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理解最近最高领导人的一系列讲话(房价、股市、贸易战、海上阅兵、话语权…)

魏杰 原创 | 2018-04-16 21:4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国经济 

  最近新老朋友询问的内容,主要是问了关于最近许多相关又不相关的事儿,就是怎么看这些问题。比如说有人问怎么样看待十9大之后我们深改委员会以及财经领导委员会陆续推出的关于改革的许多内容,这些内容已经超越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范畴,改革拓展到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各个方面,怎么看目前这种突破了经济之后的改革;有人问怎么看待领导在博鳌论坛上的讲话,在海南建设30周年会议上的讲话,以及在海军阅兵仪式上的讲话。

  这些讲话传达出了非常强大的信息,这些信息似乎已经不是原来传统改革开放理论所能解释的。怎么样看待这些强大的信号?怎么看待最近的中美贸易战,中国一方面讲,中国不想打贸易战,而且强调贸易战是双输,既然不想打又双输,怎么强调奉陪到底,是什么意思?强调我们打贸易战是要维系多边主义这个所谓全球化,等等,我没想到的是,询问的内容里,除了文化经济内容之外,许多已经突破了这个内容,希望在这个论坛上、发布会也能够讨论。谁来讨论?把任务交给了我,说你是院长,你来去回答。昨天下午五点钟院长助理给我打电话,说这个任务交给你了,我挺纳闷的,是说谁领导谁,院长领导院长助理还是院长领导谁,给我出了这么一个难题。我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好,琢磨怎么看这个问题,挺难办。昨天晚上想来想去,怎么理目前这个状态?怎么看?

  我想从方法论角度来看,只能从我们所处的时代背景来解释这些问题,只有从这个时代背景来看这些问题。我们是处于什么时代?是强起来的时代,那就是中国的时代背景特征是强起来的时代,我们经历了所谓站起来的时代,富起来的时代,现在进入强起来的时代,这是时代背景,时代特征。强起来的时代要建立一个现代化的强国,这可能是我们思考许多问题的出发点,什么叫现代化强国?现代化强国肯定有标准,不是抽象的概念,想来想去,现代化强国有五个标准。

  第一,要形成强大的综合国力,一个强国一定是个强大的综合国力,综合实力很强大才能叫强国。

  强大的综合实力虽然以经济力量和实力为基础,但决不只是指经济,这种强大的综合国力,虽然是以经济为基础,但决不仅仅是以经济为基础。在这样的强国特征里就要求中国改革,必须突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概念,那就是要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走向全方位的改革,那就是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五位一体。如果从五位一体来理解目前很多事儿可能就好理解一些。所以,现代化强国第一个指标是要形成强大的综合国力,当然,改革不仅仅是经济改革,应该是五位一体,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

  1、政治改革。政治改革我看最起码四件事要做。一是法制社会必须建立起来;二是高效廉洁的政府,这是任务。现在所搞的体制改革和组建监察委员会实际都是为高效廉洁政府服务的。三是从严治党,因为我们是以党治国,一党制,共产党领导的党,所以必须从严治党;四是政商关系亲清,政商关系亲且清楚。政治不能干预商界,商界同样不能干预政治,应该政商关系所谓亲清是重要内容的。

  2、经济改革。现在经济改革提出一个指标,建立现代化经济体制,什么是现代化经济体制?六位一体,就是实体经济、现代金融、技术创新、人力资源、市场经济全方位开的,这6个要素构成了所谓的现代化经济体制,要构造以实体经济、现代金融、技术创新、人力资源、市场经济全方位开放的现代化经济体制。

  3、文化改革。我们的这份报告回答了文化上的内容。实际文化改革,在目前中国有三件事儿要做。一是要构建文化经济,所谓文化经济就是生产精神文化产品的经济,生产是两类,物质层面的生产,精神层面的生产,生产这个产品所有的活动都叫文化经济;经济文化,因为任何经济活动都会体现人们的某种价值理念,文化经济不同于经济文化,经济文化是人们从事经济活动中将要坚持的理念叫所谓的经济文化,比如刚才讲到的五大理念:契约、法治、诚信、敬业、创新等等,都属于文化经济内容。三是要建立现代中国文化,我们传统文化很灿烂,但问题是要建立现代的传统文化,那么就要面对怎么正确对待传统文化的问题,既不能全盘照搬,因为它有缺陷,同时也不能全盘否定,因为否定就没根了,所以要变革传统文化。

  比如传统文化里所谓农耕文化的要素太重。怎么样加进工业文明的内容,传统文化里君臣文化的思维太重,怎么加进法制文明的内容等等,只有形成中国的现代文化才能有文化话语权。所以,文化改革最重要的这三个问题要解决。

  4、社会改革。社会改革有三件事儿:一是尽快推动民生的发展,教育、医疗、养老民生短板太短了,要加大对民生短板的发展。二是要加强社会制度治理,要组建各类民间组织,完成社会自我治理。这个社会组织分为政府、企业、民间组织,现在民间组织是短板,要加大自我治理,推动民间组织的进程。三是强调和谐社会,中国已经是多层次阶层存在的社会,必须要走向和谐包容才行。一个阶层不能攻击另一个阶层,要承认和强调和谐。这些年为了搞文化经济研究,读了不少小说,最近读了一个年轻人石一枫写的小说,写的很好,指出中国社会目前的本质,不同的社会阶层未来的道德理念怎么树立,怎么发展,需要研究它。所以,和谐社会是社会改革的第三层任务。社会改革最起码这三条。

  5、生态改革。生态改革有两件事儿要做,一是解决城市化、工业化负面的东西,城市化、工业化文明给人带来负面的东西就是废水、废气、固体垃圾,怎么处理?要解决生态环境的问题,所以中国成立生态环境部很对,它重点是要逐一解决城市化、工业化负面东西;二是修复自然生态,人类对自然生态破坏太大了,得修复自然生态。所以,中国成立自然资源部,自然资源部的核心是修复自然资源,无论是大江大河大海大山,得修复这种自然生态才行,否则没法成为所谓生态文明。我想生态改革最起码这两条,我们看得很准,所以成立生态环境部,成立自然资源部。

  我想,最起码中国要成为强国,综合实力要强,这五项改革都要推动,我们这是作为其中一项推动它,这是强国标准之一,比较摆脱经济改革走向全方位改革,五位一体。

  第二,强国的第二个标准,就是在世界金融话语权,没有金融话语权不可能成为强国。

  一方面要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因为人民币国际化会逐渐使中国加入金融化的场合,美国美元之所以强势,美国在世界金融话语权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石油和美元挂钩,世界所有的石油交易都是以美元计价,以美元交易的货币,而美元是美国的货币,要买石油得先拿到美元,要用美元对不起,那得有利息的,等于给了世界人民上了一个铸币税。

  中国现在要对此进行挑战了,今年3月份做了一件很大的事儿,在上海成立石油期货交易所,宣布石油交易可以用人民币交易,用人民币结算,不一定用美元了,实际上对美元霸主地位提出挑战。过去美国人绝对不允许碰这个红线,谁要碰这个红线一定收拾你,萨达姆为什么被干掉?实际不是别人,就是因为萨达姆讲了一句话,说“石油也可以用欧元交易嘛,不一定光用美元交易”,就这一句话招来杀身之祸,当时美国副总统提着一个东西在美国游说说要打萨达姆,说他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估计那个东西搞不好是洗衣粉,装到里面去,他说是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打完以后没有发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早知道你没有,原因是你是向石油美元红线挑战了。中国现在挑战了,(成立)上海石油期货交易所。

  所以,中美贸易战一定打的,因为中国作为新时代是强起来的时代,是必须要做的。所以,我们要拥有金融话语权,对外是人民币的国际化,对内要建立一个能够抵抗这种风险的金融体制,不能冒金融风险,一旦突破金融风险就不可能有金融话语权。中国前面建立这种体制,最近我参加讨论,发现很有意思,比如我们提了一个政策宏观审慎政策,这是个新提到的政策。什么要宏观审慎政策?宏观性强调两个要点:

  一是顺周期时必须去杠杆,中国顺周期40年了,1978-2018年整个顺周期40年,原来人们没有风险意识,盲目加杠杆,盲目扩张,现在杠杆率很高了,如果不去杠杆,会引爆下一轮金融风险,所以强调一定要去杠杆,约束个人负债率上升,国有企业负债率高的问题,地方国有企业负债率大的问题,如果不强调去杠杆会爆发下一轮金融危机。

  二是强调要防止市场之间得传染病,因为市场之间一旦得传染病了就会引爆金融风险,一个市场出了问题传染给别人马上就爆发金融性风险。所以,要防止市场得传染病,给市场打隔断,比如房地产市场要打隔断,房价暴跌一下影响了银行,影响实体经济,影响了所有人,得隔断。打隔断主要的办法办法,有对房子的抵押和土地的抵押做新规定。原则上房子不能抵押了,而且抵押的价格界定不再按照所谓现价70%来定,也可能按照现价30%来定。同时,有些土地将不能抵押了,尤其以债权方式获得的土地丧失抵押资格,因为你是借别人的钱买的地再去抵押,等于层层加杠杆,要打隔断。所以,今天对土地和房子抵押一样做出具体规定。

  资本市场,一旦出问题会传导给实体经济,传给别人,所以得给资本市场打隔断,比如股票质押不能这样质押,这一家公司把它控制七家上市公司97%的股票全部质押了,风险太大了,一旦爆仓等于把所有的机会断绝了。所以,未来股票质押最多不能超过你持有股票的60%,要做严格界定了。因为防止资本市场的得病传染别人。所以,目前我们讨论的宏观审慎政策,这两个要点在向前推进,防止出问题,因为中国要获得金融话语权。有人讲是不是太紧了一点,对不起,宁可紧一点也不能出问题,我们的目的是要获得世界进话语权。这是强国的第二个指标,金融话语权。最近在推动一系列改革。

  作为强国的第三个话语权是有技术话语权,没有技术话语权的国家不是强国。

  所以,中国强调技术创新,这个报告提出来,不是一般性提出,需要颠覆性技术和原创性技术,要进行这样的技术必须进行前瞻性的系统研究,没有这个话语权你不是强国的。美国看中你这一条,跟你打所谓的知识产权仗,美国绝对不允许中国投资于美国的高技术产业,认为那样我们就会窃取他的知识产权。美国和中国打知识产权仗的主要原因是,防止中国用技术话语权。

  而中国恰恰现在需要技术话语权。这个方向导致我们下一步的改革将在这方面做最大的推进,我们最近支持所谓的黑科技,某个方面非常强的企业发展,就是因为拥有技术话语权,这是所谓强国的第三个指标。

  强国的第四个指标,必须要有开放的话语权才行,拥有开放话语权的国家才是强国。

  中美贸易战打的结果,虽然是双输也坚持奉陪到底,因为中国要维系这种多边主义和全球化,打的目的是要推动全球化。我最近琢磨了一下,人类社会全球化分三次,第一次全球化就是1750年到二战结束,这次全球化的特征是殖民,以殖民方式推动的全球化。所以,亚洲国家都被欧洲列强殖民国,这次全球化的主导方式是欧洲列强,全球化的方式就是殖民。二战结束,标志着这些国家解锁了,人类社会进入第二次全球化,就是国际贸易,以国际贸易方式推动的全球化,像世贸组织、世界银行都产生这个事情。因为美国是二战的主要战胜国,所以美国是第二次全球化的主导方,但美国后来自己的战略失误,导致它年年贸易赤字,所以美国开始反全球化。

  特朗普上台,是美国反全球化的一个结果,前几年我就预感到了,美国一定要反第一次全球化,就是以国际贸易为特征的全球化,因为它的贸易赤字很大,虽然贸易赤字太大不是全球化的因素,是他自己的原因,但他一定会反。几年前,我曾拜访过美国一个著名学者,他就亲口告诉我,这次全球化就是中国加进来把事情搞砸了,你们的问题。因为这次全球化的特征是国际贸易,国际贸易的基本原则是比较优势原则,哪个国家搞的最好,交易获得共同利益。但中国进来以后搞全产业链,什么你们都要搞,没法谈比较优势,一开始你们搞服装箱包袜子,之后又搞家电,家电搞完以后又搞汽车,汽车搞完以后又搞高铁,高铁搞完以后又搞IT,IT搞完以后又搞飞机,我们搞啥。你们生产飞机我们生产啥,你们破坏了全球化,意见特大。

  旁边还坐着一个教授,讲话讲的更难听,说现在全世界像个大赌场,美国是庄家,发的筹码是美元,你中国是干嘛的呢?在赌场里打工的,提茶倒水、擦桌扫地搞各种服务,赚了不少钱。中国很有意思,赚了钱就装到口袋里,死活不赌,怎么引诱都不赌。在赌场里打工的不赌,为什么?赌不过庄家。所以只赚钱不赌。现在把钱赚够了,准备要走了,自己开赌场了。就是攻击我们,你们大了以后变成全球化是不负责任。

  所以,这次和美国打贸易战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有维护全球化方向,推动人类社会第三次全球化。我认为,第三次全球化的时代到来了。第三次全球化的特征是全球配置资源,资本、技术在全球的配置,所以我们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谁也离不开谁,不再是国际贸易问题,是全球配置资源问题,走向新的全球化。这种新的全球化,就要求中国得全方位开放。所以,大家好理解领导在博鳌、海南的讲话,因为这种全球化的特征,我们必须进行全方位开放。既搭别人便车,也让别人搭我们的便车。过去我们搭别人便车,强调扩大出口,吸引外资。现在强调别人也搭我们便车,别人能搭我们便车有两个,一是巨大的国内市场,接近14亿人口富起来了,可以开放市场。所以准备开放中国两个市场,一个市场是物质产品市场,强调降低市场准入,降低关税,在上海建立永久性的进口贸易博览会,而且把海南放成消费中心,干嘛呢?全面放开物质产品市场。我估计,一放开,奢侈品都很便宜了。所以,最近大家别买奢侈品,都很便宜,比如汽车路虎可能就几十万元,不放开很高,一旦放开都很便宜,会推动中国消费增长。而且好东西一旦进入中国,中国人学习能力很强,一定能生产中国式路虎出来,会提高中国供给水平。好像给别人搭便车,实际给中国创造更发达的机遇。

  开放服务业市场,金融、医疗、教育全方位地开放。最近在博鳌会议上,菲律宾总统说,我们有12万教师你们要不要?英语都很好,而且完全接受过幼教培训,像你们给小孩扎针的教师我们没有,你们要不要?我们要开放了,所以组建新的移民局,因为服务业开放,人要来,所以要组建移民局,要全方位开放服务业市场。所以,别人搭便车的第一个便车全方位开放,首先国内巨大的市场要放开;二是我们巨大的过剩资本,中国几十年发展形成巨大的资本力量,要加大对外投资,“一带一路”给中国的过剩资本找出口。别人搭我们的便车有两个,一是巨大的国内市场,二是巨大的过剩资本,所以我们要全方面开放,让别人搭我们的便车。这样的格局下,就没有贸易摩擦问题,走向全球配置资源。我估计这样一搞,中国将是发达国家的平台也是发展中国家的平台,发达国家现在老搞创意经济,这个创意经济只有在中国才能落地。像苹果,美国没有,到中国深圳一忽悠都起来了,只有在中国落地。同属于发展中国家的输出技术,让发展中国家的自然资源变成真正的经济资源。今年以来,中国将成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巨大的平台,把中国融入世界的中央。所以,和它打贸易战的目的不是打贸易战,要借机生事,推动人类社会的第三次全球化形式。从这个角度理解领导最近的讲话就好一点了。所以,中国一定要成为大国,当然在开放上有话语权,开放上没有话语权不是强国。这是强国的第四个指标。

  强国的第五个指标就是祖国统一,没有不统一的强国。

  这个强国的重要特征是祖国统一,哪有不统一的强国?所以台独别再折腾了,按照我们进一步强起来的时代,要解决你的问题了,至于和平解决还是武统那看你了,但最起码告诉你武统也可以的,所以海军阅兵。我们才48种,占战舰的1/3都不到,那就是告诉大家,中国要强起来,强国的指标就是祖国统一。因此,未来发生很多事儿大家应该理解,因为这是强起来时代的特征,哪有没有统一的强国。我想,是不是我们进入强起来时代,要建立一个现代化强国。

  什么叫现代化强国?五个指标。

  1、强大的综合国力。

  2、具有金融话语权。

  3、具有技术话语权。

  4、具有开放话语权。

  5、祖国统一。

  从这样五个指标来看,中国下一步很多事就好理解了。现在不光是怎么理解这个事情,我认为只能从现在的时代背景来理解,那就是建设现代化强国。没有所谓的文化影响力,那你很难叫强国。所以,我们要推动文化改革,推动这几个事的发展。

  刚才的报告仅仅是文化经济方面的一些思路,还没有涉及到我们对传统文化的变革和体会,我们要输出文化一定不是全部的传统文化,一定是改革之的传统文化,那就是要加进新的要素。

  谢谢参与大家的讨论,谢谢大家! 

  主持人薛镭:下面有简单的和媒体朋友互动的环节。大家有问题可以举手互动。

  人民网记者:文化经济中,文化艺术产品现在是最火热的,也最可以计量化的,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而且这也是国际交易中有量化指标的东西。 

  魏杰:刚才研究报告里讲到,一是管艺术品,连辑书记对这些都很熟悉,我认为只能走市场化,但这种市场化必须是“化”,这完全取决于评价和爱好,有人评价价格很高,但没有人爱好,没有人收藏就没有价格。但我认为这背后的市场化可能有更复杂的,就像现在没收贪官很多话画,这些画到底值多少钱?值得研究一下。当然,我对市场定价不是太熟悉。最近给我分的任务是倾向影视、音乐、喜剧、小说、出版、诗歌。我关注这两个问题,我最近看了很多小说,像石一枫的小说《好久不见》都在关注这个问题,所以,艺术品这块,我光知道方向是市场化,连书记对这方面比较熟悉一点,我实在没法告诉你怎么市场化,就是拍卖。拍卖的背后就是另外一个研究。

  光明日报记者:研究文化经济,我相信你们下一步一定会涉及到文化产品质量问题,大家说起民国来能说起不少的文化文艺名作,建国后50、60年代能说出不少。可是随着我们经济的发展,改革开放的深入,大家对文化产品的质量不满意,包括最近《战狼2》,虽然看上去这个票房很厉害,可是很多专家骂声一片,不满意。不知道下一步您对文化产品的质量会不会有所考量,对文化产品的质量您今天有什么想和我们交流?

  魏杰:文化产品质量问题,比如现在讲到小说、作家时,一下子很难想到一个让大家都认为(合适)的人出来,不像50年代、60年代的作家群体,我估计,一个很大原因是,现在社会群体消费取向发生了很大变化,比如有些人很喜欢看对现代经济社会生活的公德和私德的关系描述,或者对某个道德底线挑战的研究;有些人喜欢对中国历史上发生的各种事件演变的文艺作品比较喜欢。我估计可能与人们的消费群体多元化有关,很难说他们档次比较低。

  我最近在研读一个人的小说,就是石一枫,很多人不认识这个作家,但他的小说我认为质量很高,直指这个社会的道德层面,通过人、事描述来讨论到现在人生道德价值的建立,但和很多人谈,不知道这个人,不清楚,因为他这个消费群体多元化导致对产品认可的多元化,非常难以形成一个统一的标准。所以,我估计中国未来很难再产生像过去那样几个作家都知道,而仍然是这样一个过程。这个状态还很难讲是它的质量不高,没有被大家所认同。

  最近有一个小说写民营企业的沉浮,民营企业的内斗,民营企业家族血缘关系导致企业的内斗,有不少好作品,但实际许多人不知道,但他确实写到家了,我认为写得非常之好,原因在于关注的群体不太一样,有人可能不太关注。现在用票房,公众的信号来评价文艺作品还挺难,原因是人们的价值需求不一样,这样一来就导致中国是个多元层次的社会,多元化的社会。而这个层次和过去不同,传统社会时大家差不多,没有什么差别,一家比一家多辆自行车,多个手表就不简单了。现在不是这回事,人们的认同感就不同。我估计中国未来得承认多元化社会,因为很难产生一个所有阶层共鸣的文艺产品,这实际很难很难,最起码就像小说、影视这类(形式),当然,我们连书记管的画画这些艺术品还是有可能会统一,当然还有的不愿意参与拍卖的,都有可能。这个文化产品的研究,我们课题小组真是很认真,但要真正把有些事研究到大家都认可的程度,还是蛮难的,慢慢来。

  央视网:去年清华成立文化经济研究院,今天也发布了《构建推动国家发展与文化复兴的文化经济学》,文化经济研究院对文化经济概念涉及不多,文化经济概念和文化产业和创意文化产业有什么区别?

  魏杰:清华大学成立这个文化经济研究院和别的高校都不同,现在中国许多高校专门研究文化领域,很多有文创学院,清华大学以经管学院为主,联合了美术学院和传媒学院,我们成立研究院时目的很明的,用经济方法研究文化问题,既可以用文化领域的理论研究它,也可以从哲学理论研究它,我们从经济学角度研究它文化问题。所谓经济学科的建设,实际是三个问题,今天已经讲了两个问题。

  一是关于文化经济,所有生产精神产品的经济活动我们都叫文化经济,包括文化产业、文化企业、文化产品等等,这套运作都属于文化经济,刚才报告里讲的美国贡献很高等等都是一类。

  二是研究经济文化,因为所有经济活动都会有一定的理念价值所指导,这种经济活动所遵守的价值理念就是经济文化,像契约、法律、诚信、创新等等。

  三是怎么形成中国现代文化,中国传统文化大家都知道,但怎么形成现代文化是我们要研究的。我们文化经济研究院既定的研究方向是一个:一是文化经济,二是经济文化,三是所谓现代中国文化。它和别的文创学院研究的不同,希望大家关注高校研究点,是从经济角度来研究的,不知道是不是回答了你的问题,大致是这样。

  问:推动国家文化发展和文化复兴,您也提到了文化话语权的概念,请问您是如理解文化经济、文化话语权和文化复兴三者之间的关系?

  魏杰:刚才讲的三个问题前两个和中国的经济发展有关,一是文化经济就是经济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未来可能占的比例会很高;二是经济文化是所有文化必须遵守的理念,如果不遵守理念经济就乱套了。所以,文化经济和经济文化是支持中国经济的两个主要支撑点,中国文化就是我们讲的话语权,我们在世界要拥有这种文化话语权,要输出中国的文化,但输出中国的文化不能是传统文化,传统文化从后来历史发展来看它有许多缺陷的,所以我们要形成现代文化,这种现代文化将是拥有话语权的,话语权是指中华民族现代文化要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而不是那个经济文化占有一席之地,而是指中国文化要在世界拥有话语权。世界多民族文化里,中华文化一定要有话语权,它是指自身。

  我们现在一个很艰难的,要干的事儿是关于形成中华现代文化,就像我们资本到别的国家,别人老问我,你们输出了经济,你文化是什么?我不能讲就是传统文化,那对,一定是现代文化。所以,中华民族需要一个让世界认可的现代文化很关键。

  问:魏老师,谢谢您通知我参加这个发布会,感到收获非常大。文化资本和一般资本不一样,资本比较特殊,它有两个困难,一是资本循环时,因为文化资本更多体现知识产权的形式,很难积累;二是它的剩余价值发现和持续积累也非常困难,所以对文化组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最近也在讨论相关的话题,我在想能不能借助当前特别火的领域,利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这两个问题,因为知识产权和版权的积累,主要的原因是它的价值特别难被大家在当前这个时点认定,区块链技术刚好可以用这样的原理,把当先的价值先做个记帐,等到未来它的价值能被展现出来的时候再回溯的时候做价值确权,您怎么看?

  魏杰:实际文化资本的积累它和一般的物质产品确实不同,版权问题怎么体现出来?我估计它的体现不会是某一项版权体现,是会集中在这个企业身上的融入积累可能是主要的。比如现在投入影视,很多资本来,他选择要不要投的时候一定考虑到这个文化企业过去干得怎么样,过去搞过什么好的电视剧,什么电影,他一定考虑过去的那个积累。这个积累实际是容易积累的,你没法界定它到底值多少钱,但你肯定不信任它,认为投入它没问题。我估计未来资本所谓无形资产形成的正宗标志,是这个企业的无形资产,就是信任可能行。它很难量化,不像技术类知识产权那么容易体现在一个载体上,这个难度大一点。

  参加影视投资,我参加了一个活动,某只基金要投资某个电影的时候要不要投?我感觉人们首先关注的是剧种、编剧,这个企业过去干过什么,如果它成功率比较高的时候投资者的信心就更强一点,如果它没有太多的成功作品投资者就更谨慎。这种积累可能是一个市场的渐进过程。所以,有时评价的难度是蛮大的。刚才的报告里讲了,这种所谓文化经济所体现的文化企业、文化产品特殊性确实很特殊,在某种意义上要寻找新的概念来代替它。比如说明星的薪酬太高,但明星薪酬背后反映的是公司治理,这种文化企业公司治理问题导致明星薪酬太高。这个文化企业和公司治理怎么决定,和一般的物质资本不同,物质资本是谁的资本大谁就有话语权。它不是这个问题,可能明星的话语权更大,因为他觉得他的市场认同度更高,人力资本要比货币资本似乎更加有话语权。这些问题都是我们未来要研究的。

  实际文化经济研究院今天所发布的内容是把许多现象先理成概念,把概念提出来,下一步再琢磨背后详细的概念怎么来定,怎么来搞,有个过程。今天发布的结果实际是对所谓文化经济、经济文化、中国传统文化这些内容和概念先界定下来,再分体系系统进行研究,还会不断发布分支研究报告都会出来。能回答的只能到这一步,还不能做到太多。

  谢谢大家!

个人简介
现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企业战略与政策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企业战略与政策系系主任。
每日关注 更多
魏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