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非逆势而来

胡月晓 原创 | 2018-04-12 11:5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中美贸易战 

  新国际经济关系与迟到的贸易战

  在国际经济史上,新世纪的一个显著变化是:危机期间没引发贸易战,经济复苏时贸易战风险却剧增。市场将这种特例归因于美国领导人的特立独行,对此笔者并不敢苟同,实际上这种迟来的贸易战是当前新型国际经济关系下的产物,迟到的贸易战威胁并非逆势而来!

  在资本主义发展史上,经济危机常带来“以邻为壑”——为转嫁国内危机,各国通常千方百计提高国内市场门槛、同时加大对外开拓力度,汇率竞争、关税和非关税谈判、甚至战争手段,无所用之不及。就大部分人有记忆的最近2次危机来说,危机期间国际竞争的方式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引发了传统的汇率贬值战,所幸中国坚持了人民币不贬值的承诺,才使汇率战没扩展;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国际货币战却由贬值变成了升值,开拓市场的贸易战让位于吸引资本内流的金融战。可以说,本次金融危机期间国际经济与国际金融领域与以往不同的反应方式,标志着世界经济版图中新型竞争秩序的建立。

  经济一体化和金融全球化,改变了国际间经济和金融的交往方式。具体来说就是,国际经济中国家之间的分工主导模式,由行业间分工转变为产业链内分工;跨国公司的发展和投资的全球布局,使得国际贸易及其带来的资金流动,日益和价值的国际分配脱节。一个常见的例子是,一种说法是中国出口一部iphone手机,价值约180美元,中国仅得其中的约3%,即6美元,但却收录了接近整机价值的贸易顺差。

  显然,国际贸易战已不再是国家间经济竞争的主流方式,全球化发展已使贸易战在国际经济领域中逐渐消退。这不仅是国家间政策协调增强,而且更是各国间经济融合高度发展的结果,这意味着贸易战中无赢家,贸易战的最好结局也就是“杀敌一千、自折八百”!这种结果带来了国际竞争秩序的新变化,金融竞争超越了商品竞争,对资本的吸引力取代商品竞争力,成为国家经济实力的最重要标杆。

  中国为何强硬回击

  危机期间国际政策间的协调难度通常增大,“以牙还牙”式的针锋相对策略实际上是一种理性应对方式:危机期间市场竞争加剧,市场通常处于买方市场状态,汇率变动和关税冲击等不利变动通常只能由出口国(卖方)消化,或者绝大部分要由出口国承担。在当前资本全球布局、经济全球化深化发展阶段,产业链内的国际分工体系下,各国都有向产业链“微笑曲线”两端竞争性发展的动力和主观愿望,原先占据产业链“微笑曲线”两端的经济体在面临“挤出”压力时,必然会有强烈反应,这个反应不是传统的周期性危机应对反应,即不为转化危机,只为维持分工优势。这种压制后发国家分工进化的反应,必然是深思熟虑后地针对性举措。

  贸易战不论采取何种形式(竞争性贬值、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等),实质都是对出口国市场的供求均衡关系构成了供给冲击,使得出口国商品的供给曲线向上移动。由经济学上的分析可知,供给向上冲击的结果是需求下降,但当出口国是发展中国家时,对外部市场的依赖常使得发展中国家忍气吞声,发展中国通常只能出让部分利益以换取发展机会和保留部分市场;贸易战引发的激烈对抗通常只发生在实力近似的发达国家之间。

  笔者认为,此番中国对美国发起贸易战的强烈对抗,与过去产业类别和商品品种之间的国际分工不同,当前的产业链分工国际格局下,不应战的隐忍之举,不仅无助于保留发展机会,而且意味着放弃产业升级努力。

  贸易战可退,金融战难消

  可见,美国发起的贸易战,并非逆势之举。特兰普的商人特性,决定了他与传统政治家不同的行事风格,他更直接、更少掩饰。为保持美国在全球产业价值链条中的领先优势,在国际分工中提升最快、发展势头最猛的中国,自然成为美国的头号压制对象。在这种格局下,即使没有公开的贸易战,有意识的大幅度提升贸易摩擦,也是必然之趋势,对此中国应早有预见。实际上,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在奥巴马时期就已呈现了增加之势。且贸易摩擦领域主要集中在中国产业升级最快的领域,如太阳能电池、通讯设备等,对于传统的纺织、钢铁、轮胎等产业,这类摩擦更像是有意创造的掩盖主要目的的陪衬花边,笔者认为因而实际中大都能很快得到有效化解,中方也大概率能胜诉。

  全球化下各国间经济和金融虽然日益融合,但并非因此消弭了竞争,实际上基于追求分工优势,以及在价值分配中的有利地位,国家间的经济和金融竞争更趋深入,更趋全方位,只不过是竞争的形式发生了变化——商品的竞争变成了资本的竞争,金融竞争取代了市场竞争。美国政府官员也公开承认,贸易战只是幌子,科技战才是目的。各国只有吸引资本、吸引高科技投资,才能在国际分工中逐渐向产业价值链的两端爬升。整体而言,无论什么行业,在诸生产要素中,资本都处于经营的核心,都处于控制地位;即使是高科技的行业,人力资本也只有和金融资本有效结合,才能最终发展出高科技。2008年危机后,美国通过数轮超级量化宽松(QE),保持了金融体系的稳定,在对国际资本的竞争中成功胜出。相对于贸易战的“双输”结局,金融战的输赢更具单方面性和隐蔽性。在新国际经济竞争中,以贸易摩擦掩护金融战,实际上成为了某些国家的常用手段。贸易战的棒子可以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但金融战却注定一直会在暗中较劲,不会有丝毫放松。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博鳌论坛上发表的讲话——中国将加快开放步伐、进一步融入世界,既表达了中国顺应全球化趋势将一如既往保持开放的态度,实际上也是对美国贸易战威胁的回应,凸显了中国在对外开放上的“定力”。在习近平博鳌讲话发表后,中美贸易战真正爆发的风险实际上已大大降低,但是,明里的贸易战会停歇,暗里的金融战不会停歇,中国实际上在金融对外开放上,已做出了很大让步。

个人简介
上海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每日关注 更多
胡月晓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