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际收支为何显著改善

张明 原创 | 2018-04-13 16:0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国际收支 

  2018年3月底,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了2017年第四季度以及全年的国际收支数据。从最新数据来看,2017年中国的国际收支,与2015、2016年相比发生了明显改善。

  其中最明显的变化,在于用来刻画资本流动的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在2014年至2016年期间经历了连续三年的逆差(分别为-514、-4345与-4161亿美元)之后,在2017年终于由负转正(1486亿美元)。从季度数据来看,非储备性质金融744账户在2014年第二季度至2016年第四季度期间曾经经历了连续11个季度的逆差,而在2017年的四个季度,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全部为正。这说明持续的资本净流出在2017年终于得以扭转。

  换言之,在2017年,中国重新出现了经常账户顺差(1649亿美元)与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顺差(1486亿美元)的双顺差格局。重返双顺差的直接结果,是国际储备账户在2017年重新上升。国际收支表口径的外汇储备在2015年与2016年分别减少了3423与4487亿美元,而在2017年增加了930亿美元。从季度数据来看,国际收支表口径外汇储备项除了在2017年第一季度缩水之外,在2017年后三个季度均持续增长。

  在2016年,中国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的三个分项直接投资、证券投资与其他投资均出现逆差(分别为-417、-523与-3167亿美元),而在2017年,这三个分项均由负转正(分别为663、74与744亿美元)。不难看出,从规模来看,中国国际收支改善的关键首先是其他投资项的由负转正,其次是直接投资。

  其他投资项的资产方由2016年的-3499亿美元下降至2017年的-769亿美元,这意味着中国对外提供的跨境信贷出现了明显收缩,其中收缩最大的三个子项按照重要性排序分别为其他应收款(收缩935亿美元)、贸易信贷(收缩814亿美元)与贷款(收缩705亿美元)。其他投资项的负债方余额由2016年的332亿美元上升至2017年的1513亿美元,这意味着外国对中国提供的跨境信贷显著上升,其中上升得最快的两个子项分别为货币与存款(964亿美元)以及贷款(669亿美元)。

  直接投资的资产方由2016年的-2164亿美元下降至2017年的-1019亿美元,这意味着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在2017年出现明显收缩。直接投资的负债方由2016年的1747亿美元微降至2017年的1682亿美元。换言之,直接投资项在2017年由负转正,主要原因在于中国政府对对外直接投资的管理明显加强。

  证券投资的资产方由2016年的-1028亿美元微增至2017年的-1094亿美元,而证券投资的负债方则由2016年的505亿美元显著上升至2017年的1168亿美元。进一步的分析发现,与2016年相比,2017年负债方的股权投资仅仅增长了105亿美元,而债权投资却增长了558亿美元。换言之,证券投资项在2017年由负转正,主要原因在于外国投资者显著增加了对中国债券市场的投资。

  尽管2017年中国国际收支在整体上显著改善,但依然存在两个值得重视的隐忧:第一,地下渠道资本外流的规模依然显著。2017年误差与遗漏项的净流出依然高达2219亿美元,显著高于同年的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顺差。考虑到2015、2016年的净误差与遗漏分别为-2130与-2295亿美元,2017年地下渠道的资本外流并未出现明显改善;第二,经常账户下的服务贸易逆差创出历史新高。2017年中国服务贸易逆差高达2654亿美元,显著高于2015年的2183亿美元以及2016年的2331亿美元。近年来服务贸易逆差不断攀升,让人担忧背后有一定程度的隐蔽资本外流。

  笔者认为,2017年中国国际收支显著改善的主要原因包括:第一,中国央行收紧资本外流管制的措施取得了显著成效。例如,上述中国对外跨境借贷规模的收缩,以及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的下降,均与中国央行加强资本流动管理的举措有关;第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预期由单向贬值转为双向波动。尤其是2017年5月逆周期调节因子引入之后,人民币无论对美元还是对CFETS货币篮均呈现出升值趋势,这打消了市场上的本币单边贬值预期,进而使得跨境资本流动出现改善;第三,自2016年年底中国一行三会启动了以金融业去杠杆、控风险为目的的新一轮强化监管行动之后,中国国内货币市场与债券市场利率显著上升,这拉大了境内外利差,吸引了资本流入;第四,2017年中国经济触底反弹(由2016年的6.7%上升至2017年的6.9%),改善了国内外投资者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第五,中国债券市场的开放程度有所上升,尤其是债券通北向的开通,吸引了更多外国机构投资者投资国内债券市场。

  考虑到近期中美贸易战有进一步加剧的风险、全球金融市场波动性正在上升、国际地缘政治冲突仍有激化可能、中国经济增长在2018年可能温和下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呈现双向波动等因素,2018年中国的国际收支状况仍面临着较强的不确定性,短期内资本外流管制难以显著放松。

个人简介
经济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金融研究中心秘书长。
每日关注 更多
张明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