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与世界领袖的深度思考能力

陈功 原创 | 2018-07-20 09:3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读书 世界领袖 

  俄罗斯号称“战斗民族”,在西方的封锁之下,俄罗斯经济没有崩溃还略有好转本身就是个奇迹。一个国家的表现,与一个国家的领袖文化素养是紧密相关的。如果用“普京读的什么书”来搜索谷歌,你能得到500多万条检索结果,都是与普京读书有关系的。这并非是偶然的现象,如果用同样的关键词来搜索美国总统特朗普,答案就有点虚了。一个是可以看见总统推荐书单,但只要是总统了,有的是人可以帮助他来推荐书单。还有就是据说特朗普写过16本书,写手当然也不少,其中传说还有情色和凶杀类小说。如果过滤掉这些可疑因素,谷歌对于特朗普读书的检索结果是零。

  作为俄罗斯总统,普京也推荐读书单,他推荐了100本书籍。此事源于去年1月25日,正在竞选下届总统的俄罗斯总理普京在远东地区视察时公开表示,自己正计划编辑一份包括100本俄文经典的书单,还在俄罗斯《独立报》上亲自撰写了一篇4500字的文章。他写道:“在20世纪20年代,美国的一些顶级大学就提倡阅读西方文化经典,那是一些被认为对西方文化的形成最为重要和最有影响力的书籍。”“俄罗斯一直是一个阅读的国度,每个中学生都应多读经典,以传承俄罗斯文化。”因此,他建议汇编出中学生必读的100本推荐书目,这张书单也就因此得名“普京100书”。

  普京是读经典著作厚皮书的那种人,这说明他拥有深度思考的能力,他拥有消化和吸收经典思想并且转化为自身文化素养的能力。不过,普京从来不看自己的传记或者写自己的书。德国记者胡贝特•塞佩尔把他所写的一本新书送给普京,内容是普京做决策时的动机和态度。普京瞄了一眼回答说,从来没读过关于自己的书,“我自己的事情我都知道”。这名德国记者实际是普京的粉丝,曾为德国《明镜》杂志工作,后来转为拍摄视频。2012年,他为德国电视一台制作了名为《我,普京:肖像》的纪录片。2014年,他就乌克兰问题采访了普京。

  美国著名学者詹姆斯•伯恩斯在《领袖论》中,分析过阅读与世界各国政要之间的关系:一是阅读欧洲一些政治思想家(如柏拉图、西塞罗、洛克等)的名著,对政要的影响非常大;二是那些爱读书的政治家总是能闪烁出不一般的气质。

  美国总统也有不少爱读书,酷爱深度思考的总统。传说在竞选总统前,布什曾反复研读、反思上世纪60年代的《美梦与噩梦:60年代留给社会下层的遗产》,他著名的“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这一施政纲领即来源于此书。还有传记作家埃德蒙•莫里斯的新作《罗斯福王》,布什喜欢这本书,因为该书生动地再现了他与这位已故总统之间的“再生缘”。1901年老罗斯福当美国总统,离2001年布什当选总统正好100年。这两位开创新世纪的总统都面临艰巨的任务和挑战。“罗斯福王”时代是美国走向“美利坚帝国”的开始,通过这本书,可以想象布什的政治雄心。

  1996年,克林顿接受一家杂志的邀请,列出了他正在读的12本书,包括三位前总统林肯、罗斯福和安德鲁•杰克逊的传记。他曾经对人夸口说,在牛津大学上学时,他一年读300本书。这意味着几乎每天读一本书。克林顿在欧洲受的教育,而欧洲人的传统之一就是酷爱读书,据说保罗•萨特终身保持着一年读300本书的数量。

  普京喜欢读两类书,一类是俄罗斯和世界经典名著,契诃夫、托尔斯泰、果戈里等人的作品。另一类是一些比较实用的书籍,如彼得大帝、叶卡捷琳娜二世和沙俄政府强硬派代表人物彼得•斯托雷平等名人的生平传记等。他认为,要多学一些与自己的工作有关的知识,俄罗斯历史上很多伟大的人物值得人们去品味。

  不过,世界各国的领袖读书,也不一定都似乎严肃的思考性书籍。常伴法国总统希拉克的书籍中,就少不了关于中国青铜器的专著。在北约的一次首脑会议上,希拉克中途“开小差”,就是为了看介绍青铜器的杂志。此外,中国文学也深深地吸引着希拉克。中法文化年期间,希拉克曾表示,非常喜欢中国古代诗人李白和杜甫,尤其对浪漫主义诗人李白有着特殊的感情。他还表示,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完成一部关于李白的电影剧本。

  戈登•布朗是公认的继丘吉尔后最爱读书的英国首相,他列出的阅读书单中,排名前两位的是美国前副总统阿尔•戈尔关于美国政府怎样决策的《虐杀理性》和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的《混乱时代》。联合国秘书长也算是世界领袖,潘基文最爱看英文版《TIME》杂志,这似乎就差了点意思了。据说,他读书“并不挑剔”,而且读完后还会反复再读。青少年时代,他为了学习英语和了解国际大势,如饥似渴地阅读每一期《TIME》杂志,这一阅读习惯自然影响了其后来的政治生涯。

  当然,世界最牛的文化人领袖是已经去世的捷克总统哈维尔,他本身就是作家和剧作家,一生的作品获奖无数,这是一般政治家没法比的。读书是为了提升文化素养,对任何人都是如此,政治领袖也不例外。对他们来说,唯一的例外在于深度思考的能力,凡是拥有这种深度思考能力的政治人物,都会有非凡的表现。

  当前世界的乱像虽然主要集中在金融领域,但所有事情背后的逻辑却不是金融市场的那点事情,追寻逻辑,解析逻辑中的关系,必须要用到深度思考,唯有深度思考,才能透过信息碎片看到事情的本质。

个人简介
安邦集团董事长、首席研究员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