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市场”和“厉股份”都成就不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钟建民 原创 | 2018-12-27 14:16 | 收藏 | 投票
今在大人论坛,看到了水浪的文章《从“吴市场”向“厉股份”转变的思考》(https://bbs.pinggu.org/thread-6842431-1-1.html)。文章谈到“吴敬琏多年来一直大力提倡以市场化、法治化为导向的经济改革,并几十年如一日为改革开放、为市场经济不懈呼吁与努力,被世人誉为‘吴市场’;厉以宁因论证并倡导中国股份制改革,以及在实践中取得巨大成就,被世人尊称为‘厉股份’。”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不论是“吴市场”还是“厉股份”,都成就不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文章谈到:
“12月19日至21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主要负责人分别讲话,透露出2019年改革开放的重大信息。
 在这个会议上,虽然仍然有‘我国经济运行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给侧结构性的,必须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动摇,更多采取改革的办法,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在‘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个字上下功夫’的表述,但在规划2019年重点工作时,着重指出要‘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我国市场规模位居世界前列,今后潜力更大’。”
为什么我国目前的经济会下行?为什么我国要进行供给侧改革?其根源就在于我国的市场化改革,只有市场化,而没有社会主义;没有社会主义的市场化,其结果必然会陷入生产过剩的经济危机。尽管在改革过程中,我们提出了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本目标,但是,以“吴市场”为代表的、推行市场化改革的经济学家们真的知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性质和特征吗?回答是否定的。因为他们不了解社会主义经济实体的性质和特征,从而也不能了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起主导作用的基本规律及作用方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相同点是价值规律起着调节社会生产的基本作用,但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价值规律是与剩余价值规律和按资分配规律的作用结合在一起的;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价值规律则是与消费价值规律和按劳分配规律的作用结合在一起的。很显然,包括“吴市场”在内的经济学家们显然不了解两种市场经济的共性与个性,按照他们的主张,不过是复制西方国家的市场经济体制而已。
为什么我国目前的经济会下行?为什么我国要进行供给侧改革?其根源就在于我国的企业改革走上了产权改革的道路:公有制的一统天下打破了,中小型国有企业私有化了,乡镇企业私有化了,仅存的少数国有企业则进行了股份制改革。这一系列改革导致了严重的两极分化,使大多数的劳动者处于相对贫困的状态。产权思路的改革就是要建立全面体现资产所有权的基本制度。而所谓的资产所有权,也就是凭借资产所有者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获取企业生产成果的权利。因此,在产权制度条件下的生产是以资产增殖为目的,它所形成的生产方式,就是剩余价值生产方式。这就从根本上决定了我国必然会陷入经济危机。剩余价值生产方式,本质上就是资产所有者利用占有的生产资料吸收劳动者剩余劳动的方式。它具有两大特征:第一,这是体现少数人利益要求的生产方式;第二,这种生产方式必然会造成两极分化。在剩余价值生产方式中,资产所有者的目的不是取得一次利润,而是谋取利润无休止的运动。这种运动决定了高投资的必然性,决定了生产过剩的出现是不可避免的。另一方面,与这种谋取利润的无休止的运动相对应的是,剩余价值生产的性质又决定了劳动者的相对贫困。从1983年到2005年,我国劳动报酬占GDP的比例从56%下降到36%,从2000年到2007年下降了11.66%,就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我国有13亿多人口,其中劳动者人数占60-70%左右。劳动者报酬的不断下降,就意味着,随着我国经济总量不断增加的同时,我国90%以上的人口的消费水平相对而言是不断下降的。经济总量越来越大,而绝大部分人的消费水平却越来越低,发生经济危机是合乎情理的结果,不发生经济危机那才是怪事呢。剩余价值生产方式必然会导致生产过剩的危机,这是资本主义社会产生以来几百年历史所证明了的。这是稍有经济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的。为什么我国的经济改革会走上产权改革道路呢?为什么我国国有企业改革会走上股份制的道路呢?这是因为以“厉股份”为代表的经济学家不懂得我国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基本特点和性质,不懂得股份制的基本特点和性质,从而犯了方向性错误,误导了改革。
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在建立了劳动者当家作主政治体制的环境下,在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上的企业,其基本特点是只有人格化的劳动者,没有人格化的资产所有者;只存在劳动所有权的利益要求,不存在资产所有权的利益要求,只能作为独立的劳动实体存在和发展,不能作为独立的资产实体存在和发展,但是,股份制却是以资产所有者为主体、全面体现资产所有权的、适合企业作为独立的资产实体存在和发展的企业制度,它与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的基本特点与性质是根本对立的。因此,建立了股份制的国有企业与改革前的国营企业其实没有性质的区别,依然是一种病态模式。
从经济形态上来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础是不同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础是以独立的劳动实体的存在和发展为基础的,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以独立的资产实体的存在和发展为基础的。但是,不论是“吴市场”还是“厉股份”,他们都没有能够认识这种根本性的区别。
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这是中国经济学家必须要独立完成的作业。但是,“吴市场”和“厉股份”并没有认认真真地做作业,而只是抄作业而已。抄作业是永远都抄不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
一句话,不论是“吴市场”还是“厉股份”,都成就不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2018年12月26日
 
 
 
 
个人简介
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主要理论:劳权经济学;关于政治经济学理论的批判;经济实体理论;国有企业改革理论等等。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