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祸国殃民 “苍蝇”害民殃国

胡志平 原创 | 2018-02-03 15:37 | 收藏 | 投票

东风公司纪律检查委员会:

     本人胡志平,原东风股份、东风报社职工。本人诉东风公司组织人事等部门违规侵权一案在法院经3年多审理,证据和事实均已充分。但本案仍有法律不能过问的有关党的一级组织和党员干部违纪问题(超过法律追究时效)必须追究。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条例有关违纪问题终身追责之规定和杜绝“新官不理旧账”的现象,特别诉请公司纪律检查委员会查清如下事实并向申诉人反馈处置结果。

     一,19887月本人和同批军转干部一起参加了在当时总厂厂部(原二汽劳资处大楼)举行的入职仪式,但时任二汽党委组织部调配科科长顾春水却拖至10月才签发《到职单》允许本人到报社上岗。这究竟是党委组织部组织行为,还是另有其他原因?(注:仪式散场时,有一名不认识的同批军转干部走到我身边传话说“二汽当官的不喜欢送土特产,要么直接送钱”。不能确认传话人与顾有无关系,只认为:我从高级领导机关下到企业,从等同于省级报社下到基层小报,我没有官阶要求,更无必要给任何人送钱。传话人送了多少我不知道。)

二,今查明:198810月到职上班与国家规定军转干部应在930日前被安置到岗——这个日期是政策界限划定日,当时的二汽党委组织部是否知道?请查:调配科签发到职单为什么正好跨界?

 三,1989年,国务院再发1989[52]号文件,特别补充规定1988930前未能按时安置到岗的军转干部“由于未参加一九八八年军队工资结构调整其工资待遇仍按职级套改”。不按原工资水平套改职级指令十分明确。此文件不发给个人但传达给了县团级以上党委。请查:收件人是谁,为何抗拒执行?

 四,19885月,总厂人事副厂长李树兴特别允许秘书郑红让本人看到他签批的“二汽报社人才尚缺,请组织部调配该同志到报社”的意见,为什么组织部调配科顾春水前往武汉不为我调档,却把档案故意介绍给郧阳地委军转办(驻十堰市的地委机构)?

顾的别有用心迫使大军区政治部不得不派遣军队湖北移交组长邓盛国(师级)亲自到二汽与顾春水交涉并重新调档到二汽。今查明:当时的二汽党委组织部即以此为借口认定本人“不属于国家指令分配性质”。请查:谣言缘起何人?如今继续坚持传此谣言的是哪些人?

本人一个营职干部,且需要由大军区政治部严令湖北省移交组组长邓盛国亲自前往,与二汽交涉重新调档问题(移交组长只负责师团级干部安置调配),这是大军区政治部前所未有的一次举措(注:当时军区政治部干部部确有打算把问题晾晒上交,未料驻省移交组组长见到顾春水时,顾点头哈腰仅用一分钟就完成了档案签收。当时我在场,我鄙视顾这种为人。你若当场拒绝,可听候处理。但既然签字接收就得遵守政治纪律)。阳奉阴违这件事本应引起二汽党委高度重视。现恳请东风纪委调查:此一事件真相是否被组织部调配科隐瞒?

上述违纪调查的政策依据是:11988年国发[63]号文件第二条明确肯定:军队按安置原则派出移交组直接移交军转干部档案可简化程序(据邓师长回忆,当年的组长邓盛国就此在国务院举办的全国军转安置先进经验交流会上登台发言,专门介绍过上述经验)。

2,本人不论转业到二汽单位、郧阳地直单位、十堰市直单位,均符合国务院“就其妻子所在城市安置”的大政策(上世纪80年代,当时二汽党委与地市委平级)。东风人事系统如果在此一问题上不顾大局和国家大政方针,那就是典型的老大作风和山头主义。

况且,我母亲带领全县民工支援二汽建厂时,在那开山建厂的艰难岁月里,如今的东风高管又在哪里?1973年之后,母亲回县就任知青领导小组负责人,他们靠舍家离子艰苦拼搏从二汽带回了100多个招工招干名额,包括后任东风总部机关党委书记的傅小平等百余名知青都享受到了这片福荫,她却把同样是知青的儿子在农村多留两年又送到大西北参军。这位至今健在的九十多岁的离休老干部不会想到,东风厂建成之后会养出顾春水这种忘恩负义的“绝代小人”。

31989年国发[52]号文件继上年度又一次补充规定:1988年军转干部要按职级改套工资。这显然是防止某些单位故意推迟签发到职单的再次规定。这次发文中,明确指出按职级套改是因未参加1988年军队薪资改革,其薪资水平很低。问题是你已经错了还要为达到目的屡屡再错;问题是历史上已经错了还要坚持错误不认错不改错。

4,我国2001年以前从来没有“军队转业干部自主择业”的概念,所有军人都是“计划安置”或者“复员回乡”两个概念定性。请纪委告知东风高管队伍不要用后来的政策概念解说以前的历史。大裁军时期的所有转业干部都是在国家大政策允许范围选择单位。

5,我从领导机关下到企业,没有因来自好单位和拥有中等专业技术职务自觉高人一等提出额外要求,我牢记首长嘱咐“不要因来自高级机关又有省移交组组长亲自负责安置你,你就提出过高要求”。我不提过去的功劳和荣耀,以普通军转干部身份融入东风为东风效力,做出了这家基层小报从未有过的突出专业贡献。连续多年被同事无记名投票选为东风总部机关先进工作者、中国汽车行业优秀新闻工作者,获得全国新闻奖和湖北新闻奖等30多项。本报业务之外的业余对外报道在省以上主流报刊发表东风新闻仅头版头条20多篇。我对得起东风。

本人成长于集体主义年代不善于自我价值衡量。如果一定按市场价衡量,我入职东风前10年业余投稿仅发表的20多篇东风正面新闻头版头条(三分之一大篇幅)占广告位价值超过600万元,相当于东风处级高管30年的年薪。上述业绩,当我被除名后再无东风第二人。

6,但是,这26年间,我并不知道因党委组织部调配科秘密低套东风职级并以高工资水平掩盖本人国家职级与东风职级的对应关系,导致本人从入职第一天起,就已经彻底丧失了个人前途发展通道。

如今知道:低职级与本人档案记载的优秀资历(包括年龄、营职、大专学历、1987年评定的新闻中级专业技术职务资格以及后来评上高级专业技术职务等)均存在不能与工资职级对应的疑问。“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如果东风组织部相信顾春水,那无疑,我就是“假的”。当档案中假造的低到极限的东风职级被视为“可信”时,本人档案中的所有优秀资历即被后来用人查阅者疑为“假造”。

难怪入职东风前十年历次被东风其他部门推荐本人担任新职,结果都不了了之。2014年,将退休的原东风高级智囊团队——东风经研所领导董吉安在回答有关“像胡志平这种人才为什么没早发现使用”的提问时,说:“1991年就发现了,查档案都好,但是职级太低了!经研所选的人才要求职级高一些。”那时,东风高管已经人人意识到高管拥有“资方地位”必须对普通员工严守职级秘密。这唯一有证人显示的一次前途受损,不过是我东风26年生涯中的冰山一角。

早在1987年,我被大军区职改委评审并授予首批新闻中级专业技术职务资格时,我已经预见到我的三篇国家级刊物专业论文超越了学历限制,我和新中国被“文革”耽误的老一批新闻工作者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未来高级职称评审也将同他们一样不会再有学历和外语成绩限制。也因此,我对本人所从事的专业学历已经看淡。我不怕说实话,包括现有的大专学历,也是在兰州大学插班报名考试(插班之前未考的各科成绩视为与上年考试不合格同学一起补考),我仅用一年时间就完成了新考补考各门单科合格的累计学分制,并拿到毕业证书。

拿本人学历与多数高学历相比永远比不出优劣。高等教育考场胜算的经历,使我较早醒悟文凭与能力有天壤之别。从此认为:在高校,很多人容易跨越考场栏杆成为学霸应试霸且不足挂齿,而能够健全人脑思维功能的顶尖人才才是极少数。后一个标杆成为我一生追求。

在与前辈的同一起跑线上,我与老一代新闻工作者比也有区别:我有高级领导机关内部参考书阅读条件较早接受西方先进科学。

1986年,当我把“系统论”思想引入“采访模型框架设计”研究时,今天的新闻学术界名人还都是刚刚考入大学的学生。

2002年,当人民大学一博士生以其20万字毕业论文《新闻事实论》获得博导优评时,我把1991~1996年在省新闻学术刊物陆续发表的以研究新闻事实为基础的论文合并阐述之专著交给他审阅,他给了令人意外的评价,从此,他未再遵循博导评语自视第一人。

2005年,当清华大学一位博导(从新华社转行)在自己网站称研究新闻事实已有3万字突出成果时,我通过网站留言告知:我有研究新闻事实近70万字专著出版,请留意。这位名人悄然放弃了该领域研究。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在新闻事实学专业领域里,没有高校老师有能力做我的老师,我也不可能再把新闻高学历视为自己的学识符号。

上述提到的2003年出版的《新闻写作创新智慧》一书,以研究新闻事实为基础阐述新闻写作原理,被学界视为第一部全面跳出一般写作知识框架专属于新闻写作技能的专著。我本人不出名,但这本书除在一心追求引进西方新闻教材的清华以外的其他高等院校及学子中却有影响。中山大学列为新闻学必读书。中科院新闻所曾引为培养研究生的参考书目。2005年以前国家文献索引可检索出百余篇论文引用并参考我撰写的著作。我被东风报社开除公职后的1999~2010年,先后有三名东风报社退休主编拿到了本书电子版讲义,通过试讲,荣登北京、上海等地大学讲台。他们都有东风花钱培训的学历也有职级职称。

对学历无所顾忌的我,一直朝前走。却未料,我的东风生涯拜“苍蝇”顾春水所赐的假东风职级,导致本人档案资历中首先受到怀疑的是新闻中级职称资格。此后,职务、职称晋升全部停摆,却不明原因;人生、家庭一再遭遇变故,却找不到祸根;本应受到尊重的过去的那些令人敬佩的工作经历,却面对的是莫名的鄙视和人人无语。

都懂得:如果人人知道你有冤情,自然有人帮你;如果档案把你搞得说不清,你所面对的将是人人沉默。1997年,我终于赶上湖北省最后一批外语成绩不作为评审高级职称条件的机会,谁能想到,获得省评委通过的结果触发了顾春水埋下的雷。按东风高知对应东风职级必须在本人低职级上跳跃四级对应(如果1988年顾没有违纪,1997年的最差结果也只需要正常晋升一级对应)。我不知道档案跳了四级却被新任总编发现视为严重违反厂规开除公职由于当时东风职级仍在严格保密,开除公职没有行文没有告知原因,以变相除名驱离东风)。

如今知道:这后半生即便我走遍全国也属于可疑人才。在全国党员干部中,档案被秘密改成“可疑人才”的独我一例!后人将会发现:因顾春水的违纪作为致国家在意识形态领域多走了20年弯路。

      上述数个违纪线索是造成此后本人陷入一系列冤案的祸根,本人半辈子的恶劣境遇缘起于此。我不愿看到东风人事在对上方面会出现系统性问题。(此前法院审理此案案情已致信公司党委,本申诉是就违反政治纪律问题的专门申诉,烦请告知党纪党风第一责任人。)

 

     申诉人:              胡志平,2018125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没有高学历,也没有名人标签,但有《智慧论》烂熟于心。读书数千卷,行过万里路,用此生举起智慧的旗帜,守望着国家一天比一天更好,守望着学界不再用单一形式逻辑艰难创新。 (本网站享有著作权,禁止转载)
每日关注 更多
胡志平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