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美需要脱离三重陷阱

邵宇 原创 | 2018-11-30 12:32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陷阱 中美关系 

  很高兴再次来到诺亚

  很快一年时间又过了,我记得去年也是类似的时间,我对2018年做了一个全面的展望,我们当时报告名称是《流动性的尽头和勇敢者的游戏》,因为我们已经预见到了,随着美联储不断加息以及中国去杠杆的进行,风险资产会有巨大压力。

  40年来重大转折

  中美贸易摩擦的实质是什么?

  在过去的这一年里,影响我们最大的就是中美贸易摩擦。

  每次中美贸易战一旦升级,A股都是先跌为敬,美国到10月份也跌下来了。贸易战中,A股跌了30%,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跌了10%左右,下一步中国的房价是否会受到相应的影响也是需要非常关心的问题。

  大家都觉得,美国中期选举过了以后,似乎民主党能够在对中国的议题上宽松一些。但是很遗憾的告诉大家,民主党的领导人,对中国来说是比较强硬的。所以我们的判断是,尽管民主党会在内政的问题,比如说移民等方面增加财政刺激,但在对中国对外问题方面恐怕是和特朗普高度一致的。

  同时,在十一长假期间,美国通过了一个特别重要的自由贸易协定,也就是美加墨自由贸易协定,这份条约规定,任何一个非市场经济国家和这个条约的缔约国签订条约自由贸易协定的时候,必须得到美国的首肯。

  这是什么意思?

  所谓非市场经济地位最大的国家就是中国,它也就逼迫一些国家必须选边站,你要么跟中国玩,要么跟美国玩,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其实,所谓贸易战只是一个表象,实际上它是一场关于技术的冷战、关于金融的热战和关于体制的持久战。

  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也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命题,他说中美关系将进入到一个新的范式,但是,他没有向我们形容这个新的范式是什么样子的。

  特朗普本人既是一个商人,也是一个政客,还是一个艺人,但他并不是一个技术方面的人才,他的个性非常清楚,就是漫天要价,出尔反尔,坐地还钱和使命必达。

  他的背后是6位核心鹰派幕僚,第一位是国务卿蓬佩奥。第二位是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是鹰派中的鹰派。最重要的是彼得·纳瓦罗。

  中国之所以能够长期韬光养晦,是因为他们让我们韬光养晦,他们是谁?要么是华尔街,要么是跨国公司。

  跨国公司一年要从中国要带走大量的利润,华尔街喜欢中国的科技公司,通过IPO喜欢很多上市公司,并且,我们源源不断的美元流动性进入美国市场,带来了流动性的繁荣。

  现在,这些跨国公司,也想要通过贸易摩擦给中国施加压力,希望中国以更优惠、更开放的姿态去面对美国资本家、企业家。

  2019年你可以有哪些领域投资?

  在整个2019年,全球并不会特别太平。中美之间会有三重陷阱。

  第一,美国科技股泡沫。美国科技股整体估值是120年的新高,在过去的十年里头,我们技术创新最大的体现就是以苹果为硬件,以苹果生态链为支撑的整个移动互联网的繁荣。但同时在过去的十年里头,我们投入了人类前所未有的流动性释放。我们都生活在一个流动性的繁荣和流动性的幻觉里头,只有当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

  第二,美国国债。美国今年可能还有一次加息,明年加三次,每次25点,也就是1个百分点,十年期美国国债到4的话,所有的风险资产都会完蛋。要挡住这些风险的话,我们才能做配置。

  第三,2019年中国经济主要的宏观目标是保卫6、78”。这样才能使得我们的经济增长,货币价格以及广义的货币供应能够稳住。“6”是经济增长保持在6以上;“7”是汇率不要贬值超过7太多;“8”是M2广义货币的投放增速不要低于8。这样才能使得我们的经济增长,货币价格以及广义的货币供应能够稳住。

  过去40年的中国的赢家,是科技新贵和地产大亨。

  未来,世界的赢家很简单,基本上都是科技大亨。

  其实过去投资很简单,你只要投市值最大的十家公司就可以了,不管在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

  未来可以投资的是基于需求侧出现的全球化的4.0,城市化的2.0或者深度城市化,供给侧主要是工业化的4.0和信息化的2.0。投资要投研发驱动的、并购驱动的、原生的科技。军工、生物医药、保健、安防里头大市值的公司会成为追逐的标的。

个人简介
东方证券首席策略师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