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应为“夜壶论”将房地产发展与实体经济发展对立调控,而应另辟蹊径。

胡伟新 原创 | 2018-12-29 07:57 | 收藏 | 投票

 编者按:在当前的中央对房地产被迫调控打压和实体经济去杠杆的两项重磅政策打压下,再加上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经济封锁和军事封锁,GDP处于下行阶段,我们有必要反思,西方的调控思维是否存在根本性的思维盲点?我们能否提出一个悬赏题目:难道就没有更好的调控方式,能够既让巨量的库存房屋适当满足到老百姓的购房需求,而且房地产企业不会倒闭,又引导全社会理性资本掉头向实体经济领域迈进,从而达到GDP不降,就业不减,皆大欢喜双赢或者多赢呢?答案是肯定的。笔者在本文中以马克思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为指导,本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思路,提出一种新的既不伤害房地产又不伤害实体经济,同时引导经济向实体转变调控创新模式,希望达到抛砖引玉和另辟蹊径解决问题的目的。

关于房地产调控,目前存在三种理论或者叫学说:

1、一种就是夜壶说:主要以任志强为代表的一大批房地产本行业的从业者和商家。他们认为,目前政府和银行已经被房地产绑架,骑虎难下,唯一不让GDP下降的方法就是放开房价,加大对房地产企业的信贷投放力度,不要调控,所以得出的结论就是房地产还要进行下一轮狂涨,任大佬说了:你现在买不起房,将来应该30年后仍然买不起,房地产就是政府的夜壶,不用也得用。难道政府就只能低能到用夜壶解决撒尿问题吗?显然不是,全面身体调理时代已经到来,显然,这种夜壶观点,已经被广大的无房或者只有一套房占80%的老百姓消费者诟病,也被一大批实业家所诟病,也被实践所否定,因为这样做的结果,就只会导致下一轮的房价疯涨,全民全国企业再次加入炒房大军,结果就是实业全面萎缩,GDP缺乏实际增长要素,房价再次奇货可居有价无市,贫富悬殊进一步拉大,老百姓怨声载道,最后难以为继。最后甚至民心思变,帝国主义国家拍手称快,会出大乱子。所以夜壶做法不能再行,任志强老先生只看到房地产的本行业需求而不顾国民经济有计划按比例发展的极端论也无需再鼓吹了。

2、还有一种就是狠压论:这也是目前正在进行的一种调控思路:其思路就是既然放开不行,那么为了让实体经济回归,就来个全面打击房地产,停止对房地产企业和购房的一切信贷支持放贷,有点竭泽而渔,兔死狗烹的味道,这种做法,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是,也造成了房价的点滴稍许下行,但是,缺房的老百姓仍然缺房,房地产商家却欲哭无泪(笔者亲自跟需要融资的房地产商家做过接触,数亿的房地产物业无法取得贷款,无法变成现金流只能空置),而实体经济就并非万能和马上就能复苏,更不是实体经济就一定是正确经济,因为实体经济也有不是适销对路的产品。这样做的结果,仍然不能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也不能解决曾经为中国经济做出巨大贡献的广大房地产商家生存问题和转型问题,同时也仅仅依靠向实体经济投放适量不高的贷款,也未必能真正推动健康有效的实体经济的发展。本人认为所以目前的这种简单非此即彼调控思维是否合适,是否有点过左,总之本人不敢不可过于乐观。

3:房地产近远期结合发行慈善调控货币论:那么,究竟有什么方法能够不仅解决房地产商向实体经济的转型资金需要,又解决无房老百姓的住房需求(不仅仅是靠廉租房、保障房)呢?同时保证房价不会再次疯涨又不会对实体经济造成损害?答案是有的,那就是跳出资本主义的调控思维,进行社会主义的调控,发挥社会主义国家制度优越性,进行货币的二元论改造,发行一种房产慈善货币,究竟如何操作呢?请诸位有兴趣者继续阅读笔者的上一篇研究过的普遍意义的基础上针对房地产提出的解决市场与计划危机文章并提出宝贵意见反馈------

《如何轻松解决资本主义无法解决的市场经济矛盾瓶颈危机-----二元货币论探索》。

关于房地产调控,回到全部的计划经济和全盘照搬西方思路都不可行。

为什么说房地产全部回到计划经济第一条道路是不可行的?:走以前的完全计划经济的老路吗?因为实践证明:又回到没有赏罚的大锅饭必定难以发挥激发人民群众的生产积极性和创造性,已经被证明了是阻碍生产力发展,是难以成功的。那样做房地产与其说是探索不如说是倒退。

为什么房地产按照第二条照搬西方开征房产税拼命打压是否可行也不可行?:房产税要征收吗?要征收,但是不是现在盲目征收,完全走英美日资本主义的高福利高负债老路为本国私利称霸全球割人民韭菜的老路吗?既不具备经济客观条件,也不具备主观条件(因为我们共产党是为全人类全人民服务的,不是去割世界人民的韭菜的,习主席说了是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既无良心也无发展的可能。,

因此我们只能走第三条道路-------创新和开创社会主义独有的房地产发展模式和规则。规避资本主义发展的固有矛盾,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来发展房地产。

仔细分析一下:难道现在真的进入了房地产生产能力产能过剩时代吗?非也,更多的是区域性和行业性产能过剩,

         我们在回顾毛主席当年产能没有过剩的前提下,都援助了非洲、越南和南斯拉夫、古巴等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今天,我们既然有产能的过剩(很多的产能过剩并不是没有消费者而是没有及时的支付者也造成物质产品的浪费,比如我们曾经看到柑橘不是没有消费者而是没有销售渠道结果柑橘全部烂掉),

           应当怎样调节解决这个房地产市场经济做不到的事情呢?靠以前的计划经济房地产完全免费的派送吗?也不行,那么,怎样解决类似的房地产假性生产过剩呢?这是摆在我们共产党员面前的一道新课题。显然是间歇性的房地产产能过剩为多,而且是房地产假性生产过剩为多,但即使如此,房地产假性生产过剩也给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造成了资金运转不畅,经济的窘境甚至破产,从而导致失业率上升和就业率下降,有甚者甚至造成经济低迷。方法如下:

笔者在此本文试图做一个政治经济学方面的探讨,从全国乃至全球经济长远发展的格局考虑,以房地产间歇性过剩生产力导致的假性生产过剩,发行个人劳动价值链对应全国具备远期倍增可购物(近期可以挂牌交易)慈善货币(币值可与通货膨胀指数CPI挂钩增加),

    主要思路就是要扭转资本主义世界房地产市场中一切以货币作为等价物但是又不是平等的等价物的游戏规则,打造社会主义新的游戏规则:即既要考虑货币等价物作用,同时又考虑如何抵消房地产产能过剩条件下出现的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的负面作用的一种类似虚拟货币的长远回报的慈善债券形式的慈善过剩产品收购货币(币值非恒定随CPI增加每年在央行兑换和电子网上操作可以远期货币市场挂牌交易)

发行社会主义房地产慈善货币主要有两种渠道:

1、第一渠道:个人或消费者按指标合资格购买渠道:,当个人或集体购买这种过剩产品(对于房地产是指不需要受政策限制的免税的房地产部分)的时候,就取得相应的慈善货币,满足了他们慈善需求的币值的时候,除了可以获得相应的过剩产品外,应当可以作为纳税或者社会责任的一种考量,部分或全部抵扣应交税款,或者将来作为信贷抵押物,此慈善货币也可以作为5---10年后的有价可使用购物(5--10年内可以在所有证券市场交易)货币(根据CPI居民消费指数5--10年后可以对抗通货膨胀使用比把钱放在银行合算)再用。

2、第二渠道:房地产商、厂家和商家去库存的渠道,当出现产能过剩的生产企业(对于房地产只能出售给具备购房资格免税的购房者),由于信息和资金不匹配原因一时无法变现所生产的产品的时候,将过剩产品以低于成本价或者全部免费形式经过政府或第三方认证和接收方评估确认支付给无力购买的贫困个人和落后地区,房地产商和厂家可以用房地产产品抵扣慈善币值为福利依据(抵扣部分应缴税款、部分信贷抵押物、5--10年后远期货币)依据作为一种慈善货币币值储存起来(也可以在5--10年后根据CPI涨幅对抗通货膨胀使用比房地产商家和厂家和商家产品放在仓库、空置合算)。

这样的产品不仅包括目前的一些过量生产的房地产房屋车辆,还有一些季节性很强难以长期保存的蔬菜果类水产牛奶等容易过期食品,以及一些落没有季节性后时代但仍然具备50%或者部分使用价值的产品(比如不锈钢制品、款式落后的自行车),都可以采用这一方式改变调控思路。

这些产品仍然有充足客观的社会需求,因为凝聚了社会劳动的价值只是因为一时销路无法解决转换成货币,而政府又不可能用财政来收购发放,更不应该像资本主义社会那样唯利是图的资本家去倾倒到江河湖海当中。

为了避免出现太多人囤积慈善货币,作为社会生产总量社会财富承认的一种形式,可以规定每人有一定的认购慈善币值(具备升值潜力)额度的限制,类似碳排放一样的指标,储存起来,是有价值的:因为购买人解决了国家和别人的资金周转问题,是有价值的善举(避免了企业倒闭和减少了失业促进了就业),所以应该获得回报,比如可以取得国家信贷支持和社会责任的税收抵扣支持依据,或者作为国家承认的一种远期货币在5--10年后可以溢价增值购物(根据CPI国家定期每年公布慈善币值指数,时间越长升值越多,而且该货币在近期可以上市交易)比国家发行债券更有公信力和减轻社会负担)购买社会新生产出来的新产品。相当于把过剩购买力资源以慈善货币形式平移到5--10年后,对于老百姓和慈善家而言比存钱放在银行贬值合算,对政府而言又比政府财政补贴占用纳税人资金合理和合算。

如此则形成了社会主义时代的一种制度安排和游戏规则,

但是有的人可能就会说:这不会助长新的大锅饭吗?会不会产生新的产能过剩呢?会不会造假慈善腐败呢?

答案是有可能的,但是只要我们在制度设计法律设计(类似税法一样变成违法高压线)的时候,注意规避掉这种操作空间,是可以将房产慈善货币的积分副作用降低到最低限度。

但是,无论怎样,都优于政府目前仅靠发放扶贫基金和各类科技支持款项、扶持款项的发放:因为

1、仅仅根据表面书面不确实甚至造假材料发放无息很难归还的各种名目的支持款项和贷款,

2、因为实际的慈善币值取得过程,必须以获得了社会化大数据支持有实际操作购买根基和痕迹为依据,

3、虚报慈善币值造假过程就是违法过程,那么其难度就相当于制造假火车票和假增值税发票那么难就会可行。

 

 

这样做有什么直接好处呢?

 

 

 

1、企业对于滞销房地产产品乐意去库存:因为滞销房地产产品交给国家获得了慈善货币使暂时无钱消费的老百姓获得产品:除去少部分产品作为废品回收,至少有95%以上的产品给了需要但无钱购买的消费者,使企业假性产能过剩完成去库存。因为95%的滞销的产品几乎以免费形式交给了政府或公信力极强的有案可查慈善机构以远期收益的方式赊销或免费派发(具体方式根据产品滞销程度决定币值),获得这些免费产品的老百姓就相当于承担远期慈善货币救助(5--10年后消费老百姓可以用生产或者购买新的产品抵消这个救助也能获得下一期(10--15年之后慈善货币),改变社会财富没有因为金钱周转无门浪费,(因为资本主义的游戏规则限制阻碍实际需要人使用,最后变成假性产能过剩,造成社会资源巨大浪费的弊端)。将产品过剩矛盾通过时间杠杆平抑掉。

 

 

 

2、富人阶层投资渠道增加:因为购买滞销房地产产品(在不需要支付房产税的前提下,如果多套房产的富人自动会放弃购买和炒作)可以取得房地产慈善货币,极大增加了暂时没有消费需求但是又需要投资远期购买需要产品的未来购买力,符合社会财富总量总是不断增加的规律,满足了生产过程中因急迫需要消费的一方没有货币而无法满足,促进社会资源的及时大循环产生新的价值链。最大限度的整合了社会的生产和消费资源,减少了国有和民营企业的倒闭,促进社会再就业。将购买力过剩矛盾通过时间杠杆平抑掉。

 

3、推动人们向善举方向的投资实现社会风气的根本好转,破除拜金主义。改变了以前纯粹做善事没有社会回报和任何社会记录的以前局面,因为那样只会造成雷锋无法生存,好人没有好报甚至破产的局面。

目前全球间歇性的产能过剩已经形成,但是仅仅是对人类简单物质需求(生存需求)文明产品而言,可以肯定,当一个常见物质产品(刚需)产量达到一个台阶的时候,必定会出现假性过剩相对总量(某些地区实际上还没有达到最低需求量满足但因为信息渠道不畅通导致的变现无法变成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对应的货币)和真性生产绝对总量过剩(全国和全球性的最高需求量饱和)。那么,随着人类生和产能力的增加,必定会有大量的产品成为真性过剩(比如大米、豆油、钢铁衣食住行类产品、某些可以批量生产的,少数向品牌高端转化消费)。那么,如何去用货币还是超越货币这个工具来调控继续最低生产或者转换生产呢?这是现在未来社会面临的问题之一,显然,用现有的工具--货币,已经很难满足这种调控需要,换句话说:资本主义的激励生产自私性调控方式,已经顶高到了天花板,无所作为了。必须进行社会全球性的变革。

不应当将房地产发展与实体经济发展对立起来,那样就会犯左倾机会主义错误,历史证明无论是左倾还是右倾都不利于我们党的事业的发展和壮大。

个人简介
价值中国网资深媒体评论员,建立社会主义慈善货币体系扭转资本主义盲目生产导致的产能过剩去库存方略探索第一人,(新资本论》概念提出和研究第一人,数字商战跨界营销研究者,消费资本论与庞氏骗局区分正名落地研究第一人,20…
每日关注 更多
胡伟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