水的北方,一定有很好的市场;
  • 中青旅能导流海量的游客,乌镇的操盘手能复制乌镇的辉煌。

  这些都没错,中国所有景区开发都是从这几个角度考虑的,一是交通方便程度,二是项目要有水,三是合作伙伴最好拉一个大的旅行社。所有的景区和旅游项目所有的可行性思考都主要集中在这几点。但是,为什么全国却有95%的景区不盈利呢?

熊大寻旅游规划公司告诉大家:因为这几个条件不是必要条件,不是关键因素!真正决定景区和旅游项目成败的一是震撼性创意,二是震撼性创意,三还是震撼性创意。

这三条可以说,全国的旅游投资商和主管旅游的政府官员没有一个有充分的认识。所以投资者和决策者对旅游的最关键因素的无知和轻视,导致中国旅游规划行业成为最大骗子行业,99%的旅游规划和旅游策划都是平庸之作,都是照搬抄袭,都是没有思路的资料收集本和垃圾创意组合本。平庸的规划导致平庸的景区,导致旅游成为中央和地方政府想做,但又迟迟难见效益。老板想投资,但又亏得一塌糊涂!

旅游业本来能成为替代房地产的支柱型产业,但却被定义为投资大、回报慢的鸡肋产业。问题就出在,用房地产的思维看旅游业。

地段、交通、景观、龙头商家(导流企业),这是典型的房地产思维,中国旅游业和旅游景区那么多年为什么开而不发?原因就在于从上到下几乎所有人都只有房地产思维而不具备旅游思维!这也是为什么中国资金再大的地产商都没有一个搞得好旅游的原因!万达就是一例。后面还会有很多例!

旅游思维到底是什么?一句话:没有创意就没有生意,没有震撼就只有遗憾!

只要你的项目够震撼,地段、交通和旅行社可以忽略不计。

全国古镇旅游出现坍塌现象,怎么解决呢?我们先看看病在哪里?

从古北水镇运营几年的成绩看,它似乎还不错。2000万人口的城市,2小时左右的车程,它应该成功,按道理讲应该持续下去,而非才短短几年就露出式微之势。

为什么出现负增长?投资几十亿,一个仿古的建筑群却动辄1500元左右的住宿价格,没有一户原住居民而丢掉了原本的游客所乐于追逐的生活场景,有良好平台却自身全经营、且门面使用率仅仅1/2左右,养活3000左右职工且供奉那么多贷款利息,极其普通的风味小吃且没有任何特色与品牌……,这些信息反映了一个严峻的现实——这是一个缺乏核心定位和主题概念、没有震撼性景观和体验式场景、只有人造的古建筑而缺乏原生生活气息和灵魂的地方。

如果说在开业当初的几个月或几年,相对于区域性市场人群是有新鲜感的,对于北京可能这种新鲜感略长一些,因为其策略性的宣传和品牌效应,已经带动了一个行业标杆效应所引领的参观人群市场。但是,一个只有建筑形式,没有原生气息,没有创意景观和震撼体验的仿古房地产项目,北京人还会来第三次、第四次吗?

古北水镇

备受四季客流不均衡困扰的古北水镇,今年上半年出现了接待游客人数的负增长。8月23日,中青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青旅”)发布2018年半年报显示,古北水镇接待游客人数110.4万人次,较去年同期减少7.78%。而这也是中青旅的业绩报告中这一数据罕见地出现同比下降的情况。如果企业不尽快创造新元素吸引回头客,后期热度持续上涨难度较大。

古北水镇以人造景观为主,模式移植了乌镇等其他地区,距离市中心相对较远,因此,面对的客群还是以京津冀区域、尤其以北京本地居民为主,随着周边区域游客集中在景区开业前几年游览过此地之后,古北水镇对于回头客的吸引能力十分有限,游客消费冲动逐渐削弱,客流量增长幅度势必会不断降低。

     我们再看第二个例子,新华联斥100亿巨资文旅项目铜官窑古镇开业后,紧急叫停!

铜官窑古镇总共占地面积3000亩,总建筑面积约100万平方米,该项目是按照国家的5A景区标准来规划和打造的,是国家“一带一路”的样板工程。景区内的建筑是仿照汉唐时期的风格,该景区吃喝玩乐,应有尽有,但却开门即关门。据了解,铜官窑古镇在开业的第一天就接待了3万多名游客,一开始的业绩还是非常好的,但是随后景区的游客量就急剧下滑。

景区跟古北水镇一样,除了仿古建筑什么看点也没有。古镇的灵魂是人,是生活场景,是数百年来沉淀下来的味道。

铜官窑古镇投资百亿元,外界曾将其视为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新华联文旅”)的“豪赌”之举。一来转型之初即出大手笔,二来此前并无足够的类似项目打造运营经验,挑战不小。

新华联文旅内部曾将铜官窑古镇项目称为“一号工程”,新华联文旅总裁苏波曾表示,铜官窑古镇项目是新华联地产转型的一个关键性项目。在这一转型中,文旅的定位是战略支柱型产业,铜官窑古镇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决定着新华联文旅转型的成败与否。“匆匆”开业而致歉,新华联文旅或已面临着尽快回本的压力。

对一个体量甚巨的古镇项目,百亿元投资不算“吓人”。古镇以文化作为卖点,必然要求最大程度还原历史文化场景,大至整体建筑风格,小至每座建筑、每根梁等都力求逼真。新华联文旅也确实“下了血本”。其曾不断从江西、安徽、浙江、福建等地收购古宅,而后花费上千万的巨资,将古宅原样复迁至铜官窑古镇。

百亿巨资回本乃至盈利周期漫长,铜官窑古镇急于开业已经表露营收压力,但事实上其已有一定营收保障,即出售项目配套房地产包括商铺、公寓等回流资金。

新华联负责人表示,新华联文旅做“古镇+”模式,是把文化旅游与地产有机地结合起来,做一个文化旅游项目,就会配套一些地产项目以供租售。通过销售这部分商业地产,有效解决前期投入资金回流的问题。自持或销售物业的成功与否,一大根本在于古镇内的客流是否能提供充分保障。

先看交通,铜官窑古镇距离高铁长沙西站16公里,距离高铁长沙南站36公里,距离黄花机场45公里,交通较为便利。

铜官窑古镇交通图(来源:铜官窑古镇官方微信)

为更多提供客流,新华联文旅于2017年11月以1.8亿元收购湖南海外旅游60%的股权,拓展海内外旅游资源。同时,新华联文旅还与中国国旅、中青旅等旅行社,以及携程、同程旅游、途牛等OTA合作。

决定铜官窑古镇成败的还是文旅项目的运营成效。

按新华联文旅官网介绍,铜官窑古镇计划恢复一批长沙古城的历史街巷、名人会馆、楼堂庙宇、园林宅院以及盛唐时期的陶瓷交易区——“石渚湖”,并规划设计了五星级酒店、文化演艺中心、博物馆、儿童游乐场、书院以及5D 电影院、水上运动、丛林运动、陶瓷论坛、艺术家创作基地等业态。该古镇共有30处人文景点、19大民宿客栈群、7大博物馆、4大实景演艺、3大星级酒店,是一个集旅游、艺术、人文、商业、餐饮等于一体的多功能综合特色文化旅游项目。

铜官窑古镇一览图(来源:铜官窑古镇官方微信)

新华联文旅打造的是一个“古镇+主题乐园”的概念,比如乌镇+迪士尼,古北水镇+环球影城,既有文化的底蕴,又有科技娱乐和大型演艺,这种模式和规模在全国是首创。

但另一面是这种概念落地增加了项目打造成本,包括整体运营成本,主题乐园等设备打造、运维及未来更新迭代的成本。这也能部分解释为何铜官窑古镇投资达百亿之巨,尽快回本乃至盈利的考验会更大。

这个项目与全国类似项目一样,投资商把最大的宝押在交通便捷和旅行社上,认为依托中心城市,加上拉进几家大的旅行社就立于不败之地了。结果都败了!其实犯的还是房地产思维的错误,着眼点永远是地段和龙头商家(旅行社),用在地产上是对的,用在旅游上就得完蛋!地产有三要素:地段、地段还是地段;旅游也有三要素:创意、创意还是创意!在旅游上地段和龙头企业是不重要的,甚至可以忽略。没有创意就没有生意!没有震撼就只有遗憾!

大理的古城、古镇都是全国做得最好的,为什么?因为人家完全不靠旅行社,旅行社拉来的客流只占大理游客总量的17%,微不足道!大理五朵金花、天龙八部、蝴蝶泉边好梳妆……,创意遍地开花!别的不说,一句“风花雪月,自在大理”,你哪个古城、哪个古镇拿得出来?!别说大理有机场了,80、90年代,大理没机场、没高铁、没高速、没旅行社的年代,就已经秒杀全国古城古镇了!为什么?景观各有所长,主要是创意太强了!

记住:是创意在吸引海量客流!不是地段和旅行社!

这些人造古镇为什么多是持续下滑的结果?我们再来看看主导这些古镇开发建设的思维和方法,其中一些古镇操盘手写了不少开发心法和“成功秘诀”。我们来看看,是不是这些心法有问题。思路决定出路,出路不畅,一定是思路不通。

下面这几段是“顶尖古镇操盘手”的文章:

 

一、打造休闲度假小镇的发力点

 

1、资源的梯度开发和利用。

 

有价值的资源很重要。整个古北水镇是我自己独立规划、设计的,当时北京市政府把司马台长城交给了我们公司时,我更多关注和与股东一起探讨的是:如何定位这资源秉赋的现有资源,即确定资源“利用”的方式,我规划的理念是:司马台长城不能做出八达岭长城这样的观光产品,司马台长城只能做项目的背景,在司马台长城下做度假小镇,做一个融合了旅游度假各种需求的旅游产品。所以,目前度假小镇旅游的开发,不要仅仅把眼睛盯在资源上,而是应该借助于资源把它梳理成产品内容。我个人认为,现在的旅游度假小镇是一个内容小镇,而不是一个资源小镇。

 

 2、项目IP的差异化推广。

 

我们都在诟病中国有这么多的千城一面、千镇一面,旅游是充分竞争的市场化行业,要在诸多竞争中间站稳自己的脚跟、销售自己的产品,必须做到卓而不群,必须做到差异化,差异化的打造就是IP打造,这种IP的打造是“重建的战略”。

 

我们看到很多项目目前还基本停留在自说自我的“排位”上,号称自己是中国第一、世界第一,而我个人认为最主要的是打动消费者心理是“唯一”。我们产品现在这一代人消费的主流群是80后、90后、00后,甚至05后,这是我们度假消费的主客群,60年代尽管比上一代有点钱,但是背负各种负担,还不至于一天到晚度假,所以我们要研究怎样把IP放大到全季、全域?北方的冬季大家都知道是最难熬的,冬季用什么来打动游客?全域旅游是全域市场,怎样照顾到青年人?怎样照顾到亲子家庭市场?怎样照顾到商务会议市场?

 

3、经营主体的持续改善。

 

(1)解决有开发主体、无持续经营主体的痛点。

 

国内有著名的旅游开发景点,开发初期轰轰烈烈,后来一年不如一年,最后暗淡收场,目前旅游目的地的开发主要要解决经营主体的缺失问题。首先要解决只有开发主体,没有持续经营主体的痛点。这可能是旅游行业与地产行业最大的差别,地产行业建了一个楼盘、包装了一个概念,卖掉后基本上只剩物业经营,而旅游目的地景区、旅游小镇的开发成型仅仅是第一步,第二步需要在经营中间调整、在经营中间改善才是最主要的。所以开发主体怎样设?经营主体怎样设?这必须在项目落地前就考虑清楚。

 

乌镇团队这几年来一直在致力于全国连锁的旅游目的地管理,也做了企业内部的景区管理标准化,但从来不敢忽视与强调各种景区之间不同的差异化塑造,我们的经营哲学是凡是我们规划建设的必须是我们管理。

 

(2)建立闭环的可持续商业运作模式。

 

做一个旅游目的地,除了有庞大银行信贷和各类投入支撑、有专业团队一气呵成的规划建设外,后期运营才是决定项目成败的关键,要有完整的产品模式、经营模式和管理模式,不能建立一个只叫好不叫座、不赚钱的景区,当然只要一开始定位为公共服务产品,也是没有问题的。

 

 

(3)对当地居民的待客训练和经营行为规范。

 

大家都知道,在乌镇番茄炒蛋规定不能少于4个鸡蛋。在互联网时代,一个景区的口碑比任何的推广营销都来的重要。旅游景区的经营管理者,如果不重视管理秩序,如果麻木不仁就是失职,要探索对景区内部商业行为的文化、售卖行为的规范和当地居民的待客训练。乌镇2016年930万游客,2017年1000万游客,其中70%是散客,70%中近50%是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是第N次来的游客,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恰恰是第二次重游的游客是我们最宝贵的客源市场。靠什么?就要靠景区有序的管理和当地放心消费的口碑。

 

(4)保持对客源市场的敏感,进行行之有效的产品营销。

 

我以前经常说做旅游做到今天,靠一部电影、一首歌做活一个景区的时代过去了,我们最主要的是要观测旅游客源市场的反响,并且进行调整。以后的营销可能是一个持续性的、分散化的营销,这是一个大课题。

 

(5)赢得口碑的细节管理。

 

细节打动人、细节留住客。

 

二、转型“休闲度假小镇”

建设的前提与条件

 

1、资源。

 

我相信中国很多地区的旅游发展一样,不缺绿叶,但亟需要有一个大的红花。一个地方旅游的发展离不开一个最著名的旅游目的地产品引擎。我们拥有再多的民宿、再多自然状态的全域美景,其实是期待着有一个能够吸纳并能幅射大游客量的旅游目的地,这才是真正振兴一个地方旅游发展的关键。

 

但是旅游目的地的拥有和开发变得越来越难,首先是资源取得难。所有旅游目的地开发不少于3平方公里,甚至更多,但是在国家土地指标控制这么严格的基础上,怎样取得空间指标?怎样取得这么多建设指标?最主要的是这些资源取得的代价越来越大,不能刚上路就背着一个沉重的资源取得的包袱。

 

 

 

 2、稳定充裕的资金保障。

 

如果要做一个年游客量超过300万游客的旅游项目,大致估算都在50亿左右,对一个企业来说、对投入股东来说,它肯定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庞大的财务成本支出和对产品面世后未来风险的不确定性,导致了我们在这些项目开发过程中间束手束脚。有的时候我们不缺资源、不缺创意,缺团队,但是当我们不缺团队的时候,我们要扪心自问,我们拿什么信心和决心来保障这个项目有充裕的时间成长?这是我们要思考的地方。所以我觉得旅游景区建设到今天,更多应该从资本运作的层面上解决这个问题。

 

 3、富有落地操作和后期经营经验的管理团队。

 

这也是一个我们做所有项目都绕不过去的问题。大家都知晓“项目投人”,但更应明白资源的充分利用也在人。

 

4、政府支持。

 

一个旅游目的地离开了政府支持将一事无成,因为旅游目的地的打造和政府是息息相关的,没有政府的合力和开明领导,在各方面会受到很大的限制,目前,最理智、最聪明的做法是与政府一起来打造各地的旅游目的地。

 

三个观点

 

第一,特色小镇不等同于休闲度假小镇,但是旅游小镇是具有休闲功能价值的特色小镇。

 

第二,旅游小镇发展的重点在于系统和整合,不宜一哄而上,千镇一面。我们也看到了好多地方都在“运动式”搞各种小镇,什么在几年内做1000个旅游小镇,我个人认为要谨慎。现在的旅游小镇不是单向开发,而是系统资源的再造,包括景区内外的整合,这是需要时间来打磨的。

 

  • 所有的小镇应该以落在当地的经济、社会、文化发展和生态环境的改善上,落在乡村振兴的战略上。现在有一个很时髦的讲话叫“旅游+”,我承认对古镇、古村来说,单纯的依靠一个古镇、一个古村做一个旅游目的地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怎么加?“+文化”、“+产业”。这是一个巨大挑战,怎样加的天衣无缝?怎样加的产业互融?怎样加的赋予这个地方新的生命力?这是我们一代旅游人的责任所在。

上述就是一个“顶级古镇操盘手”写的古镇操盘秘笈,通篇都是理论和时尚的词汇:系统、标准化、IP、商业运作模式、旅游+、闭环……。具体的我就只记得一个番茄炒鸡蛋要放四个鸡蛋,你的创意在哪里?你的招牌菜是什么?游客为什么来?一句没讲。跟中国绝大多数旅游开发文章一样,看似振振有词,实则平淡如水。可能作者的主要工作是管理,文章的着眼点都在管理上的原因,管理是很难有生动的大创意的。

熊大寻旅游规划公司认为,文以载道,文章一定要有创见和真理。尤其是旅游开发的文章。

“顶级古镇操盘手”还有几篇文章,我们只是恰巧看到上面这篇就选来参考,其他几篇搜了一下,大致都是一样讲管理服务:花了多少钱修了水管,保证游客能喝到干净的水,花了多少钱收集了上百个老床放在一起叫百床馆,“老街+博物馆”,构成老镇的内容。现全国各地很多古镇都在学乌镇酒作坊、蓝印花布作坊……。通篇都是讲平淡无奇的管理,没有一个称得上闪亮的创意!你要真以为高明,按照这个套路去搞你的景区,那就完了,因为乌镇是千年古镇,古人早已开发成了一流的资源了,古人把精彩的创意都完成了,并且经过千年的历史沉淀和发酵留给了乌镇,因此,乌镇操盘手只要搞好管理就行了,你有这个条件吗? 

你现在手上的资源都是三流以下的,你平淡不起啊!你得靠高明的创意破局啊!这些古镇操盘心法和很多号称在旅游实操第一线的高手写的差不多,内容90%在讲管理之道。跟乌镇可以学景区管理之道,但学不到景区成功之道。

为什么?要知道,一个景区、一个旅游项目要成功,有一个四二四的要素结构:40%靠策划,20%靠管理,40%靠营销。营销其实是开发后策划,从核心定位、促销卖点、创意活动、病毒传播、网络扩散,每一项都需要高明的创意策划。

所以,景区成功80%靠创意策划,只有20%靠管理服务,景区最重要是开发前策划和开发后策划(营销)。让你讲心得,你通篇都是管理,都是枝节而不是关键,不是秘而不宣,而是没有经历!故宫、长城、乌镇这些都是古人留下的一流景观,不需要高明的策划和营销,自带流量,所以说没有经历,也不需要经历。但凡靠天吃饭都不需要费脑筋,所以谈不出道道来。

记住,景区最难的是解决游客为什么来?也就是定位和核心产品,至于来了之后的服务管理,这个好像随便挖个称职的企业经理人来也能胜任吧。

举个例子,为什么二十年前的企业偶像是张瑞敏,现在的企业偶像是史玉柱,因为以前是卖方市场、商品紧缺,所以是管理出效益;现在是买方市场、过剩经济,所以是营销策划出效益。所以,管理英雄张瑞敏自然被淡忘了。

但是到了旅游行业还是这套管理打天下的东西到处传道、到处分享,旅游业为什么老做不起来,就是因为这个行业的思路和观念十分落后,模仿房地产思维、管理出效益、地段至上、交通至上、依托旅行社、依托明星景区搞景区、只懂规划不懂策划、把项目的生死存亡完全交给对市场和消费者一窍不通的建筑设计院、规划设计院……,不知道要找真正最强的旅游策划公司,不知道旅游是最需要创意、最需要策划的行业,用地产的思维做旅游、用仿古建筑的思路做旅游、用城市景观的思路做旅游、用游乐场的思路做旅游都是死路一条!

投资百亿的上面这两个古镇就是最好的例子,旅游业跟其他行业完全不一样,旅游是无形投资决定有形投资!无形投资大于有形投资!资金可以任何领域牛B,到了旅游业你就得服策划创意的气。

房地产、互联网、快销品和保健品为什么产生了那么多富豪?为什么规模那么大?你看看它们的策划方案就知道:绝顶聪明的人都在这些行当!绝妙的策划都在这里面!再看看旅游策划和规划方案,整个一个弱智大联盟,整体智力不超过高中生!偶尔的机灵也基本是跺两脚、走两步,腿麻了没这种水平。

管理出效益只有在长城、故宫、兵马俑这种古人造的一流资源的景区和石林、九寨、张家界这样老天造的一流资源的景区上有用,不然你给我搞一个三流资源的景区试试,管理做上天,服务跪到地,你看游客来不来!现在旅游开发,99%都是三流的资源,少量的资金。因为一二流的都开发完了。你来试试看。

乌镇自古“巨丽甲他镇,市达广袤18里”,成为农桑发达,商贾云集,规模宏大的江南雄镇。“镇之繁剧与大州壮县等”,乌镇在宋、元、明、清,科第中举人167人,进士64人,多少故事多少文化在其中!本身就是老天打造的一流的风景区,说句难听话搞个大门和停车场就能一年几百万游客,99%老天已经完成,你能有什么技术含量。至于后面搞的戏剧节,对于天造大菜来说不过是佐料而己,已无关项目成败。

乌镇的成功是老天给的、历史给的,一个千年古镇,位于中国人口最稠密、经济最发达的长三角,保留如此完好,想成功很容易,想不成功很难!百年原生态的小桥流水人家,渴望返古的都市人群梦想中的原乡桃花源,这是乌镇真正的成功原因。其他的都是贪天功为己有!

袁家村一根筋地把小吃做到极致,这个绝活让人记住了,并且产生了超格局的结果,让人佩服!乌镇的绝活古人都干完了,所以除了管理没什么好分享。

一个没有震撼性创意、震撼性概念定位、震撼性景观打造而改变一个景区、一个城市命运的成功总结,都是耍流氓!你就维修了一下建筑、清理了一下道路、搞了个大门、允许开门搞吃喝,你就说这些是成功之道,那就是个笑话。

迪庆州三个县,十几年前一年游客一千多人,熊大寻旅游规划公司策划了“香格里拉的标志”,找到了闻名世界的香格里拉就在云南迪庆的三个标志,中甸县更名香格里拉县,十年游客增长一万倍!山还是那座山、水还是那道水、城还是那个城,但是旅游翻天覆地了!这是改变,本质上的改变,关键性的改变,震撼性的创意和概念导致了香格里拉的成功,不是上述那些管理服务工作,而是战略性的思维和创意!

最近,熊大寻旅游规划公司又在云南盈江策划了“伊甸园“景区,找到了”伊甸园在盈江的二十八大证据”,其中包括诺亚方舟停船的地方。这种对一个景区、一个地方战略性的构建,产生轰动性、超格局的结果,才是成功之道。

什么是战略性的构建,就像一幢楼,设计师和建造者是成功要素,搞搞外墙粉刷和清理建筑垃圾不是,跟你没什么关系。

什么是“超格局”的结果,就是历史性变化!就是颠覆地理格局、经济格局、交通格局,颠覆常识的发展!天高地远、穷乡僻壤的香格里拉,硬生生从一千多游客变成了一千多万,这是超格局。

 

而铜官窑古镇作为新进项目,明显是看到了古北水镇的不足,不能只搞仿古建筑+水的低技术含量,搞了两个“创新”:一是把真的古宅买来完整地搬到项目里,二是古镇+主题公园。前者是接古,后者是迎新,孰不知也是低技术含量。

古镇的创意突破点不是说你花大钱把真的古宅搬进来,也不是把村民搬进来生活给人看,而是一千年前古镇就形成了,你今天来一两年把古镇建起来,一定不要跟真正的古镇一样,时空完全不一样了,这样搞就是刻舟求剑了。

仿古古镇不是一定会败,一定没有市场。而是要注意今天开发古镇一定要创新创意,而且创意还不能是普通的创意,必须是震撼性的创意,一定要有古代没有的东西,一定要结合现代人的需求。熊大寻旅游规划公司的东西被人抄袭怕了,在这里不能讲多了,点到为止吧。 

古镇开发要做听说过没见过的,没听过没见过的。旅游就是要好玩,尊重这样、尊重那样,看着很有礼貌,最后你赢得的就是消费者的藐视和市场的不尊重!往这个方向思考、创意和策划设计,你才能借尸还魂,没有创意策划的结构性、颠覆性思路,把命运交给设计院无思路和模仿性的画图,不是找死吗!结果就是做了一个僵尸出来。

旅游开发商和投资商失败在两个地方:一是考察、学习、模仿,二是把动脑的事交给画图的干!所以,中国旅游界遍地是僵尸,到处是替身。活不起来、没有名气!

首先,古镇放几个真的古宅这个不叫思路,你就是把各地的古宅买来摆到一起也没用。这还只是初中生思维水平,游客是来看新奇特的,不是来研究建筑的。

其次,古镇旁边搞两个主题公园,这是什么情况?熊大寻旅游规划公司一直以来认为:没有思路的老板才喜欢搞主题公园和游乐场!这种项目十亿才起步,五年就淘汰。并且只能吸引城市周边的人群,典型的郊游项目而不是旅游!一个旅游项目如果只能吸引本地和周边的人,一定做不大的。

中国一二线城市都有主题公园,家门口就可以玩,为什么要到你这儿来?能这样干的老板基本还是房地产思维,在旅游上没有发展前途!在楼盘边上搞一个游乐场把人气搞旺来卖房,这个套路三十年前华侨城就在玩了,以前是创新,现在属于没脑子的玩法。那个年代什么也没有,所以当年人家搞欢乐谷全国人都去玩了,你今天还能做到吗?

铜官窑古镇的规划外行看着气势磅礴,内行一看就知道必死无疑。这就是一个长沙级的项目,还达不到湖南级,更不是全国级。上面的文章我只记得四个鸡蛋一盘菜,也算有一个亮点。几千亩地,十几个项目,你告诉我一个你的亮点和爆点在哪里?一个全国人都必须来的卖点在哪里?一个都讲不出来!因为是一群画图的人来干了动脑的人干的事!你告诉我北上广深的人为什么一定要来你这里玩?一条理由都讲不出来。讲不出来,你花这上千万的规划费做什么?你投这上百亿不二傻子吗?

一个旅游规划一定要做到让这个项目全国知名和轰动,一定要做到一年几百万人来玩,不然就是白做。铜官窑古镇充其量只是一个穿着旅游外衣的房地产项目,做地产没错,但旅游做得好,你的地产可以增值十倍啊!房地产跟旅游是天壤之别的两个产业,房地产是刚需就近卖给这个城市里的人,所以画图的就可以干了。但旅游是要全国人那么远来玩,画图之前一定要动大脑筋,让画图的完全按动脑的人思路走,这样才行!

当然做规划搞设计的也说我的方案里也有策划思路的,这你就别搞笑了,一加一等于二也算懂数学吗?!

这两个古镇项目很可惜,中国打着旅游旗号套土地、搞地产的很多,但是真金白银几十亿、上百亿投进来的极少!还是那句话,旅游80%靠策划,20%靠资金,没有好策划好创意,投上千亿也没用。

这两个项目的规划效果图都做得不错,看了都让外行心驰神往。但是这样的规划我们每年全国能看到上百个。项目、布局、定位、功能都差不多。外行怎么判断好坏?很简单,你就问问自己你看了这个项目规划,你记住了什么?全国人一定要来玩哪个东西?没有独一无二的亮点、卖点和爆点,一定是一个烂方案。

中国上千个老板转型搞旅游,上半生的积累全套在项目上,生不如死,天天盼人来接盘,都是被这些无脑的旅游规划方案害惨了!

看古北水镇官网,全是北方小吃、特产、民俗,建筑景观的亮点在哪里?一个没有!你花了几十亿就学个袁家村,人家是几个老农民没花几个钱就搞起来了,你这个顶尖团队太缺乏手笔和自信了吧!

  • 你跟古北口军事要塞有什么关系看不到!创意一个古代军事攻防的景观和体验项目不难吧?《密云县志》上描述古北口“京师北控边塞,顺天所属以松亭、古北口、居庸三关为总要,而古北为尤冲”。古北口以其独特的军事文化吸引了无数文人雅士,苏辙、刘敞、纳兰性德等文词大家在此留下了许多名文佳句,更有康熙、乾隆皇帝多次赞颂,以“地扼襟喉趋溯漠,天留锁钥枕雄关”来称颂它地势的险峻与重要,所以古北口地区素有京师锁钥之称。
  • 你跟以险、密、奇、巧、全著称的司马台段长城有什么关系?很简单,险、密、奇、巧、全这五个字是不是可以变成你的建筑特点!1987年司马台长城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是我国唯一保留明代原貌的古建筑遗址,被评价为“中国长城是世界之最,而司马台长城是中国长城之最”。2012年,司马台长城被英国泰晤士报评为“全球不容错过的25处风景之首”。这么好的创意素材,竟然完全忽视了。
  • 你跟当地的鸳鸯湖有什么关系?此湖由冷泉与温泉交汇而成,冰火两重天,又是一个可以大做文章的奇观。三个好的资源,你们就把它们放在边上,你们什么也没做。三个都是绝好的创意主题,都可以开发出独一无二的旅游项目来。你们却把乌镇的水搬到北方当成了大创意,农村的宅院都知道在门前挖条水沟的,你们的创意是谁教的?!

这么多、这么好的主题你不去做出震撼性的创意景观,几十亿的投入,话题全是袁家村的水平,然后大谈管理、餐饮、资金、产业链、政府支持、旅游从观光到休闲度假……,课堂文字、报告语言,含金量在哪里?干货在哪里?你别跟我叫链,你跟我讲点,亮点、爆点,没有点何来线、何来链! 

有超级亮点就有海量客流,有海量客流,你的链不用你管,自己会形成!

高僧大德家常话,百战将军句句真。讲的水平就是干的水平。我的观点,文章讲话理论和抽象词过多的,要么涉事不深,要么不得其法。

铜官窑古镇仰赖附近的长沙铜官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而起,该公园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此外,千年沉船“黑石号”(阿拉伯船)于1988年在印尼勿里洞岛附近的爪哇海域被发现, 其中67000多件古代器物有57500余件来自铜官窑。

这也是一个可以大做文章的创意题材,一是陶瓷,二是一带一路上阿拉伯船带来的。铜官窑古镇的水平是什么样呢?它规划打造了陶瓷一条街,形式是前店后坊。这是中国式一哄而上、无脑模仿的”创意“方法,极为弱智!当地有什么特产就搞个XX一条街,产学研贸一条龙,看着热热闹闹,实则一厢情愿,大多数无疾而终。

陶瓷文化很多地方都有,但是没有一个玩到极致,熊大寻旅游规划公司一篇文章可以被上千个微信公众号盗版转发(文章名”为什么90%的景区是半死不活,平庸旅游规划导致的六大死局!“),所以在这里不能把讲明了,往这个方向思考,可以玩出大创意,甚至主导整个古镇的命运。一艘阿拉伯船就把一带一路的风情全部带过来了,你把这么妙的主题丢到了一边,反过来搞游乐场,你长个脑袋做什么用的!主题公园国外的挺有创意,国内的就是花钱买设备,要不山寨国外的创意,命运多舛。

近年来全国流行一种观点,认为孙武即《孙子兵法》作者,才是千古军事谋略第一人,兵之至圣。因为围魏救赵的孙膑、草船借箭的诸葛亮等人,这些擅长出奇计的都是险中求胜,只有孙武从来不打无握的仗,“胜兵先胜而后求战”。就是每场战都要准备到必胜才打,所以孙武一生无名战,一生无奇谋。不是他本事不高,而是本事太高。这一观点影响到很多企业家和职业经理人,企业就是尽量不要出奇制胜,要稳步做大,好像这样才是王道。

其实大谬!提出这种观点的人没有研究孙武、孙膑、诸葛亮的背景差距。孙武被伍子胥举荐给吴王阖闾时,阖闾已经是当时的“战神”了,已经是那个时代扛把子的巨头了!阖闾舟师溯江、夜袭之计败楚,夺回王舟“余皇”;出谋示弱诱敌、奇袭制胜,破七国联军,夺取州来;专诸刺,夺取王位;拜敌国重臣伍子胥为相,步步是奇招!计计是险着!这才打下了春秋五霸的基业。

孙武的老板底盘很厚实,家大业大,当世最强,所以,孙武只需要稳扎稳打就可以了,有胜兵先胜的条件和家底,用流行的话来说,孙武家里有矿!

孙膑为齐威王效命,虽然这个老板也算贤明,史书记载纳谏用能,励志图强,但只不过是一个能用人的BOSS,跟一代枭雄阖闾比差得太多了!阖闾跟李世民、刘秀一样是中国最能打仗的皇帝!孙膑时的齐国实力远远不能跟孙武时的吴国相比,所以孙膑被迫打出千古名局:增兵减灶,围魏救赵。

诸葛亮时代的蜀国,大家都知道是三国演义里面最弱的国家,天时、地利、人和都差,那个人和不是大家理解的刘备是汉室皇叔就是人和了,这太虚了完全站不住脚!人和是谁让臣民富裕过好日子才是人和,人和肯定不在弱国!人和肯定不在动不动就带着大队百姓逃亡的刘备这边!(刘皇叔带百姓逃亡的规模和次数是历史第一人!)而在强大的魏和吴,所谓天下归心是也。

缺钱、缺人、缺粮、缺枪,你让诸葛先生胜兵先胜而后求战?家里有矿啊?!

正因为家底薄,所以诸葛亮借东风、空城计,这种逆天的招都用上了!所以成为了千古奇计第一人。为什么?都是贫弱惹的祸。

毛先生党指挥枪、支部建连、四渡赤水、飞夺泸定、万里长征、统一战线、千里跃进,全是奇招啊!毛先生成为了世界游击战之圣!格瓦拉等全世界打游击的人都崇拜他。为什么?缺钱、缺人、缺粮、缺枪,家里没矿,要跟武装到牙齿的富二代PK啊。

在毛先生之前,全世界游击战只是偶尔为之的辅助战术,他把它变成了主战法,一直到家大业大,兵力超过老蒋,我们才开始不打有名的战役了,靠人数十则围之,五则攻之,从此不出奇招了,不打游击了。

明白了吗?孙武不是高,是家里有矿,老板太强。老板为什么强?因为老板擅出奇招!能出奇谋才是王!

诸葛亮在隆中对中讲过这个意思: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曹操为什么是一代枭雄?不只有天时,擅出奇招,才有奇迹!

熊大寻旅游规划公司为什么把“我出奇招,你出奇迹!”作为核心理念?因为我们面对的都是民营企业,家里没矿。国企家大业大,可以四平八稳,人家有这个条件。民企要发展必须出奇招,坚持出奇招,等你做到阿里那么大再说,信他妈的先胜后战,你早早就死了!

旅游开发也是如此,你家里有长城、故宫、九寨沟这样的矿,你可以不出奇招,因为老天已经帮你出了奇招,已经帮你造好了奇观,你只要造大门、修路、建停车场就完了,搞好管理服务就行。乌镇、周庄也是一流的资源,按照“顶尖操盘手”的方法一定有效,三流的资源还靠这套方法,一定完蛋。人造古镇也是如此。

上世纪90年代以前一流的旅游资源就开发完了,现在来搞旅游的,几乎都是三流以下的资源,你天天谈管理、体系、产业链,天天谈接水管、收古董、四个鸡蛋,我问你箭从哪里借?风从哪里借?

你天天谈矿怎么卖,可是我只有石头啊,能告诉我石头怎么卖才是本事啊!矿怎么卖要你说吗?!!

因此,千万不要把平庸当高深!千万不要把高深当逗逼!

你是皇帝的儿子,就四平八稳准备接班就好了;你是贫民的儿子,就得奇谋激战,改朝换代。特朗普这个富二代、背靠头号强国都那么能折腾,一路奇招成巨富,一路奇招霸世界!你有什么资格胜兵先胜、四平八稳?

皇帝的儿子玩深沉,贫民的儿子玩折腾!

看不清老子,看不清背景,路数选错了,就会玩死了。

个人简介
旅游策划的狂热者
每日关注 更多
肖书月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