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法威刑

白贵才 原创 | 2018-04-01 07:02 | 收藏 | 投票

  春秋战国,群雄逐鹿,说到底,比的是人心向背;

  沧海横流,凝微聚众,做到底,靠的是明法威刑。

  一、吴宫教战

  读《孙子兵法》,重温孙武生平,最大的感触是伟大的春秋时代造就了伟大的君王阖闾,伟大的君王阖闾成就了伟大的将军孙武,伟大的将军孙武写就了伟大的《孙了兵法》。

  春秋末期,公元前515年,“专诸刺王僚”,阖闾即位吴王。经伍子胥引荐,孙武献上《孙子兵法》。阖闾阅后十分欣赏,但孙武毕竟只是一介草民,而且在诸侯国间雄辩善谈的说客很多,他们往往缺乏真才实学,因此对其能力半信半疑。吴王不知道孙武是不是只会纸上谈兵,为了避免日后瓦釜雷鸣,必须考验一下孙武。(只是吴王没有想到的是这次考验让他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美人)于是吴王让孙武训练后宫的几百名宫女,并由吴王最宠爱的两名妃子任卒长之职。开始操练后,队伍一片混乱。虽然孙武三令五申,但是众宫女根本不理孙武的号令,嬉戏打闹如“过家家”,“妇人复大笑”。孙武无奈,“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吏士之罪也。”于是孙武命人将作为卒长的吴王的两名爱妃押至断头台,要斩首示众。吴王从高台上看到要斩杀自己的两名爱姬,“大骇”。下令说“寡人已知将军能用兵矣。寡人非此二姬,食不甘味,愿勿斩也。”孙子回答“臣既已受命为将,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便当场斩杀了吴王最宠爱的两名妃子。当孙武再次击鼓发令时,众宫女即时变得严肃起来,仿佛是瞬间就变成了训练有素的“战士”,进攻后退,合乎规矩,左冲右突,阵形整齐。事后,吴王虽然“食不甘味”,但还是做了一个伟大的君王应该做出的明智选择,重用孙武——任命孙武为吴国将军。此后,孙武南征北战,为吴国立下赫赫战功,也在时代的大潮中完善的实践了自己的兵法“十三篇”。伟大的君王为后世留下了千古传奇,伟大的将军为后世留下了《孙子兵法》。

  二、人性炼狱

  战争就是人性的“炼狱”。“《春秋》之中,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 (《史记·太史公自序》司马迁著)

  在这个由荒蛮时代向文明时代转折的过程中,霸主迭起、百家争鸣,人性中的每一个角落都得到了充分的展示与洗涤,人性里的每一个棱角都得到了充分的暴露与打磨。人类智慧的本能让那个时代的智者得以充分的实践与思考,并用文字记录下了他们的所思所想。孔子的“儒学”、老子的“道学”、孙子的“兵学”等等,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其中无数被实践证明了的伟大的思想,为博大精深的华夏文明奠定基础,尤如阳光雨露一般,造福千秋万代。在这样一个视角里,人性的进化,或许可见一斑。

  回望华夏五千年苍穹,文人墨士,星辰璀璨,宏篇大作、层出不穷,但《孙子兵法》的光芒,分外夺目。《孙子兵法》来源于人性的“炼狱”,却又超越了人性的“炼狱”。九天之上,九地之下,应时入世,以战止战。让我们看到了2500多年前智者的思绪,尤其是对人性“炼狱”之后的透视;也让我们看到了人性的本质,人性不过是天性与地性、物性与理性的返照与映射。“炼狱”的过程或许就是让此“四性”重新平衡的一个过程。

  痛过始知安乐,失去方懂拥有。《孙子兵法》就是战祸的废墟中成长出来的一朵美丽的鲜花,尤如一束明光,置于黑暗的时空里,更显光明。

  三、明法威刑

  “孙武弑妃”的事例完美的诠释了“明法威刑”的深刻意义,“鼓停行未整,刑举令方崇”。明法于前,威刑其后,则可凝沙成塔,锻铁成钢。明法为刃,威刑为背,合二为一,方能铸就屠龙宝刀,倚天而立。谁有了这样的屠龙宝刀,谁就可以将人心凝成钢铁;谁能将人心凝成钢铁,谁就能所向披靡,立于不败之地。

  然而时代的限制,使得孙武只能寄希望于伟大君王的明智抉择。如果没有了伟大的君王阖闾,或许这个世界上便不会有千古传颂的《孙子兵法》。即使是伟大的君王阖闾,即使有孙武的直言进谏,在吴军灭楚进入郢都之后,阖闾所做出的不得人心的决策也是比较狭隘与低劣的,而这与孙子兵法背道而驰。正因为如此,当伟大的君王阖闾死后,孙武感到了自己心中对战争的深恶痛绝,看到了未来的不测,不得不选择了离开,隐退著书,即使树欲静而风不止。因为继位的新吴王夫差,不再是伟大的君王。伍子胥的最终问斩的遭遇和卧薪尝胆的越王勾践惊世骇俗的反转反证了孙武的先见。令出君王之口,终究可以朝令夕改,因为人的思想是变化的,不同人的思想也是不一样的。但是,如果令出“法典”之口,则是可以一以贯之的。历史昭示,法律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法治社会是人类最伟大的进步。

  四、历史考证

  吴宫教战中“孙武弑妃”的事件在历史上应该是确实发生过,因为在司马迁所著的《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中有明确的记载。唐朝诗人林藻也有《吴宫教战》留世。

  (一)《史记》之《孙子吴起列传》(摘自古诗文网)

  孙子武者,齐人也。以兵法见于吴王阖庐。阖庐曰:“子之十三篇①,吾尽观之矣,可以小试勒兵乎②?”对曰:“可。”阖庐曰:“可试以妇人乎?”曰:“可。”于是许之。出宫中美女,得百八十人。孙子分为二队,以王之宠姬二人各为队长③,皆令持戟④。令人曰:“汝知而心与左右手、背乎⑤?”妇人曰:“知之”。孙子曰:“前,则视心;左,视左手;右,视右手;后,即视背。”妇人曰:“诺。”约束既布⑥,乃设钺⑦,即三令五申之⑧。于是鼓之右⑨,妇人复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复三令五申而鼓之左,妇人复大笑。孙子曰“约束不明,申令不熟,将之罪也;既已明而不如法者⑩,吏士之罪也(11)。”乃欲斩左右队长。吴王从台上观,见且斩爱姬,大骇。趣使使下令曰(12):“寡人已知将军能用兵矣。寡人非此二姬,食不甘味(13),愿勿斩也。”孙子曰:“臣既已受命为将,将在军,君命有所不受(14)。”遂斩队长二人以徇(15)。用其次为队长,于是复鼓之。妇人左右前后跪起皆中规矩绳墨(16),无敢出声。于是孙子使使报王曰:“兵既整齐,王可试下观之,唯王所欲用之,虽赴水火犹可也。”吴王曰:“将军罢休就舍(17),寡人不愿下观。”孙子曰:“王徒好其言(18),不能用其实。”于是阖庐知孙子能用兵,卒以为将。西破强楚,入郢,北威齐晋,显名诸侯,孙子与有力焉(19)。

  注释:①十三篇:指孙武撰写的《孙子兵法》,也叫《孙子》,是我国最早、最杰出的兵书。现存《孙子》十三篇是《始计》、《作战》、《谋攻》、《军形》、《兵势》、《虚实》、《军争》、《九变》、《行军》、《地形》、《九地》、《火攻》、《用间》。②小试:以小规模的操演作试验。勒兵:用兵法统率指挥军队。勒,约束、统率。③姬:侍妾。④戟:古代青铜制的兵器。具有戈和矛的特征,能直刺,又能横击。⑤而:你的,你们的。⑥约束:用来控制管理的号令、规定。⑦设钺:设置刑戮之具,表明正式开始执法。,铡刀,用作腰斩的刑具。钺,古兵器,刃圆或平,持以砍斫。⑧三令五申:多次重复地交待清楚。三、五是虚数。⑨鼓:击鼓发令。⑩不如法:不按照号令去做。(11)吏土:指两个队长。(12)趣:通“促”。催促。使使:派遣使者。(13)甘味:感觉到味道的甜美。(14)这二句的意思是将帅领兵打仗,应根据实地情况充分发挥自己的指挥才能。君主的命令可以不接受,以免受到牵制。(15)徇:示众。(16)中:符合。规矩:校正圆形和方形的器具。绳墨:木工用以正曲直的墨线。这里均借指军令、纪律。(17)就舍:回到宾馆。(18)徒:只。(19)与:参与。

  (二)《吴宫教战》,作者:林藻,字纬乾,莆田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唐顺宗永贞中前后在世。

  吴宫教战强吴矜霸略,讲武在深宫。尽出娇娥辈,先观上将风。

  挥戈罗袖卷,擐甲汗装红。轻笑分旗下,含羞入队中。

  鼓停行未整,刑举令方崇。自可威邻国,何劳骋战功。

白贵才 的近期作品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