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经济学的世界“话语权”是邪道

胡庆云 原创 | 2018-06-13 06:0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改革 世界 学术 话语权 经济界 

      近10年来,中国经济学界一直有人呼吁,要在全世界争取中国经济理论的“话语权”。他们认为,中国的经济体GDP已经高据世界第二,中国经济改革和发展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功,中国经济学界的理论成果为此做出的贡献居功至伟,也应当能够影响世界经济和经济理论,但是并没有得到世界经济学界的足够重视,更没有得到应得的尊敬和地位。中国经济学的在世界的影响力——话语权,微乎其微,与中国的经济大国地位,极其错位不相称。所以,要通过各种渠道,推广中国经济“理论”,强化中国经济界的话语权,增强中国的软实力。

     这种论调似乎符合经济学者的世界情怀,但实际上既不符合经济学规律,也不符合事实。

     经济学不是政治斗争, 权力斗争,从来没有"话语权"之说。

    经济学的实质,是以人类生产生活的物质运作,和人性互动引发的现象作为研究对象的社会学,是社会学科中最“客观”的分支。

    它的权威性在于,它的理论论述,是不是反映了人的社会活动,与物质基础之间的客观联系,是否正确诠释了它们之间相互作用,因此而能对社会的经济活动做出规范性指导,以及对其未来的运作做出准确的指导性预测,从而提供管理者管理经济的依据,为民众提供生产生活的客观理论理性参考。
   作为经济学的理论,必须具备跨地域性,跨国家概念的普适性,才能有益于世界,因其脱离狭隘的区域适用性、政治属性才能自然推行于世界。
    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就具备这种跨时代,夸地域,跨政治,跨种族的普世意义。凯恩斯也有其普世的经济理论。绝不是靠强权、靠经济扩张、靠财富的凌霸,靠不遗余力的宣传。
    同时,必须认识到经济学的时效性。经济学除了最基本的基础概念和体系理论,具备一定长期的有效性之外,其后以此为基石而发展的各专业性研究,以及解决各国经济发展现实问题的研究,都是短期性的、区域性的,具备针对性极强的特征,是阶段性、政策性、实用性的学术研究,是学术,而不是理论,理论远远高于学术,是学术的综合,提炼,深度挖掘而形成的,具有世界经济共性的高度集中和概括,是形而上的高度。中国改开以来所谓的经济“理论”局限性显而易见,根本不具有世界意义的理论价值。
    比如美国金融危机的量化宽松理论就是。中国的5万亿救市理论就是。中国的供给侧改革就是。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学界,一点也没有超越这个学术性范围。从总体看,中国的当代经济学术,几乎是完全把西方经济学搬过来,然后加入政策性概念和解释,更加局限了中国经济学术的世界性价值。还有许多“理论”,通篇就是中国经济政策说明书,更不用说许多自说自话,连国内同行都不屑一顾的这个论那个论。
     企图以此狭隘的国情学术水平,向世界推广实在是想大了,想多了。对别国连参考价值都不具备的经济问题解决设想方案,想得到什么样的话语权?
   提出经济学的话语权的概念,是中国经济界的一股毒化风气。
   话语权的概念带有强烈的政治内涵,它并不关心话语的客观性,和适用性,只关注话语带来的影响力,影响力大话语权重,反之则小。这是经济学要达到的目标吗?
   所谓争取话语权,是中国经济学术界政治化,权力化,势利化,功利化,商品化的魔法棒,正在把高尚的经济学带往脱离实际经济,脱离经济学服务社会服务国家本职义务责任,追求浮夸名利地位的邪道上。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余,云也,辈字庆,胡姓。祖籍豫北,太行山下古共城。 乾坤朗朗化万物,道天昊昊哺黎民。 蒻躯空空心如蔵,不作甘露化清泥。 小小寰球百铮囯,各展韬略竞风流。 幽道暗涛须砥柱,九州妖娆可用兵。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