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场的四种死法

郑磊 原创 | 2018-02-09 09:2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投资心理 行为金融 

郑磊

     A股,经常会出现个股“闪崩”的现象,由于有跌停板的限制,这个价格崩溃过程可能会在瞬间完成,投资者其实没有太多反应时间。而大盘崩溃,则往往是有先兆和持续过程的,我们重点分析一下这个崩溃过程。

沙堆塌陷

有个常用的比喻是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根稻草果真有这么大的威力吗?很难理解。但是很多人都玩过堆沙堆的游戏,可能对沙堆怎样塌陷会有切身体验。

开始时,我们从上往下倒沙子,很快就能看到一个沙堆出现了。这就像股价攀升的过程。接着再加沙子,会发现沙堆的边缘的沙子会滑落,而沙堆的高度并不见增长,甚至会变矮一些,而滑落的沙子散落在沙堆四周。这类似股价到底顶部区域的高位震荡盘整状态。这时候,我们知道需要小心操作了,一点一点地往沙堆顶部加沙子。

当顶部越来越高,越来越尖时,就达到了一个越来越不稳定的状态,再加一粒沙子,可能就会引起小范围崩塌,而沙粒之间的项目摩擦可能带动更大面积的塌陷,甚至整个沙堆顶部都跌落下来,这就像股市的下跌过程。沙堆的塌陷不是一粒沙造成的,但确实一粒沙引发的。一粒沙没有站稳,引发了联动反应,导致整个沙堆塌陷。

开关转换

形容股市的转折,也可以用“开关转换”的比喻(引自扁虫鱼的说法)。股市就像密密麻麻布满了无数个灯泡的房间。每个人都能看到有多少灯是亮着的,有多少灯是灭的,而且每个人手里都可以控制其中一只灯泡的开关。

然后,游戏开始了。在第一盏灯被点亮之后,越来越多的人跟着按下手中的开关,房间越来越明亮。这就像股价从底部开始爬升的过程,开始按亮电灯的人可以在中途选择退出,按灭灯(套现离场),但是这样做的人并不太多。所以股价沿着上升曲线攀升。人们以亮灯或者不亮的灯有多少,判断是应该按亮还是摁灭灯。这就是随大流。

每多一盏灯被摁亮时,就证明了“亮灯”是正确的,促使更多的人去摁亮自己的灯,没亮的灯变得寥寥无几。最终屋里几乎没有几个不亮的灯泡了。股价已经到了相当高的价位了。即便再多点几盏灯,也不会让房间更亮了。市场似乎快达到静止状态了。实际上,市场不可能静止。

此时开始有人试着获利套现,开始卖压还不算大,甚至有些人会重新加入进来。当市场有了做空机制之后,套利加上高位做空,很容易造成股价快速下跌,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此时“灭灯”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时,慌不择路的出逃导致了股市“塌方”。

信息瀑布

    股市在从顶部低落的过程中,表现投资者表现出了“羊群效应”。就像沙子或开关,如果只是个别人的买入或卖出,由于随机性,不会形成明显的卖出或买入趋势。但实际上,由于在价格顶部区域买入或卖出都更加引人注目,那么很小的外部冲击都可能让市场参与者意识到出现了较明显的变化。投资者之间的相互影响会产生趋同的行为,也就是随大流,而价格顶部的不稳定性无法承受大量的一致抛售行动,从而价格快速跌落。

在股市上,股价大涨小回调,不断上升构筑顶部。越接近顶部,涨幅越小,回调也应该越小。而一旦在单位时间内出现较大数量的灭灯(回调变大、变快),可能会引发价格雪崩。事实上,在股市顶部区域,各种猜测和小道消息会更多,由于大家都有股市转折的预期,而都在猜测转折点在哪里,因此也更关注细微的买卖动态变化。

行为金融理论里有一个信息瀑布(BHW)模型,模拟了负面信息引发股市崩塌的过程。投资者会根据前面投资者的行动判断是否应该跟随。当看到一个投资者看跌股市而卖出时,这个投资者会跟随卖出,而另一个投资者看到这种情况,也会跟随卖出,这样就形成了一个相互传递的卖出的链式反应。而我们这里还只是讨论的一条线上的投资者的从众行为。实际上,当有人在股市高位卖出时,他旁边的不少于一个人会跟随,而这个人又能影响到他身边的人,可以推想,这样会形成一个指数级增长的卖出人数,在很短时间就能汇聚成一股抛售的洪流,形成巨大的卖空力量。此时,即便还有一部分投资者抱有幻想,也难以阻止大市跌落。

每一次上涨和回调,都是投资者在贪婪和恐惧心理之间摇摆的结果。这汇成了市场的情绪。当市场出现大范围恐慌之前,总有一个多空转换点。实际上,由于卖出和买入的羊群效应发展的速度极快,只有提前撤离,投资者才能避免不由自主地被市场裹挟。这也是趋势投资者为什么不应该估顶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在市场顶部是瞬息万变的,以那样高的风险获取有限的收益,既不合算也不很明智。

机器羊群效应?

这个说法本身会引起歧义。这是因为羊群效应本来是个心理学研究对象,限定的是人的心理,而不是机器。之所以我提出这样一个说法,主要是因为金融市场出现较大比例的程序交易和量化交易,以及被动型指数投资和一些对冲策略。特别是美国,据估计,美股市场上的这类自动交易占比可能接近甚至超过50%

自动交易会在一些控制指标的设定条件被触发而自动发出买卖指令。这种情况如果出现在下跌市场,则会抛售量遽然间急剧放大,导致流动性衰竭,使得市场被迫进入不断下跌,不断触发自动抛售的恶性循环。我把这种情况称为机器羊群效应。

机器羊群效应触发的抛售很快又会和人类的羊群效应发生叠加,这就是美股市场上正在发生的事情。不管是人类投资者率先抛售,还是程序设定的抛售指标被触发,一旦开始抛售潮,就很快形成了链式反应,使得市场会在人们反应不及时,迅速瓦解崩溃。

金融是国家重器,却不是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如果一国经济中金融市场规模过大,容易出现金融绑架实体经济的情况。美国就是如此,所幸美国此前一直是全球政经第一大国,美元是拥有垄断地位的强势货币,美国的金融可以支持或者依赖于全球市场这个大池子进行缓冲。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在发生本质改变。美国给了中国一个重要的启发,这也是中国金融去杠杆的一个原因。只是在去杠杆过程中,监管机构一定要清醒,因为一旦金融绑架了实体经济,那么市场的表现并不完全取决于经济基本面。市场本身具有摧毁经济的巨大威力,这个过程要缓慢有序地释放。不要天真和简单地以为经济基本面好,金融市场就不会出大问题,否则悔之晚矣。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战略与资本市场资深专家,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荷兰maastricht管理学院mba。email:prophd@126.com, qq:401016706
每日关注 更多
郑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