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冲突之化解对策

徐国进 原创 | 2018-05-14 16:59 | 收藏 | 投票

 中美贸易冲突之化解对策

 

新华社北京514日电——应美国政府邀请,习近平主席特使、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将于515日至19日赴美访问。届时,刘鹤将同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率领的美方经济团队继续就两国经贸问题进行磋商。这将是中美两国最高规格的代表团在美国就两国贸易冲突进行的第二轮经济谈判,之前,北京时间53日至4日,在北京,刘鹤领队的谈判代表与美国总统特使、财政部长姆努钦率领的美方7代表团针对中美经贸问题进行讨论。据报,两天的会谈仅有6个小时,显然这是一次互不相让没有结果的谈判。在这轮谈判结束后,白宫表示中方下周将前往华盛顿继续进行贸易谈判。双方致力于达成对双方都有利的结果。59,中国官方便公布中美全面经济对话牵头人刘鹤将要访美,就双边经贸问题继续磋商。同日,中兴通讯59日晚间公告称,本公司于2018420日发布的公告提及BIS签发了一项激活拒绝令(以下简 称拒绝令)的命令,受拒绝令影响,本公司主要经营活动已无法进行。但愿中兴公司的倒闭,不要成为中国实现国家中兴中断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可见,在中美两国贸易前尚未全面开始之前,中国大陆的高科技公司便受伤严重,并且难于自愈。

从表面看,中美贸易冲突的发难者是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然而,历史地看,眼下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却是1979年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40年经贸关系问题的一场总爆发。

美国对中国贸易要求的清单非常广泛,以下是要求中的亮点中国必须做到——16月开始,在12个月内将贸易顺差减少1000亿美元,在随后的12个月内再减少1000亿美元。2在它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停止对先进制造业的所有补贴。该计划涵盖10个领域,包括飞机制造、电动汽车、机器人、计算机微芯片和人工智能。3接受美国可能会限制涉及《中国制造2025》产业的进口。4采取“直接的,可验证的措施”,阻止网络间谍活动进入美国的商业网络。5加强知识产权保护。6接受美国对中国的敏感技术投资的限制,不进行报复。7将目前平均10%的关税降至与美国相同的水平——在美国,所有“非关键部门”的平均关税均为3.5%。8开放中国的服务业和农业,充分迎接美国的竞争。美国还规定,双方应每季度举行会晤以审查进展情况。
    香港《南华早报》54日报道称,中国代表们在答应进一步开放海南自由贸易区,扩大美国电影的进口份额以及削减进口美国汽车的关税后,也向美国代表团呈上了他们重塑两国贸易关系的强硬条件。 第一,美国停止根据1973年《贸易法》的301条款进行的知识产权侵犯调查,并取消43日宣布的对中国产品征收25%的关税的计划。第二,美国必须取消对出口中国的高科技产品的限制,包括集成电路设计。第三,美国必须在531日前重新开始购买中国熟制家禽肉。第四,美国必须向中国开放民用航空安全设备市场。第五,两国将成立工作小组研究扩大市场准入问题。第六,在对中国企业做安全评估时,美国必须给予中国和其它投资国相同的待遇,并停止实施新的投资限制。第七,允许中国企业参与美国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同时不要求他们购买地方产品。第八,允许中国公司参与美国的电子支付市场。第九,允许中国保险公司在美国开设分公司。

从上述公开报道的中美双方提出的条件看,是一种根本无法谈拢的方案。然而,贸易谈判社会中美两国政府的必然作为。谈判仍然需要,而且必须继续进行。 

中美两国的有着接近20亿的总人口,分别是世界上第一和第二经济体。贸易冲突不能以对抗应对对抗,而是找到对双方都有益的解决冲突的方法和途径。可以说,在中美贸易冲突中,中国的实际做法以及宣传都是极其幼稚可笑的。一方面,在实际做法上,采取限制美国大豆、高粱等农产品的应对方法;另一方面,在宣传上的盲目的口头强硬,更显得十分无厘头。

对于美国提出的具体而有些苛刻、涉及到方方面面的贸易问题,中国应该审时度势、分别清晰地做出判断、解释,采取接受、纠正和协调的态度,而不是采取具体做法上的一味对抗、宣传上的盲目自大和批判等立场。因此,中国的应有态度是:以退为进、区别对待、合理接受的原则方针。因为中国必须以退为进,才能够有效绕过和规避美国试图通过贸易冲突制造的经济困境。

化解中美两国的贸易冲突,对于中国,只能采取顺势而为的应对方法,1、可以采取降低美国进口的农产品、肉食品、水果等的关税,并且适当增加进口量,从而减少中国从其他国家进口这些产品的数量,这样,对于中国这个有着13亿多人口的国家是好事,相反,如果采取抵制和对抗的做法,不仅幼稚而且错误。根据海关总署的数据,今年4月份,中国大豆进口492万吨,环比减少13%。前4个月大豆进口同比下降3.8%,到2649万吨。 然而,关键是中国一个劲的从巴西进口大豆。根据农产品期货网的数据,3月份,我国进口美豆310万吨,比去年同期的422.3万吨减少27%,从巴西的进口量,同比大增了33%显然,试图用减少美国农副产品的进口合资提高关税的方法,对于中国不仅无法打赢中美之间的贸易战,而且社会对自身损伤最深的战术。因此,中国应该采取适当增加美国农产品进口的方式缩减对美国的贸易顺差。2、在工业品的方面,严格的说,中国仍然处于工业化的前成熟期,中国工业体量庞大但是仍然粗放,许多精密制造业都是中国的短板。然而,中国应该接受美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原则立场,并且把相应的工业品进口关税方面做出让步。同时,在高新技术领域、文化产品等领域,适当扩大对美国产品的进口力度,并且降低关税。3、在金融领域,中美两国亟须设计和建立双方的紧密的货币汇率机制,可以考虑设计和实行全面透明的人民币与美元的固定汇率机制,把人民币与美元更加紧密地联结在一起,从而为中美两国之间建立更加融合的商贸关系,这样的关系有利于两国发展全面的合作关系,同时也能够促进中国与欧盟、中国与亚洲各国(日本、韩国即整个东南亚国家)的经济交往。在金融领域,重要的问题并不是中美两国金融机构的相互开放,而是构建出双方有利的金融机制,包括汇率、监管、发行等一系列的治理架构,中美两国一个首先着眼于金融体制的设计与建构方面,而不是把目光仅仅局限在经营性的金融企业的开放这些细节的问题上。

因此,中国在中美两国的金融交往方面,必须确立一种崭新的政策思路,即着眼于与美国建立共同协调的金融治理机制,在货币发行、监管、经营等都需要如此,而不是简单地把折眼底暗放在开放银行、保险、证券等经营性企业的市场开放上。事实上,对于中美两国而言,设计和建立一种具有高度协调性职能的金融监管体制,要比对于金融公司的市场开放更加具有意义。如果中美两国能够在金融监管体制方面进行良好的合作,那么,甚至有可能缩短统一的世界货币的出现时间。

应该说,货币金融领域里的中美合作,是化解两国贸易摩擦的一个杠杆,中国必须正确使用金融的杠杆,是有效地达成中美两国贸易的新的平衡。如果人民币与美元之间首先建立起紧密的合作机制,那么,便有助于在世界范围内促进全球性的统一货币机制的诞生。因为中国与美国的经济总量加起来是如何一个经济体都无法超越的体量。

中国在应对目前中美两国之间的贸易冲突上,需要着眼长远,致力于与美国共同设计公平、公开、公正的金融、贸易、文化、科技等领域里的交往框架与机制。中国与美国只有在经济上创建全面合作的机制和架构,在政治上有利于促进全球的和平、稳定与进步,总之,中国与美国的全面合作关系有利于人类文明的发展。

通过有效化解中美两国眼下的贸易冲突,在未来使得中美两国走上一条全面经贸合作的局面,这才是中国的致胜之道,中美两国需要的经济上的紧密合作,同时,也需要在文化、政治(包括军事)、科技、医疗、教育等领域的紧密合作,目前,在美国已经生活着500万之巨的华裔人口,这些人不仅是对于美国的贡献,同时也能够对中美两国的合作做出巨大的贡献。

总之,中国的最高经济政策的决策者们,应该对中国经济的总盘子具有清醒的认知和把握能力,同时深刻认识到中国经济的真实的发展水平,而且要全面了解中美两国经济的差别以及互补性,只有如此,才能够做出对中国社会有利、并且让美国接受的化解两国贸易冲突的可行方法。从而使得两国经济交往建立在可靠的机制和范畴中。

世界需要公平强大的美国,也需要平稳发展的中国,21世纪不是中美两国冲突、对抗和敌视的世纪,而是中美两国全方位的合作、交流与共荣的世纪。世界的繁荣需要中美两国的共同合作。因为在我们共同生活的这个地球上,中美两国是两个当之无愧的大国,两国必须共同致力于对人类文明的进步作出各自独立的贡献。

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的大国,正处于社会的各个产业领域里的快速的、并存型的发展时期,中国需要的农业、工业与服务业等所有的产业领域里的共同发展。在中国经历了40年的改革开放时期后,决没有像我们宣传中的那样强大,对于中国,一个现实的问题在于,只有与美国进行全面而真诚的合作,才能够更加有利于本国社会的平稳发展。相反,如果与美国展开对抗,一方面是中国尚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另一方面是将会导致本国社会的严重退化。一句话,中国若与美国发生全面的、不可逆转的冲突,不仅会导致中国的复兴之路中断,也有可能会导致中国自在21世纪继续成为一个失败的国家。问题就是如此严重。事实上,在中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对于美国都存在着严重而普遍的错误的认识和理念。尤其是在宣传上,许多的有关对美国的极端话语,达到了可笑而荒唐的地步。

21世纪,美国对于中国是最重要的国家,可以说,中国在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比美国重要的国家。回顾世界历史,工业革命首先发端于英国的18世纪下半页,工业革命成熟于20世纪5060年代的美国,并且,美国的以电子技术为先导的科技革命,开辟了世界范围内的信息化的经济形态,也就是说,人类的信息经济发端于美国,21世纪注定是信息化经济纵深发展的世纪,而这种经济形态最终是在美国达到顶峰?还是在中国达到顶峰状态?这是一个至今尚不能做出肯定回答的问题。

中国当然应该成为信息化经济形态的引领国家,但是,这取决于中国在知识、科学、技术、文化等领域里的创造力。中国只有扮演人类的崭新知识体系的创造角色,才能够充当在经济形态方面的引领力量。目前看,中国仍然十分缺乏超越现行的人类知识体系的能力和动力。一个国家的是否强大,是通过自己国家的制造业以及科学、技术、文化等所有领域里的创造、发明成果来体现的,所以,一个国家的强大根本不可能依靠空洞的政治口号与宣传来完成。在这个方面,中国必须立即成熟起来。

21世纪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的枢纽般的世纪,在这个世纪里,人类将逐步建立起一种超越工业化的社会模式,这种社会运行模式必将建立在全新的能源基础和科学知识基础上。在这个涉及人类未来的根本问题上,中国与美国的利益完全一致,而眼下的贸易冲突,仅仅是两个之间关系的一个小小的插曲而言。

 

                                                      徐国进

                                                 2018514日星期一

个人简介
在社会中漂泊,先后从事教育与金融工作。对人生幸福的感悟是:健康与平安。对美好人性的理解是:感恩与宽容。对社会存在的期盼是:公平与博爱。对民族未来的追求是:自由与文明。
每日关注 更多
徐国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