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能否为固化结构的松动带来福音?

孙立平 原创 | 2018-06-29 12:0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新经济 

 

  当今的时代,人们谈论着社会结构的固化,谈论着社会流动的减少。就在这个时候,新经济在向我们走来,并由此带来一系列的故事。在这些故事当中,最励志的,同时也是似乎为日益固化的社会结构带来一线松动希望的,就是那些草根逆袭的故事。于是,在这些故事中,出现了一种对新经济的浪漫主义想象。

  但是,真正的情况究竟是怎样呢?

  我的看法是,考虑这个问题的入手点,是看新经济的商业模式。新经济的商业模式是什么样?其特点是什么?这样的特点会带来哪些机会?这些机会对哪些人是有意义的,对哪些人是无意义的,甚至是具有相反的意义的?

  那什么是商业模式?

  最简单地说,商业模式就是商业中做事情的方式。恰恰是在这一点上,我们看到新经济与传统经济的明显不同。比如,超市,即使在中国至少也有30多年的历史了,但你有没有注意到,现在阿里巴巴和京东开超市的方式与原来开超市的方式已经明显不同(参见马云的新零售概念)?再说汽车制造业,更是源远流长,但你注意到没有,特斯拉、蔚来,甚至包括贾跃亭的FF的造车模式,已经与传统的造车业明显不同(造车新势力、新造车业)?

  那么,这种不同是在什么地方呢?

  在于不同商业要素的连接方式。因为所谓商业模式,所涉及的就是企业和企业之间,企业的部门之间,以及企业的客户之间、不同的渠道之间的交易关系和连接方式。新经济商业模式的突出特点之一,就是以一种新的平台,一种以互联网技术为基础的新的平台,改变了这种交易关系和连接方式,从而为拓展这种交易关系和连接方式提供了原来没有的前景。

  比如,饭馆和顾客这两个商业要素,在传统经济中,只有当顾客进入饭馆的时候,饭馆和顾客才能连接在一起。但现在,互联网平台通过一种新的方式把饭馆和顾客这两个要素连接在了一起。这就意味着,它连接的范围和规模大大地扩展了。而互联网平台是依靠什么把分散而广大的顾客连接起来呢?靠的是人们对这个平台的关注。进一步的问题就是,这种关注又是从何而来呢?无疑是利益的吸引。

  这样,新经济商业模式与机会结构的关系就变成:谁能够想出把原来不能连接在一起的要素连接在一起的方式?谁能解决这当中最关键的技术问题?谁能够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使得这种新的连接方式得以实现?为了使新的连接方式得以实现,还需要哪些要素的填充?

  对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形成的就是新经济的机会结构。

  首先,谁能够想出把原来不能连接在一起的要素连接在一起的方式,并能够解决这当中最关键的技术问题?在这个环节上,知识和技术在其中无疑起着重要的作用。正因为如此,我们可以看到在新经济中,知识和技术有着特别突出的位置,甚至是一个创新型的想法可能就有着很大的商业价值。

  大家不要小看这些想法。有个叫里德利的学者在《理性乐观派》这本书写到:“在过去这两个世纪中,科学技术的进步来自于什么地方?就来自于不同想法开始了交配。”比如说,火车运输这个东西哪儿来的呢?他说其实就是来源于把高压蒸汽机和铁轨上行驶的运矿车这两个点子结合到了一起。锄草机就是把缩小版的汽油发动机和缩小版的收割机结合在一起。各种富有想象力的发明基本都是这样,技术的创新很多就是由此而来。

  其实,你分析下就可以发现,这些年我们讲的“草根逆袭”的故事,主要就是发生在商业模式的创新上。因为这种商业模式的创新首先需要的就是点子,但是一般的点子不行,这个点子得是以知识和技术作为基础的,它才真正具有商业价值,而且你才能真正把它付诸实施。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一些没有雄厚的资本但拥有技术和知识的人,获得了机会。

  其次,谁能够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使得这种新的连接方式得以实现?刚才说,商业模式的创新很大程度上体现在不同商业要素连接的方式上,互联网把原来无法连在一起的东西连接在一起了。而这个连接,靠的是人们对这个平台的关注。进一步的问题就是,这种关注又是从何而来呢?无疑是利益的吸引。请注意,到这个时候,新经济开始成为资本的舞台。

  新经济的商业模式,常常令人们不解:怎么这个事情好像一开始就是奔着赔钱去的?这与上述商业要素新的连接方式有关。而这就注定了两点:一是初始的投入需要一笔巨大的资金,二是此后就是一个漫长的烧钱过程。这实际上不仅是极高的门槛,也是一个极为残酷的实力比拼与淘汰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无数的竞争者要被淘汰,而且是血本无归地被淘汰。就此而言,新经济的垄断程度要大大高于传统经济。

  再次,为了使新的连接方式得以实现,还需要哪些要素的填充?这又是一个与机会结构有关系的重要环节。因为我们知道,在商业模式中,仅仅将不同的商业要素连接起来,还是远远不够的。特别是其中的电子商务和互联网经济,依然需要线下的实施环节。这样,又可以为一部分人带来就业机会,但这样的就业机会,与社会流动,几无关系。

  之所以写这篇文章,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打破一个神话,即新经济可以为人们的向上流动提供新的机会的神话。

  不错,在这些年新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励志的故事,这些故事给我们普普通通的人,特别是一些草根,一些原来没什么太像样资本积累的人带来了机会。这样的故事我想大家都耳熟能详。甚至有人把新经济,把互联网经济称之为屌丝逆袭的时代。但从上面的分析中可以看出,事实远非如此乐观,而且情况甚至有可能恰恰相反,新经济的垄断程度有可能比传统经济更高,为人们创业和发展提供的机会更为有限。甚至可以说,在很多重要的环节上,新经济带了的可能是机会结构的锁闭。

  在传统经济中,我们有时候也会讲“赢者通吃”,以此来形容垄断的程度,但是在传统经济中,这个“赢者通吃”还仅仅是个形容词,它不可能一点缝儿都没有,而且胜者可能也不是一个。但是在新经济中,可能最后真的就是一点缝儿都没有,胜者可能就是一个。所以,在前些天一个音频节目中,我说过有可能是一个屌丝逆袭成功,同时也堵住了其他屌丝逆袭的机会和渠道。

  实际上,大家可以发现,上面所分析的还主要是集中在大家所熟悉的、门槛也是最低的服务业、电子商务或互联网经济领域。而我们知道,新经济是一个含义更为宽泛的领域。从根本上说,新经济是建立在科学技术发展基础之上的。在新经济中,技术和资本的密集程度要远远高于传统产业,其进入的门槛和垄断的程度也会远远高于传统产业。

  因此,无论是在通常所说的“创业”的意义上,还是在与普通人关系更密切的就业的意义上,对新经济所带来的机会结构的变化,都不能有一种过于浪漫主义的预期。甚至,对其可能带来的机会结构的锁闭,都需要抱一种警惕的态度。

个人简介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从80年代中期开始从事社会现代化的研究工作,并成为社会学研究领域的知名学者。90年代初,逐步转向对中国的社会结构的研究。著有描述中国改革处在十字路口处境的《断裂》、《失衡》等。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