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商行如何才能修成经营正果

莫开伟 原创 | 2018-07-13 13:5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农商行 

  农商行近来却传出了一些令人忧虑的信息:贵州贵阳农商行和山东邹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大幅上升,经营情况不容乐观;

  山东寿光农商行年报审计机构在该行2017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认为若按照会计政策计提相关减值准备,2017年度净利润将减少7.53亿元,而该行去年净利润仅为6569.98万。

  此外,还有更让人失落的是山东青岛农商行与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在IPO上会的前一夜被证监会取消审核,令人深感蹊跷。

  这一切都或多或少地表明改革不久之后、刚刚恢复生机活力的农商行又进入了一轮“多事之秋”周期。

  据分析,导致农商行陷入不良贷款反弹、利润减少、拨备覆盖率和资本充足率下降尴尬经营局势的原因主要有三方面:首先,客观经济环境变化让农商行猝不及防,且以传统存贷款经营方式为主的农商行市场竞争能力下降。当前国内外经济金融局势发生了较大变化,也就是说目前的经营大环境与几年之前农商行刚刚改制环境完全不一致,当前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困局没有从根本上改观,这让靠传统存贷款为主的农商行经营陷入更加艰难境地并不足奇。加之目前客观金融环境急剧变化,资金分流加剧,农商行组织资金成本升高,而以服务“三农”为主的经济区域缺乏更多的优质企业,处于经济不景气大环境中的中小微实体经济经营效益下滑,导致信用观念相对淡化,使得逃废银行债务的现象有所增加,成了推升农商行不良贷款和经营利润下滑的重要“元凶”。

  其次,经营方向存在不少问题,在激烈的金融市场竞争中拖了农商行的经营后腿。不少农商行从农村信用社改制之后,改变旧有经营理念,向国有商业银行看齐,以更高的经营视野、更规范的管理视角、更有效的风险内控机制来严格规范约束自身经营行为,则是必须的,也是应该的。然而,不少农商行并非这样,而是在经营理念上发生了偏向,缺乏大局意识和社会责任意识,忘记了服务“三农”初衷,在信贷规模、信贷客户上与大型国有商业银行或股份制商业银行盲目竞争,完全忽略了差异化竞争优势,靠过度消耗资本来支撑业务经营规模的无限扩张,一味追求“高大上”,出现了信贷项目和信贷资金的“垒大户”;忘记了改革初衷,将自己转变成了完全“洗脚上岸”的纯商业银行,甚至存在了严重的“数典忘祖”行为,出现了严重的经营“蜕化变质”,将大量资金通过或明或暗的途径投向了楼市、股市和债市,导致了信贷资金脱实向虚,加剧了农商行的经营泡沫化和风险化;更有甚者为了局部利益,不惜打监管政策“擦边球”,遭到监管部门的严厉处罚,不仅影响了经营业绩,也使社会声誉和形象受损。这一切都是导致农商行资本充足率下降、拨备覆盖率下降的重要“幕后推手”。

  再次,经营管理机制没有真正理顺,这是导致农商行经营难以摆脱各种制肘、自主权渠道没被有疏通的重要症结。无论现在依然是农村信用社身份还是农商行身份,其人、财、物的管理权都集中在省农村信用联社,进人数量、财务开支、高管及员工工资及绩效奖励、盈利指标都由省农村信用联社按年下达;这还不算,问题最大的是每个农商行的高管都由省农村社用联社考察和任命,这个人是否适合一个县农商行或信用联社的经营管理则另当别论;尤其改制成农商行之后,这种管理模式依然不变,使得农商行要求的公司治理模式与省联社管理模式之间产生很大的矛盾,让农商行陷入了不伦不类的尴尬怪圈,最为明显的是限制了农商行经营自主权,使农商行公司治理结构“有形无神”或有名无实,与改制前的农村信用社并没有什么两样。而且对董事长权力缺乏有效监督,导致经营管理中的权力滥用,也在很大程度上加剧了农商行经营决策的失误和经营风险。

  现实告诉我们,农村信用社改制成农商行只是农村信用社在艰难经营跋涉中寻找到的一个暂时憩息的经营港湾,改革依然不能停步,经营管理模式只有更好,没有最好,农村信用社或农商行仍需进行大胆的改革探索,经营改革永远在路上,还远未到终点。而且,也要看到农商行上市虽然将农商行的经营发展向前推进了一大步,极大地拓宽了农商行的经营发展视野,但上市并非终极目标,也不是进了经营“保险箱”,经营管理不善出现不良贷款大幅反弹或出现巨大亏损,同样有被强制摘帽退市的危险。因而无论是已上市了的农商行或准备上市的农商行,都应对资本市场心存敬畏之心,把上市永远当着激励和检验自身经营能力的衡量尺子,聚精会神地完善经营管理机制,找准自身发展方向和定位,努力夯实经营发展基石,始终如一地蓄积发展动能,那么农信社或是农商行在经营竞争中才会处惊不变,保持足够的经营定力,始终把准经营航向,永立潮头,做金融创新与改革时代的“弄潮儿”,最终摆脱一切经营不利因素的干扰,修成经营正果。

  而要实现这一目标,还得苦练内功,树立“打铁还须自身硬”的经营意识,从管理制度和内控机制入手,抓住服务实体经济的主线不动摇,切实推进和加快经营体制改革,消除任何投机取巧的侥幸经营心里,农商行和农信社才有可能立于不败之地。一方面,应加快经营战略转型,围绕“三农”新变化、新需求,在搞好传统存贷款业务的基础上,借助现代金融科技的力量大力发展新业务、新产品,努力拓展轻资产业务,扩大业务经营规模和范围,减少资本消耗,拓展收入来源,提高农商行或农信社应对市场变化的能力,避免经营局面出现大幅波动的不稳定现象发生;提高普惠金融服务程度和水平,为破解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困局做出努力;不断提高获客能力,稳定优质客户,提高在激烈市场竞争中的获胜能力,使农商行或农信社始终走在稳健的经营发展道路上。另一方面,应彻底转变经营理念,消除形式上改制了、上市了、而一切经营管理水平仍停留在非改制、非上市时期的旧有管理现状,严格按照上市银行要求构建好公司治理机制,摆脱行政管理的窠臼,取消省联社对各级农商行在人财物上的控制权,将这些权力全面归还给农商行或农信社,让各个层面切实发挥农商行或上市农商行的治理作用,有效消除经营管理漏洞,不断提高经营风控水平和能力,彻底堵塞各种经营管理上的空间,拼发出经营向好的活力,激发内生发展的动力,充分调动各个层面的经营积极性、主动性和灵活性,形成齐抓共治的良性经营发展态势,将农商行推上新的发展平台,拓展更广阔的发展空间。此外,提高守法合规经营意识及自律意识,做社会责任的忠实践行者。将一切投向资产泡沫领域的资金收回,消除追求高额投资回报及监管套利等经营倾向,遏制贷款“垒大户”行为,让资金全部回归实体经济领域;消除一切经营风险隐患,为降低不良贷款双升夯实基础。

  只要努力,农商行或农信社还是大有希望的,未来也肯定是美好的!

个人简介
中国知名财经评论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