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难时刻!最大的经济转折期到来!

叶檀 原创 | 2018-06-19 20:3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经济 经济转折 

  5月份宏观经济数据印证了一点,没有最困难,只有更困难。我们要做好转型期长期艰苦作战的准备。

  6月15日,7月6日,是两个重要的日子。

  中美贸易战几经周折,第一局结果浮出水面。6月15日,白宫对中美贸易发表声明,对1102种产品总额500亿美元商品征收25%关税,并不奇怪,中国制造2025仍然矛头所指。

  7月6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称第一组中国关税将开征,同时评估对160亿美元的第二组关税。

  中国针锋相对。6月15号,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7月6日起,对农产品、汽车、水产品等545项约340亿美元加征关税。这基本上直指美国命门。

  情况不乐观,中美贸易战将漫长而艰苦,我们进入了战国时代。

  内外压力一齐来,我国经济数据不大好。6月14日,国家统计局披露5月份数据,5月,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8%,1到5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6.1%,5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8.5%,分别较4月数据回落0.2个百分点、0.9个百分点和0.9个百分点。

  看上去还不错,其实不好。消费增速大幅低于预期,为2003年7月以来新低。投资还得靠房地产,制造业投资小幅反弹,基建投资回落较多,房地产投资累计同比增速10.2%,是最快的。

  更令人担忧的是,工业增加值保持稳定,未必显示效率上升,这就像煤钢企业,有一多半是去产能,让他们日子好过。

  从上市公司的ROE数据,可以得出粗略结论,效率提升缓慢。

  根据Wind数据,6月15日,3520家上市公司的平均ROE是0.4928。即使这么低,还有造假嫌疑,这是去年12月,大岩资本发表中美ROE对比报告得出的结论。

  宏观数据突然下行,争议骤起,有些人直接要求放宽金融去杠杆政策。

  金融界决策人士直接怼了回去。6月14日,在陆家嘴金融论坛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表示,“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这场攻坚战,金融部门毫无疑义是主力军,但是实体经济主管部门,特别是国有资产监管部门、房地产调控管理部门、地方政府债务管理部门和各级地方政府都要各负其责,同金融部门一起齐心协力打好这一场战役,如果金融部门孤军奋战,其他部门袖手旁观,这场战役是打不好的。”

  可见,杨先生认为,金融部门改革没有得到其他部门的炮火支援,处置僵尸企业,要加快国企改革,发展新产业、新技术,金融决策者的压力和愤怒,呼之欲出。

  郭树清提出了20个焦点问题,答案很明确,金融改革不能半途而废。一年多来,金融改革有力遏制了银行保险资金脱实向虚势头,对不法分子控制的金融集团“恶性肿瘤”毫不手软,不良处置有效,主动消除隐患,观察家解读欠合理。郭树清的意思是,金融决策不背宏观数据的锅。

  接下来,市场怎么办?市场走向将会如何?

  01

  金融政策上,继续紧信用、宽货币,不跟随美国加息,以降准、撒MLF等办法解决迫在眉睫的资金难题。

  未来,利率两极分化,借不到钱的企业更借不到,能借到钱依然能借到。按照目前的社融总量,到年底各类中小企业陆续破产。只不过,各方态度不同,金融决策层认为,僵尸企业就该退出,而地方政府、实体企业心理估计直骂娘。

  6月15号,《中国债券》有篇文章,《快撑不住了!恳求政府,请不要抛弃我们》,这篇文章大概是债券业内人士虚构的,写小城市城投公司的困境,今年各种融资手段都废了,外面的钱进不来了,信用债AA级发不出去,18年以来,只融了3个亿,而且还是专款专用的国开行棚改贷款。

  18年以来,京州城投偿还了20多亿的到期债务,账上还剩不到10亿,下半年即将到期的各类借款还有20多亿,如果没有资金到位,京州城投总有倒下去的那一天,我的判断就在19年元旦前。

  资金慌,金融业内人士、企业、地方政府很焦虑。

  02

  房地产进入大转型时代,房产调控的明天,看深圳。

  6月中旬,统一不动产登记信息管理基础平台全国联网,谁有多少套房产,农民有多少承包地、宅基地,有关部门清清楚楚。6月15日,省级和计划单列市国税地税合并、挂牌。

  技术基础具备,是不是马上要推出房产税了?大概率不会,宏观经济数据、地方财政不允许。但房产税未来三四年必出。

  长期的房地产调控政策,还得看深圳。6月5号,深圳发布《关于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供应与保障体系的意见(征求意见稿)》,这是一份18年磨一剑的文件。

  深圳将针对不同收入水平的居民和专业人才等各类群体,并计划将住房分为市场商品住房、政策性支持住房、公共租赁住房三大类,到2035年,新增建设筹集各类住房共170万套,其中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赁住房总量不少于100万套。自2018年起,新增居住用地中人才房、安居房、公租房用地比例不低于60%。

  深圳的办法本质上是新加坡的办法,既不是倒退到福利分房,也不是市场化。按照深圳的做法,从2018年开始到2035年,年均接近10万套,商品房仅占4成,也就是说,只有70万套左右的商品房供应,年均不到4万套。

  这意味着什么?深圳以后中产得靠政府解决住房,市区买不到商品房,商品住宅和临深城市,房价还会上涨。继续涨,反正不影响大局,涨了以后,收房产税。

  未来五年,上海、北京新增供应各类住房各自约有170万套、150万套,上海商品房占比26%,北京产权类住房中,商品住房约占70%,其中,自住型商品住房、中小套型商品住房约占70%。

  地方政府不出多少钱,让度部分土地收益,通过共有产权房等办法解决中产住房。新加坡、香港的今天,就是深圳、上海的明天。

  03

  股市长期无牛市,证监会背锅。

  端午节前,A股再次打响3000点保卫战。

  股指非常疲软。6月15日,上证指数盘中再次刷新今年以来新低,深证指数和创业板指数盘中均创近3个月以来新低。成交量虚弱,沪深两市成交额3562亿元,这样的成交量,多数上市公司股价一定跌。

  股指下行,原因很清楚。

  我们一直强调,无杠杆无牛市。如果说2015年股灾是场外加杠杆崩溃,现在是大股东股权质押炸雷,今年6月以来,已有超过10家A股公司宣布存在质押股权平仓风险,涉及市值近百亿元。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14日,A股3526只个股中,有3496只股票存在股票质押,没有质押的股票仅有30只,“无股不押”。以6月14日收盘价计算,被质押的股票部分市值约为5.81万亿元,占A股总市值的9.9%。貌似占比不高,但一挤兑,就玩完。

  A股加入MSCI,银行股却在下跌,对资金的恐慌在加剧。

  截至6月13日,A股有15家银行处于破净状态,比例高达57%,国有五大银行除建行外,市净率全部低于1倍。6月9日收盘,工商银行较2月上旬的高点累计下跌28.19%,平安银行较1月高点累计下跌33.11%。6月15日,金融股护主,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

  存量资金博弈,“独角兽元年”就是抽血年,具体参照三六零、工业富联等股票。目前,金融决策层是金融理论行家,但他们不是市场行家,没有炒过股票、期货,并不掌握市场心理,一旦产生恐慌,就会手忙脚乱。

  如果相关部门下决心调整股市结构,只能不顾眼前涨跌,只要不影响大企业,不崩盘就行,问题是,目前上市估值过高,炒作严重,资金抱团取暖,流向白酒等消费类股。

  不出意外的话,市场疲软,长期不振,证监会会成为最后背锅的部门。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财经评论员,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从历史上的政治与经济转到当下,是希望看得更透彻。
每日关注 更多
叶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