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退两难时的新解释与新选择

冯仑 原创 | 2018-08-14 19:38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市场经济 

 

  随着改革进入到第四个十年,一方面因为经济成长带来的信心和美好前景给了我们巨大的激励;另一方面,由于市场经济的快速增长,客观上也带来一些矛盾和问题。我把其中的四大矛盾和问题理解为深水区和攻坚克难的重点。

  第一个问题是收入差距的扩大,人们对这种差距的扩大能容忍到什么程度,应该如何解决,政府要把它控制在一个怎样的合理范围內?谁都清楚,如果不及时处理这些问题,必然会引发社会的矛盾和冲突。

  第二个问题是快速成长的经济和以GDP导向的工业化与城市化进程带来的环境污染,使得生态脆弱的地方和整个居住环境遭到破坏。这个巨大的损失,也是时常被批评的重点。

  第三个问题是由于政府权力过于集中,政府权力在配置资源的当中起到强有力或者说绝对的作用。长期以来,我们的经济增长模式以政府强势主导为特征,权力寻租往往导致贪腐和社会营商环境的扭曲,一些腐败现象成为社会批评的另一个重点。

  第四个问题是在整个深入改革和经济成长过程中,过去的传统观念和意识形态教条与现实之间存在着很大的错位,甚至被现实肢解、被破碎化和庸俗化。于是,意识形态、国民精神和伦理方面出现了混乱、空虚、甚至是缺位的问题。

  出现了这四个问题。社会、政府会怎么办呢?而我自己又能怎么办呢?又怎么能够在未来的日子里做好自己的事,不添乱呢?想归想,但每天天一亮,眼睛一睁,又得去干活。我能做的事还是在公司上班,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生活在继续。今天早上从开会开始,然后讨论公司内部的业务、管理、战略,以及处理其他一些相关的事情。吃了午饭,又匆匆去机场,赶到下一个出差的地方。在出差的地方,照例仍然是见一些需要见的合作方、政府方面的人士,还有公司的员工,大家来讨论一些事。当然,还要吃饭、睡觉。就这样,一天过去了。接下来的一天,可能是再飞去另外一个城市。除了公司的事情,还去参加房地产行业的一些论坛和公益方面的活动。我照例要准备发言,明天我想讲两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说是有一个兄弟住在他哥哥家里,有一天有事出去,走到一半,忽然想起要回家取个东西。结果一回家,撞到大嫂在洗澡,一下愣住了,转身想走。没想到嫂子说,「站住!你对得起你哥吗?」他一想,「是,看了不该看的,真对不起大哥。」就赶紧说「对不起」,然后转身要走。大嫂在后边又说了一声,「你对得起我吗?」他想,「也是,看都看见了,怎么就不往前再进一步呢?走了,也真对不起大嫂。」于是就愣在那,呆着,大嫂在后边又说了一句话,「你对得起你自己吗?」

  这故事,真是让人无限地遐想和回味。人生就是这样子。可能突然地一个事件来了,让你必须反应。你真是不知该前进,还是该后退。前进,对不起大哥;退出来,对不起大嫂;站着,又对不起自己。人生况味,六分酸楚,十分为难。

  另外一个故事,讲的是人生很多的苦恼,很多烦恼,其实是因为没有解释,或者有解释,但不足以令人满意和释怀。一件难事,有了解释,就不烦恼。没解释,就会烦恼。解释以后,就会有新的选择。在复杂的事情面前,有解释才可能有新的选择。没解释只能是郁闷,或者采取原有的、固定的解决模式,会把事情搞得不可收拾。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有一天,一个男人很疲惫地回到家。刚进屋,就从里面窜出一个人来,撒丫子就跑,他一愣,然后发现老婆衣衫不整,于是抓住老婆,高声斥问,那是谁?干什么的?你敢偷人?老婆很从容地说,「那是隔壁老王。」他说,「你为什么要偷人呢?你对得起我吗?我天天在外面挣钱,你给我戴绿帽子。」进屋抄起刀,就要去砍隔壁老王,没想到老婆十分地淡定,说,「你给我听着,你没什么委屈的,你得感谢老王。」他就疑惑了,「我还得感谢他?」老婆说,「我漂亮吗?」他说,「当然漂亮,不漂亮我能娶你吗?」老婆又问,「我贤惠吗?」他说,「当然贤惠,不贤惠我能放心在外面做生意、打拼吗?」老婆说,「那你关心我吗?平时给我买礼物吗?」他说,「我在外面忙呵,可是我在心里惦记着你。」老婆说,「那你看人家老王,平时对我好,时不时地给我买点东西,你不在的时候,还替你关心着我,让我能心里安定下来。你不感谢人家吗?」他说,「对,是得有点感谢。」老婆又说,「我这么好,我也有生理需要,平时也许要安抚,你平时那么忙,老王满足我,让我安心在家,有什么不好?」他说,「也是,但还是不行,不能给我戴绿帽子啊,万一要生了孩子,怎么办?」他老婆又说,「生孩子怕什么,人家老王的孩子把你叫爹,你不占了便宜了吗?人家老王有孩子,还看不着,人家不吃大亏了吗?」他一想也是,老王是吃亏了。于是老婆说,「把刀子撂下,以后对老王好点。」他说,「行。还真是对不起老王。那咱请老王吃饭去。」

  这个事,你看,就是换一个解释,事情演变成了另外一种结果。生活就是这样的,我们面对的改革,面对国家、社会的这么多事,大体上也是要人心安,同时求个解释。有个新解释,可能就有个新选择。有新选择可能就有新前途。有新前途可能就有新天地。这就是当下的我,一个被改革了四十年的我,一个改革的结果,而不是改革的成果。 

  本文节选自冯叔给收藏家秦风即将出版的新书《40 年后再回首——斋藤康一中国摄影作品精选》所作的序言《1978 - 2018:一个人的被改革史》,为序言的第四部分。

个人简介
生于1959年。现任万通集团董事局主席,是万通集团董事及执行董事、北京万通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万通国际集团高级董事。
每日关注 更多
冯仑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