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贸易战的六大软肋

沈建光 原创 | 2018-07-06 11:5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特朗普 贸易战 

  中美贸易战战火越演越烈。7月6日,中美之间涉及500亿美元的贸易制裁即将开启首轮较量,同时,美国特朗普已宣称继续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并威胁如果中国采取新的报复措施,美方将再对另外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对此,中方表态将综合使用包括数量型和质量型工具在内的各种举措,做出强有力的回应。

  至此,特朗普的对华贸易制裁威胁几乎涵盖了中国对美的几乎所有商品。因为根据中国海关统计,2017年中国对美国出口金额仅为4298亿美元。考虑到中美接近3000亿美元的巨大贸易逆差,特朗普率先挑起事端似乎占尽先机。然而,特朗普贸易威胁果真像其威胁的那样稳赚不赔吗?笔者对此表示怀疑,在笔者看来,特朗普咄咄逼人的背后仍有六大软肋。

  软肋一:全球开打贸易战无法游刃有余

  此次特朗普贸易战矛头不仅针对中国,传统盟友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均是特朗普的贸易制裁对象。特朗普公然与主要贸易伙伴对峙,大概率是建立在利用各国希望避免贸易战心理,让渡一定利益与美国达成协议的理想情形。但其咄咄逼人,出尔反尔的举措如今已遭致其他国家联合起来的强硬反向制裁。特别是欧盟已警告若美国对欧盟汽车加征关税,欧盟将可能向总值2940亿美元的美商品征报复性关税,相当于美国去年总出口额的19%。

  考虑到在全球出口市场份额中,美国出口份额占比仅为8.7%,而中国占比13%,德国占比8.2%,若其他国家联合起来,对美国发动贸易同等制裁,美国很难获得实在好处,并将对美国经济与就业产生负面冲击。另外,特朗普上任以来由于政策多变已产生信任危机,对跨国企业又频繁处以高额罚金,恶化了美国的投资环境,美国劳动生产率下降与基建薄弱的情况也没有明显改善,企业在美国投资风险反而空前加大。

  软肋二:贸易战伤害美国企业

  特朗普几乎对中国商品全部征税的威胁面临美国企业的福利损失。毕竟中国入世以来,中国制造业已经跃升为全球第一,作为全球供应链的中心,不少对美出口商品其实是美资企业在华生产进而出口到美国的。

  例如,中国出口中有四成的出口来自于外商投资企业的出口,对美出口的100强企业榜单中,外资企业总共占据7成。而80%以上的苹果手机在中国组装生产,英特尔和戴尔等美国顶级硬件制造商也十分依赖中国制造业。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向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承诺,美国政府不会对在中国组装的iPhone加征关税,但既要祭出对华征税清单,又要顾全美国企业利益,其实很难做到。

  软肋三:贸易战损失美国消费者福利

  特朗普贸易战还面临替代困难与消费者福利损失的风险。一来中国对华出口的前十大产品中,大部分商品占美国进口的比重高于百分之三十,如从中国进口的电机电气设备产品占美国进口的四分之一,机械器具占比高于三成。一旦对华征税,不可避免的导致美国短期内进口替代困难,推高美国进口企业的生产成本;二来劳动密集型产品中国进口份额占比更高,如美国九成的雨伞进口,八成的玩具进口、七成的头饰、六成的行李、五成以上的鞋类、纺织品、家具进口均来自中国,如果美国选择上述领域作为对华加征关税的范围,也将会造成上述商品价格上涨,推升通胀,受到最直接损害的同样也是美国的消费者。

  软肋四:美国行业协会反对声音越来越强

  特朗普肆意挥舞贸易大棒也遭到美国企业协会的反对。如曾支持特朗普税改的美国商会,7月2日已对特朗普政府的关税政策做出警告。美国国际钢铁协会及其两家会员企业提起诉讼,认为特朗普政府对进口钢铁产品加征25%关税依据的“232条款”违反宪法,要求停止执行;代表福特、通用、菲亚特克莱斯勒美国公司三大汽车厂商公共利益的美国汽车政策委员会认为,美国政府使用“232条款”,会给美国汽车业及其工人带来的不利影响,将远超过进口限制给美国钢铁业带来的好处。

  软肋五:市场恐慌情绪加大

  早前市场普遍认为特朗普的贸易战大概率是口头威胁,而伴随着其策略越加难于预测,对未来特朗普政策风险的担忧上升,恐慌情绪浓烈。自美国挑起对华贸易战的这半个月以来,道琼斯工业指数下跌3.3%,虽然远低于不及A股8.1%的跌幅,但从市场深度来看,美国市值跌幅却远高于A股,美国三大股指的总市值跌幅近1万亿美元,超出中国沪深总市值共计4万亿的跌幅。

  而从美国企业层面来看,6月15日半个月的时间,信息技术行业半个月市值蒸发超过4000亿美元,可选消费、金融行业,子市值减少接近2000亿美元。卡特彼勒公司因其业务涉及工程及农用机械设备,其股价跌幅居前,市值蒸发近10%。因特尔、通用电气这样的跨国科技制造公司的股价也出现较大跌幅。

  此外,虽然航空飞机并不在中国贸易制裁清单上,波音公司也因为市场担心中美贸易战进一步升级而受压,半个月股价下跌超过6%。金融行业高盛集团、摩根大通跌幅分别为5.87%和3.4%。苹果公司跌幅近2%。这说明虽然投资者对美国贸易战的担忧情绪增加,加之美国股票估值较高,未来美国金融市场调整的深度可能会更加剧烈。

  软肋六:国内政治阻力上升

  特朗普肆无忌惮的挥舞贸易大棒,已经引发不少议员的担忧。犹他州参议员、负责贸易政策的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Orrin Hatch近日表示,反对征收关税,尤其是232条款,计划推动独立立法,以解决议员们对特朗普征收新关税的担忧。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Bob Corker表示将提议设定一项立法,规定总统以国家安全为由征收关税时要接受国会审查。而一旦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单方面征收关税的权利有受到限制的可能,特朗普贸易政策的推行也将面临不小政治压力。

  综上,笔者认为,尽管美国特朗普已经信誓旦旦的在全球范围内挑起贸易战争端,对华态度也咄咄逼人,距离7月6日340亿美元对华贸易制裁落地更是为期不远,但纵观美国的对华贸易策略,如果特朗普发动全面贸易战,将不可避免的会触及到美国消费者或者美国企业的利益。而此前,特朗普在首次340亿对华制裁清单中比3月清单删去了手机商品,又不涉及劳动密集型产品,说明进一步祭出对华制裁清单其实是十分困难,特朗普也并没有多少好牌可打。

  在此背景下,中方还应该保持定力,联合欧盟、加拿大等反对美国贸易保护的力量,在特朗普沟壑难填的情况下,大胆反击,特别是瞄准特朗普的农业州票仓精准出击,打中其痛点,以战促和,促进贸易战尽早回归谈判桌,避免全面贸易战,并守住中美不陷入或者过早落入修昔底德陷阱的底线,为中国延续稳定增长换回良好的外部环境做出努力。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2007年加入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中金公司),现任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研究部(香港)副总经理、经济学家。
每日关注 更多
沈建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