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货币政策要“保持定力”

鲁政委 原创 | 2018-03-15 17:2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货币政策 

  十九大报告指出,我国已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代,未来三年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由此,三大攻坚战将成为决定2018 年我国经济和政策走势的主要外生变量。

  从三驾马车来看,出口预计将继续受益于全球经济的良好景气,但人民币汇率持稳、国内环保成本的上升,也会抑制出口能力的充分释放,2018 年出口增速会略低于2017 年。

  投资增速也将有所放缓,房地产平稳减速,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更加明显放缓,制造业投资震荡中略有加快。消费增速有所提高。总体上,预计2018 年实际GDP 增速6.6%, 较2017 年的6.8% 小幅放缓,2018 年名义GDP 增速在9.2% 左右,预计较2017 年的11.1% 有所下降。

  对于物价来说,化解企业债务风险以及污染防治或继续支撑工业品价格,但高基数将使2018 年的PPI回落到3.5%。2018 年农产品价格或进入上行周期,从而推高CPI 至2.2%,这也会有利于农村精准脱贫。总体上,“去杠杆”需要一定物价上涨,但货币“控总量”会令通胀总体保持温和。

  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这三大目标将成为2018年经济政策的基本出发点。

  监管无死角

  宏观审慎下,严监管氛围不改。无论是2017 年召开的全国金融会议中李克强总理提到的“强化金融监管的专业性统一性穿透性,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还是十九大中“一行三会”官员的表态,都表明了2018 年严监管的趋势,监管无死角!

  强调监管协调。2017 年11 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成立。周小川行长10 月16 日在2017 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指出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重点关注四方面问题:

  第一,影子银行;

  第二,资产管理行业;

  第三,互联网金融;

  第四,金融控股公司。与其相关的监管政策可能在2018 年进一步推进细化。

  问题导向下,2018 年的监管重点:完善公司治理、同业业务、理财业务、表外业务等,强化资本约束和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纠正“脱实向虚”,强化对实体经济的支持,特别是普惠金融。

  第一,2017 年上半年针对银行的监管主要指向同业、理财、表外等前期问题突出的领域。由此我们也分别看到了同业业务的萎缩、理财余额的下降以及各类资管产品增速的快速回落。2017 年11 月17 日, 央行联合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外汇局等部门,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按照资管产品的类型统一规制,监管再下一城。由此可见,严监管是大趋势,而且是持久战。未来资管监管统一规制细则的明确、同业存单正式纳入同业负债口径接受MPA考核、“三三四”自查后政策的落地等,都意味着2018 年前述领域收缩态势仍将延续,2018 年商业银行将继续面临收缩同业负债和同业资产的压力。

  第二,资本约束压力在2018 年或将进一步凸显。首先,监管要求进一步提高。

  根据巴塞尔协议Ⅲ的监管要求,在2018 年末,各类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要过渡到其规定的水平下,我国银行已提前达标,但面临持续维持的压力。其次,在穿透式监管下,资本约束压力进一步加强。再者,MPA 监管下更强的资本约束压力。

  第三,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作为金融监管体系的有效补充。周小川行长无论是在G30 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还是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的文章中,都指出了要加强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

  货币政策保持定力

  整体来看,2018 年货币政策将保持“政策定力”。政策对于经济增速波动区间特别是下限的容忍度将更大,未来政府更关注的是结构的优化,就需要“保持战略定力,持之以恒推动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所以即使经济增速放缓,货币政策配合放松的必要性或将减弱。

  降低宏观杠杆率要求M2 增速不显著高于甚至低于名义GDP 增速。如果GDP增速目标被淡化或者下调,M2 增速可能随之淡化或者下调。考虑到2018 年名义GDP 增速可能低于2017 年,2018 年M2 增速目标可能为11.0%,较2017 年的12.0% 下调1.0个百分点。

  而2018 年M2 实际增速可能较2017 年有所回升,达到10.4% 左右。历史数据显示,企业存款增速下滑是影响年M2 增长的主要因素,而企业贷款和债券余额增速领先企业存款增速约9 个月。企业贷款和债券余额增速自2017 年3 月起出现了企稳迹象,这将对2018 年的M2 增速形成支撑。

  官方所释放出来的信号都显示出了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取向在2018 年不会发生根本性改变,除非出现超预期因素,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的概率不大。

  对于货币市场利率来说,上调逆回购利率必要性不大。央行的多目标意味着利率水平不能过低,也不能过高,需要央行的配合调节来稳定资金利率。

  货币市场利率仍将多波动。在“去杠杆”的大环境下,保持流动性的适度波动有助于推进去杠杆的进程。确保期限利差不能过大意味着资金利率必须保持一定的波动性。

  为配合金融机构去杠杆,降低对批发性融资的依赖,2018 年准备金政策存在继续调整的可能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政策的放松。

  定向降准新规释放的流动性有限。为了进一步降低商业银行对批发资金的依赖、减少金融体系的脆弱性,仍然有必要降准以释放长期流动性。为了避免降准释放宽松信号并引导信贷进一步向普惠金融领域倾斜,央行一种可能的选择是继续完善定向降准框架,使支持普惠金融、绿色金融的银行获得额外的降准。此外,如果未来进一步将资产规模5000 亿以下银行的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考核,不排除降准窗口会再度开启。

  2017 年11 月外交部表示,“中美双方愿进一步加强宏观经济政策包括财政、货币和汇率政策的协调……”这意味着人民币对美元可能维持相对稳定,但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仍可能贬值,使人民币有效汇率高估进一步修复。

  财政政策从稳增长到扶贫和环保

  首先,“精准扶贫”应该是2018 年政府的硬性目标。其次,在政府控杠杆的背景下,“精准扶贫”或对“稳增长”造成一定的削弱。在政府杠杆保持平稳的约束下,2018 年政府用于扶贫资金或对固定资产投资造成4.5 个百分点的挤出效应。

  再次,“防治污染”亦是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三大攻坚战之一。2017 年1~10 月,全国一般公共财政支出中的节能环保支出累计同比增长28.0%,显著高于全部财政支出的增速9.8%。预计2018 年环保支出增速将维持高位。

个人简介
兴业银行资深经济学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