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救经济需快速提高居民收入,舍此再无其他路可走

周天勇 原创 | 2018-11-30 11:3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居民收入 

   就21世纪第二个10年中,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为什么突然放缓,症结在什么地方,如何才能将国民经济在未来的10年上下,努力实现一个中高速的增长?我及我的团队从2014年开始,至今进行了长达5年时间的研究。特别是进行数量方面的研究,以数理逻辑和数据测算结果来说明问题和规划未来。目前这一研究快要进入尾声。我们在公布研究思路、逻辑、方法、过程、内容和结果之前,将研究的结论公布于此,请大家先睹为快。

前人口增长对20年后经济增长的影响前人口增长对20年后经济增长的影响

  少子化、经济主力人口减少和老龄化虽然对中国国民经济未来的增长,造成了很大的极为不确定性的下行压力,由于其在20年内不可逆,也已经无法在未来一定的时间内加以纠正。

前20年人口增长可能对后20年经济增长的压力前20年人口增长可能对后20年经济增长的压力

  中国21世纪第二个10中形成生产过剩和经济增长速度下行另外的几大因素是:宏观和企业税费负担太重、人口迁移和市民化城市化缓慢、劳动力城乡流动梗阻、农民几乎无土地财产性收入、农民很少有以地为本之创业收入、资源在国企和民企间错配。

  于是在国民经济运行流程和循环上,造成了与世界一般水平相比的居民收入占GDP过于低下,居民消费占GDP比例更是太低,使国内居民消费需求能力不能平衡生产和供给能力,发生了严重的生产过剩,从上游企业去产能去解决此问题可谓差之千里。

  从数据上看,城乡居民间收入差距还很大,农业和非农业劳动生产率差距也还很大,农村人口从低收入、少机会、公共文化等服务条件差的地区向城市迁移和流动的压力差还很大,近5.8亿农村常住人口工业品的消费需求远没有得到满足,近2.2亿城镇非户籍人口的工业品消费也在一定程度上没有得到满足,工业化并没有完结,较高速度增长的基础和时间还在。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增长和发展的希望还在。这也是我们在经济方面能够翻牌的信心所在。关键在于怎么做。

  解开国民经济症结的最重要部位在于,未来的十余年中,需要通过促进市民化的城镇化,鼓励城乡居民创业和就业,特别是改革土地产权和配置体制使他们获得创业和财产性收入,使未来10余年里居民收入的增长速度要高于GDP和政府收入的增长速度,规划和实施居民收入,特别是农村常住和城镇非户籍居民收入的倍增计划,将居民收入占GDP比例从2017年太低的43.65%逐步提高和扭转到2030年时的60%,将居民消费占GDP比例从太低的30.79%提升和扭转到2030年时的45%;用提高居民收入水平和增加居民有支付能力的国内消费需求,化解工业品的过剩,给制造业的发展再创造10年左右的市场需求条件,延长工业化的时间,实现国民经济的中高速增长。

  通过我们的计算,如果按照这个思路进行有关方面突破性和大力度的改革,如真正减税降费,如废除户籍管制、提高教育和医疗的均等公共服务,如土地要素必须同劳动力、资金等要素也能够通过市场交易来配置,农民能够以土地为本进行创业和入股获得收入,如将提供给国有企业低成本的资金和土地逐步地通过市场交易来公平配置,国企中划拨土地通过市场机制调出和重新配置。这些关乎到要素配置改善、利用等方面的重大改革,快速地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在未来10年左右的一个时间内,保持一个7%,甚至再高一点的速度,也不是 没有可能。

  因此,坚决而又真正减税降费,避免太多的企业倒闭,休养生息,鼓励创业,扩大就业,实现较为充分的就业,土地改革使广大的农村居民有财产性收入,根本上改变目前土地收入政府分配比率太高的格局,快速提高中低收入居民收入水平,富裕居民,是未来国民经济的重中之重。我们的研究发现,振救中国经济,舍此似乎再无其他思路可走。

  当然,本报告主要研究的是未来10年左右的改革和经济增长,需要指出的是,生育体制和创新体制,虽然发力久远,也是急需要进行的改革,否则,2030和2040年以后长远的增长发展也面临着问题。天估中华,从坚决、突破性和大力度改革中,走出泥潭,奔向光明的未来。

  我们的全部研究报告,将在明年适当时机全文发表。

个人简介
周天勇,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经济学博士,教授,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祖籍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1958年生于青海省民和县。社会兼职有: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小城市发展促进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中国社会…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