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我们为什么要选择改革开放

周天勇 原创 | 2018-11-22 14:1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改革开放 

  这是2008年写的文章,现在发出来,意在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

  一个社会的变革,总是来自于生存面临的危机,需要通过改革和开放,走出发展的困境。实事求是地重新回顾1978年“文化大革命”结束时,我们在经济、技术、建设等方面的发展水平和境地,评价建国后前30年经济建设方面的功与过,才有可能在距1978年30年后的今天,理解当时必须改革开放的真正原因。

  1949年建国以后,从经济体制上看,对资源、产品和劳动力,甚至许多消费资料,我们采取了计划分配的方式,生产资料所有制方面实行了国有和集体所有制;农村,在公社、生产大队、生产小队之间,调动资源和分配利益的层次多次上下调整,留去自留地也多次变动。从对外经济关系、科学技术等方面看,我们采取了关门发展的方式。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对财产甚至消费资料的制度上,我们实行或者力图实行高度公有的体制;资源配置方式上,我们试图以国家大一统来分配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对外经济战略上,我们走了一条进口替代和自我封闭循环的道路。这样的体制和道路使我们建国后到改革开放初的经济社会发展成功了吗?回答是否定的。

  一个社会的变革,总是来自于生存面临的危机,需要通过改革和开放,走出发展的困境。实事求是地评价建国后30年经济建设方面的功与过,才有可能在30年后的今天理解当时必须改革开放的真正原因。

  首先,建国后到改革开放初,由于“左”的思潮干扰经济建设,使我们的经济总量和人均水平在世界各国的位次上不断后移。从经济总量和人均GDP水平看,1952年,中国GDP总量占世界GDP总量的比例为5.2%,1978年下降为5.0%。人均GDP水平按当时官方高估的汇率计算,也只有224.9美元。1948年,中国人均GDP排世界各国第40位,到了1978年中国人均GDP排倒数第2位,仅是印度人均GDP的2/3。

  其次,从人民生活水平看,1977年全国有1.4亿人平均口粮在300斤以下,处于半饥饿状态;1978年全国居民的粮食和食油消费量比1949年分别低18斤和0.2斤;实际城镇失业率高达19%左右,居民食品消费占总其支出的比重,即恩格尔系数,城乡分别高达56.66%和67.71%。家庭轿车普及率几乎为零。居住方面,1978年,城镇居民人均居住面积仅为3.6平方米,农村居民每户平均居住面积仅为8.1平方米。据世界权威的经济增长学家麦迪森研究计算,1952年到1978年中国GDP的实际平均增长率只有4.7%。整个国家和人民的发展和生活水平,大多数发展和生活指标排在世界国家和地区170位以外,处于联合国有关部门和世界银行等组织划定的贫困线之下。

  再次,建国后的30年,除了军事工业技术某些方面有一些进展外,其他各方面的自主的科学技术进步步伐缓慢,与世界发达国家,包括一些新兴的发展中国家科学技术水平的差距越来越大,落后于发达国家40年左右,落后于韩国、巴西等发展中国家20年左右。

  导致我国建国以来科学技术进步缓慢的主要原因是:1.知识教育受到冲击。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十年中,中等高等教育搞革命,中高等教育的考试被废除,一般的知识课程设置被打乱,中高等基础和专业知识被大量删减和简单化,耽误了一代人知识的教育和培养,科学技术人才匮乏。2.科技人员没有应有的社会地位,并受到歧视。知识分子排为臭老九,有专业知识的人往往被指责走白专道路;许多留洋回国的知识分子,在50年代被打成右派,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压制;特别是1966年后大规模动员城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城市中的知识分子走五七道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荒芜了一代人的学业,耽误了一代人的事业。3.当时的环境中很难学习国外较为先进的科学技术知识。学习国外前沿的科学知识,包括学习国外先进的科学技术,很容易被认为是搞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因为要通过外语才能看到国外科学技术方面的文献,当时的环境中会当成里通外国,被认为是敌特分子。实事求是地讲,建国后的30年,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十年,科学技术进步的政治和社会环境是不堪回首的。

  革命胜利后,党没有从一个工作中心为阶级斗争的“革命党”转变为一个工作中心为搞经济建设的执政党,对怎样搞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并不熟悉,学习了苏联模式,在资源配置方式上实行了计划经济,生产资料所有上采取了“一大二公”的国有制、城镇集体所有制和农村人民公社社队体制,对外关系上走了自我封闭的道路,发展上倾斜于国防工业和重工业。其结果是:劳动生产效率较低,科技人员和企业没有创新和技术进步的动力来源,技术进步缓慢,与世界各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差距越来越大。可以这样评价:建国后的前30年,在全球经济社会发展的竞争中,我们走了弯路,延误了时机,可以说,成绩为三,问题为七。

  回首当年,如果没有近30年来在发展道路上的调整,没有近30年来对“一大二公”和计划经济的低效率体制的改革,如果不对外开放学习国外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知识及经验,我们今天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仍然会处在世界最贫穷国家的行列。1978年时,要不要改革开放,是关系到占世界1/5人口的中华民族走向繁荣富强,还是贫困没落之大事。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为什么在30年前,毅然决然地选择改革开放,将其坚持了30年之久,并且还要继续坚持下去的主要原因。

个人简介
周天勇,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经济学博士,教授,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祖籍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1958年生于青海省民和县。社会兼职有: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小城市发展促进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中国社会…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