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是东方复兴、中华崛起的契机!

文武 原创 | 2018-08-14 16:30 | 收藏 | 投票

  

人工智能时代已经到来,美国的社会精英们在上世纪上半页就已经警醒的预见到了这一点!

 

技术一直在统治。地球史就是一部技术统治史。技术首先从地球各物种中识别出其最佳合作者,将地球的最大利益份额交给最尊重技术、最有利于技术进化的人类这一物种,然后从地球各人类群体中识别出其最佳合作者,将地球的最大利益份额交给最尊重技术、最有利于技术进化的国家、公司、个体。

 

从来都是技术的最佳合作者获得了最大的真实利益,成为了真正的成功者。地球史,就是技术不断的将最大的利益份额赋予在技术上占据领先地位和主导地位的物种、种族、国家、公司、个人的历史,就是技术的利益诉求的表现史。

 

想想那些曾经憋屈在一种几乎是绝对性的限定了自身能力开发的生存环境之中的工人们晚景的凄凉便可知:人类无论作为个体还是群体,都只是一种技术性的存在。人类存在或许并没有一个未来的目的,但必定存在一个当下的前提:人不能够憋屈的活着。不憋屈,这并非意味着更好的生存,或更多的享乐与名利。憋屈,只意味着悲哀的失去了成长的机会和体现生命价值的选择机会。

 

没有任何一种反技术、低效率的文明能够长久存在。

 

技术化程度低的社会,如中国,如果顽固坚持其包括房地产支柱产业经济政策在内的导致人力资源的低效开发与低效利用的旧制度的话,最终会被扫到垃圾堆中淘汰掉,沦为惨不忍睹的世界贫民窟。

 

资本与技术的结合,确实是资本主义相对社会主义的核心竞争力,也正是最近几百年资本主义崛起并称雄于世界的核心机密,其对社会进步的推动力,是官权与技术之悖反所无可比拟的,毕竟官权自身,无需依赖技术创新,已经可以谋利。

 

技术主导是资本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在大多数技术至上主义者的逻辑中,资本主义事实上是一种股份制在整个社会的应用,通货膨胀是必要的、必须的,不断被稀释的社会财富股份会促使一代代的人们努力的贡献自身价值。

 

西方社会之所以在近400百年迅猛超越东方社会的根本原因在于:他们的文化就是核心竞争力。他们是在让技术成为真正的ruler,而不是human!中国五千年的问题根源在于:我们的文化就是我们的劣根,我们的劣势。我们不是在让技术成为真正的ruler,而是human

 

Human是不是一种技术产物?是的。Human是宇宙自组织、自我演化出来的一种技术产物。那么让humanrule一个社会岂不也是让技术来rule?不是的。为什么?因为human的思想复杂性使之在成为一种以自利为核心而不是完全以效率为中心的技术产物的时候往往会压制技术的创新与发展,比如在中国长期利润率居高不下的低技术含量的支柱产业——房地产业,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都得到了蓬勃发展,而这种发展的代价,就是本该投入于技术含量高的行业的资金,也都全部流向了这个技术含量极低的产业。在房地产的大浪潮中,即便国家稳住了,国家也没救了。因为国家经济、政府收入来源越来越依赖于、束缚于这一低技术含量、低知识含量的产业。这一畸形市场,已将中国企业家精神磨损耗尽,以一种激励游戏的模式。在这种游戏模式下,企业家沦为一个社会非主流,沦为一个附属性的阶层,不能主导社会,反被社会主导。在这种游戏模式下,只有那些充分珍惜和运用非知识资源的企业家,才能得到最大的和最多的奖赏,而那些充分珍惜和运用知识资源的企业家,成功的光环只会笼罩在极少数的头顶,他们中的大多数,往往长期限于泥沼与困惑之中。

 

技术本身就是宇宙之道。人本身是一种宇宙演变的最新技术成果,人也必须依附于顺应于技术演变的方向并在此道路上尽可能攫取更多的利益份额,才可能在未来的宇宙演变中通过自身的技术化改进,实现种群的强化、存续、繁荣。

 

中国社会事实上是一种反技术传统文化。资本+权力只是反技术传统文化的一种表现。反技术传统文化适合人才发展和发挥才干吗?反技术传统文化是一种反技术的文化,一种反高新技术创新和反高新技术推广的文化,一种反技术主导的文化,一种让人来rule的文化,一种关系博弈文化,一种反脑力博弈的文化。当机器成本低于人力成本,这种文化人将被彻底淘汰。人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分蛋糕的,一种是将蛋糕做大的,然而,反技术传统文化只能创造出绝大多数的分蛋糕的人而严重缺少将蛋糕做大的人,这会导致一种什么样的后果呢?这些分蛋糕的人,慢慢的分化出一小部分偷蛋糕、抢蛋糕和骗蛋糕的人,以及依靠关系而多分蛋糕的人,这些人都因他们的卑劣行为而人生得意,于是,其他人也开始效仿起来,慢慢地,或者很快地,整个社会就变化堕落为一个完全没有了规则和廉耻的、群魔乱舞的互害社会,大家都仗势欺人,或者依靠某种关系,或者依靠某种部门权力,或者依靠某种行业潜规则,甚至最终沦为暴民社会。某种类型的技术主导的文化再不好,至少在适合人才发展和发挥才干这方面,要优于此类文化范式。

 

改革开放几十年,其实是免费出卖环境资源、低价出卖低端人力资源并拱手相送高端人力资源的几十年。这样一种发展战略,在人工智能的时代,根本跟不上,已经落伍了。

 

长期以来,以中国为主的世界各国源源不断的进贡般的实物输送,牺牲的是本国包括物质、环境、人力等等资源在内的几乎一切值钱的,所得却微薄。全球化过程中倾斜于美国的利益输送机制,一方面看来,是极其不平等的,而另一方面看来,其实质上所体现的,则是堪称宇宙大道的技术的利益配额制:全世界最具价值的头脑,大部分都被源源不断的转移到能够为之提供优渥待遇、发展机会、个人尊严和生命安全感的美国本土,或者身处各国却为美国利益服务。

 

人工智能的时代,国际竞争,不再是比贱,不再是低端人力资源比拼价格的竞争,而是高端人力资源之间的竞争,是脑力竞争。

 

高端人力资源,其首要利益是自身发展机会,不是简单的获取功名利禄的机会,而是挖掘自身潜能并据此获得回报的机会,然后是美好的自然环境和安全的社会环境。要吸引和留住高端的人力资源,就必须为他们提供挖掘自身潜能并据此获得回报的机会,就必须创造美好的自然环境和安全的社会环境。

 

政治权力所给予高端人力资源的,更多的是简单的获取功名利禄的机会。资本投资者所给予高端人力资源的,才是挖掘自身潜能并据此获得回报的机会。

 

要留住高端人力资源,就必须留住资本投资者。

 

国外投资者们在中国,其实是没有安全感的,他们只是想要捞一把就走。不单是国外投资者,就连国内新兴的财富掌握者,不断发展起来的财富新贵们,以及作为高端人力资源的知识分子和技术骨干,他们也不能安心留在国内。想要留住这些人,就必然涉及到言论上所忌讳的政治权力分享的问题。不但要创造让人人感觉安全的法治环境,还要给予每个人以政治权力分享的同等机会,让人人享有同等的法治环境并在此法治环境下进行公平竞争。这种公平竞争,绝不是简单的权力禅让,而是废除永久性的掌权者,谁更有利于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就让谁暂时掌握和控制权力,而且这种判断的权力,应当授予全体人民。

 

这是中国政府左右为难之处。曾经,让资本家入党,给高层带来的压力是极其巨大的。

 

这是一个智力竞争的全球社会,更是一个制度竞争的全球社会。

 

必须承认的是:全球资本主义精英根本不愿意将优质资产配置在中国!商人对一国官员没有安全感,则被迫全球配置资产,甚至于将个人财富大规模转移海外。李嘉诚就是典型。李嘉诚从香港到英国的财富大转移,是一个值得全部华人永远铭记的历史性的案例,是华人的悲剧,是华人不能将祖国当家园的悲剧,是华人在自己的祖国没有安全感的悲剧。

 

张五常:“我认为中国已经开始不需要再从事合资经营,不需要再去做市场换技术,而是直截了当的引进人才。中国有人才政策,各地区也有人才政策,现在也开始引进外面的研究人才,下一步就应该大手购买商业领域的科技人才,一两百万美金请一个是很便宜的。”

 

我看引进人才的说法应该废除!这种说法实际是在误国!

 

好的制度,就有好的信用,能给人以生命安全感、财富安全感、潜力开掘的最大机会和个人发展的最佳机遇。所谓天下归心,不用引进人才,人才自然归附于你。坏的制度,人人离心离德,阳奉阴违,因制度而来的地理位置上的忧虑和恐惧根深蒂固、始终无法去除,人才不用别人引出,他自己就想方设法、不惜代价、不惜成本、逃命般的要逃出去,成为别国的人才,而那个国家为此没有花费丝毫成本,甚至于有所刁难和挑剔。

 

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竞争,核心是信用的竞争。于人,某事交与某人是否放心、于某事某人是否有足够的能力胜任等等。于国,没有真正法治的互骗、互害社会,必然一败涂地!

 

失败国家,会沦为成功国家人才培养的免费基地,掏自己的钱去为别人培养半成熟的和成熟的人才。失败国家的教育,是在为她人做嫁衣。制度优势,就是人才收割机。种地的是你,但是收割粮食的,却不是你。失败国家最后只能在精英人口的不断流失和人口的不断垃圾化之中,不知不觉的成为国际上的人口垃圾集中地。有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国家!失败国家的人与国是互害的,这种互害是一种恶性循环的机制。垃圾人口只能带来互骗社会、互害社会。成功国家的人与国是互益的,这种互益是一种良性循环的机制。精英人口能带来信用社会、互利社会。当成功国家开启良性循环的机制之时,失败国家却开启了恶性循环的机制。

 

当华人自己都不再将祖国当家园,当知识精英和企业界精英都用脚投票,这个祖国,除了成为全球垃圾场,还能成为什么?

 

当人工智能产品席卷天下,那些不能体现自身价值的多余人口应该如何安置?西方国家的路子是福利政策,以其富足的高端人力资源所源源不断的创造出来的技术红利,他们养得起,中国呢?难道重回计划经济时代?毫无疑问,在大数据时代,计划经济是有其现实操作可能的,但是这种现实操作可能性,绝对是建立在牺牲发展、发展停滞的基础上实现的。也就是说,哪怕回到计划经济时代,缺少了高端人力资源所带来的知识发现和技术创造,比之发达国家,只能是拥有更少的和越来越少的资源可供计划。这样一种计划,毫无疑问,可以避免1959——1961年饿死三千万人的灾难,但是无法避免的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停滞!而发展的停滞,在一个竞相发展、飞速发展的时代,就是绝对的攸关生死存亡的大灾难!

 

朝鲜,是一个失败国家!我们绝不能回头!

 

中国必须作出变革!甚至有义务将朝鲜从水深火热的深重灾难中带出来!

 

贸易战是东方复兴、中华崛起的契机!我们将从此认清这个世界的真相,看到我们的弱点和不足,并奋起直追,直到有一天真正的超英赶美!

 

 

 

 

 

 

 

个人简介
读书,写作,如此而已。
每日关注 更多
文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