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税降费才是正途,但最根本的应该是降低社会成本

刘万军 原创 | 2018-07-29 23:50 | 收藏 | 投票

   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前不久撰文怒批财政政策不积极,近一段时间对于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协调性的讨论很多,随后不久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终于给争论画上了句号即财政政策要积极,货币政策要适度。

   按照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撰写的文章数据显示,几轮大放水从季度经济增速来看,第一轮放水期间,经济增速由6.4最高反弹到12.2,反弹幅度近一倍,第二轮放水期间,经济增速由7.5最高反弹到8.1,反弹幅度大约是10%,而在第三轮放水期间,经济增速从6.7最高反弹到6.9,反弹幅度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且从年度经济增速上看,第一轮由08年的9.7%降至11年的9.5%,第二轮放水经济增速由11年的9.5降至14年的7.3,而在第三轮放水期间,经济增速由14年的7.3降至17年的6.9,也就是宽松的货币政策并没有改变中国经济增速长期下行的趋势

  另外一方面从负债上看,08年末的中国经济整体债务率是129%,11年末升至166%,14年末升至204%,17年末升至241%,而且靠后的年份多是居民和政府在举债,但是长期下滑的趋势仍没有得到改观。也就是积极的财政政策也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

  在笔者看来,无论是积极的财政政策,还是宽松的货币政策都没有解决一个根本问题就是效率。可以说这些年央行是向市场存放大量流动性,但是资金有没有形成更有效投资还是在虚拟经济中空转?而另外一方面这些年每年年初都会大上特上项目,而往往到年末还会出现钱花不完而突击花钱的现象,意味着财政政策不是不积极,关键大量的投资收益如何?是否需要?要知道无论是财政拨付还是地方政府举债搞投资建设,最终成本还是要转嫁到居民身上。事实上无论是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都多注重总量,而忽视效率,效益。仍是天真的认为只要把钱花掉,把信贷的阀门放开就能促进经济增长,事实上这些年的发展结果告诉我们政策不能粗放也要集约了,同时相对政府主导财政货币政策,不如转化为减税行动,让企业和个人真正成为发展的主体,主导自己各种的市场行为,更重要的是减税降费只是一个窗口,更根本的应该降低企业和社会运行的成本,减少对企业和个人的吃拿卡要等一系列不正当干预。

  我们的优势在于有庞大的人口以及孕育着的无限市场,我们的优势还在于大量居民边际消费倾向高,只要把市场和人口要素有效组织起来,内生的动力就会迸发出来!

个人简介
鲁迅说,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有拼命硬干的,有为民请命的,有舍身求法的……而往往不为各种利诱所动,才是真正的民族脊梁.采民意,抒民情,代民声;声音来自于人民,服务于人民! 学术交流:happyprince-2004@sohu.com…
每日关注 更多
刘万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