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怎样的中亚策略?

迟竹强 原创 | 2018-06-12 16:2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亚 

 除了上海合作组织以外,中国没有其他形式可以展开与中亚诸国的地区性组织合作。上海合作组织一直是双头并立,取向不明朗而且参会国范围越来越广,印度和巴基斯坦这样的一对宿敌也参加了,土耳其这样的对中亚怀有不恰当野心的国家也参加了,东盟这样八杆子打不倒的地区组织也参加了。要做到不慕虚名亦不处实祸,中国的中亚经略方针应完全以中亚六国为核心(如有必要可以暂时排除阿富汗,因为驻阿富汗的美军地位还未最终明朗。),以周边接壤大国和相关利益大国为有效外部支撑,而明确杜绝其他素无渊源的外部国家染指中亚的企图,这样设计出来的合作框架或组织才是有实效性和针对性的。

如果中国在全力经略中亚的进程中要取得俄国的信任和谅解,现在也正是时候。因为俄国重新吞并克里米亚而导致外交孤立,俄乌两国陷入长期对立,俄国被西方国家集体制裁,而危机的解决遥遥无期。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俄国在外交上需要中国强有力的支持。中国在中亚如有新的外交设想和决心,此时可以选择低调全力支持俄国在西部的进取,在中亚以高调应对IS(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倒行逆施,促进伊斯兰文明的“现代化、工业化、民主化和世俗化”,保持中亚地区作为畅通、和平与中立的国际通道为旗帜和宗旨,组建以中俄两国为双头,中亚六国都参加的大中亚合作组织。伊朗和巴基斯坦作为与中亚地区接壤的大国可以作为正式成员加入,而土耳其作为利益相关国家要加入的话,就必须要完全遵守四化的宗旨,而收敛泛突厥主义的野心。上述三国都必须明确放弃泛伊斯兰主义的妄想,在这一点中国与俄国有共同利益诉求。这个组织可以另起炉灶,也可以用上海合作组织在内部加以改造,总部可以选择直接设在中亚某国,而不设在北京,以照顾俄国那因为衰落而愈加敏感的前霸主心态。

迟竹强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祖籍:烟台招远,80后,中国智库发起人,人大财经论坛专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迟竹强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