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政改

迟竹强 原创 | 2018-06-13 16:2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整改 

 首先,我认为民主不是资本主义特有的,资本主义特有的民主应该是指“资产阶级范围的内部民主”,对于非资产阶级仍然是专政的,美国之所以被称为“自由者的天堂”,是因为整个国家的财富之巨大,资产阶级人口数量之庞大而表面看上去是全民民主,不少人其实仍然被专政着,但由于国家机器掌握在少数资产阶级中,其发声者所宣传的当然是“自由者的天堂”。包括台湾式的民主,都可以归入此类,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同样的“民主”,印度却活活看起来像专制,因为从阶级史观来看,国家就是经济政治上占统治地位的阶级进行阶级统治的工具,印度其实更适合无产阶级的民主,因为他的资产阶级阶级基础实在不如欧美日韩,包括台湾。

所以我的基本观点是中国的政治改革目标是“民主”,但绝对也不可能走向美式民主,包括台湾式民主,这也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矛盾观,就是实践的观点,其中国化的成果就是国家前两代领导人的总结“实事求是”,所以我觉得西方社会推崇的普世价值观简直是个笑话,我不是否认不存在普世价值观,因为根据矛盾普遍性寓于特殊性的原理,事物是存在共性的,所以人类近代以来政治文明的共性就是追求“民主化”,但卑鄙的是部分西方人偷换概念,民主=资本主义下的资产阶级民主,这种以偏概全的偷换概念,其实大家都该看得出来,只是有的人会选择性失明。

那么如果用三个词来概括近代西方民主是什么:两党/多党政治,资产阶级民主代议制,直选普选政治。

恰恰因为对应的我国的政治制度是:一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直接与间接相结合的选举制度。

西方学者挑出其中的“一党”与其“多党”对比,挑出“间接”与其“直接”对比,故而得出中国是一个“DUCAI”“专政”的国家,这不是选择性失明是什么?

但我们必须承认,在当前局势下,“一党”和“间接”占据主导,但如果细心关注的人就会发现,我们的直选范围正在不断扩大,从村级到县域级别,政治协商的效果也愈来愈明显,至少民众的参与度正在不断提高。

所以我的观点是,中国政治改革的前途就“直接”和“政治协商”愈来愈占据主导,最终实现主导,但不会丢弃框架去实行所谓的“民主”。(注意有引号)

从唯物主义矛盾观的观点看,这就是矛盾双方在一定条件下相互转化,但同时二者处于统一的共同体中,相互以对方的存在为前提,所以强调“直接”和“政治协商”并不是抛弃“一党”和“间接”,否则就真的是被“和平演变”成功了。

当然,政治改革就意味着党向政协放权,中央向地方放权,高层向基层放权,但放权有度,否则中国的下场就在她的北方,然后变成她的西南方,最后沦为她的东方和东南方(懂的人有一定境界了 (- -))。

希望大家心平气和的看完,欢迎拍砖,有空就回,希望整体气氛和谐。

正在读取...

迟竹强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祖籍:烟台招远,80后,中国智库发起人,人大财经论坛专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迟竹强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