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等收入群体正在面临着空洞化的危险

盘和林 原创 | 2018-08-15 12:2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美国 中等收入群体 

  据报道称,在当地时间8月7日(星期二)的一场晚宴上,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下一季度美国GDP的增速可能超过5%,如果将时间拨回一年前,所有人肯定都会觉得这只是“大嘴”的特朗普说出的一个笑话,丝毫不会引起一丝涟漪,然而近日,所有人却开始考虑特朗普说的话是否真的能够成为现实。

  上月末,美国第二季度的GDP数据出炉,其增长率达到了4.1%,虽然并没有达到预期的4.2%,但也是创了近四年来单季增长新高,高盛和摩根士丹利都因此将全年GDP增长预期上调到了3%,与此同时,第二季度的失业率也降到了4%以下,这些数据似乎都预示着美国正以不可阻挡之势发展。

  不过,就在繁荣表象之下,却掩藏着更大的问题。近日,根据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10%最富有的人过的比以往任何时期都好,但是,收入靠后的全美半数家庭的财富,却仅仅为金融危机之前2007年的一半。

  而根据另外一份数据显示,从1971年到2015年,美国中产阶级占比由61%下降到了50%,缩水严重,也就是说,目前美国中等收入群体正在面临着空洞化的危险。

  中等收入群体占比降低,折射出美国贫富差距日益增大的问题。实际上,这与金融危机之后楼市与股市的表现有极大的关系,相比起股市一路高歌猛进,楼市却乏善可陈,而楼市的相对疲软意味着房产作为中等收入群体的重要资产,在这段时间并没有因此完成增值,但是处于财富高层的高收入群体却精于股市的价值投资,这是拉开双方差距的重要因素之一。

  另一方面,以金融业、信息业为代表的第三产业崛起和以制造业为代表的第二产业相对衰败是导致贫富差距扩大的另一原因。2009-2017年,金融、信息从业相关人员的工资增长迅速,分别增长了61.48%和52.16%,相较而言,建造、采掘等行业的工资增幅仅仅只有27.27%和35.86%,甚至低于平均水准。

  在这种情况下,虽说各行业的工资都在增长,但是速度却明显不一,这导致了贫富差距的扩大,同时,消费水平的上升也是中等收入人群比例降低的另一原因。

  根据社会学的看法,“两头小、中间大”的橄榄型社会才是发达国家各个收入群体应该组成的社会结构,在橄榄型社会中,中等收入群体是维持社会稳定的中坚力量,也是沟通精英和底层的桥梁和纽带,中等收入群体占比越大,说明社会经济资源的分配越合理,这种结构下,每一社会阶层都能够看见拾级而上的希望,整个社会也因此充满朝气。

  显然,目前的美国社会正在偏离这种结构,虽然总财富增加了,但是财富的分配正在朝着不稳定的“金字塔”型演化。这是一个不可小觑的问题,社会财富分配不公,直接导致社会的不稳定因素增加,各种矛盾、冲突以及一系列社会经济问题的爆发很可能倒转过来影响整体经济的发展。

  也就是说,贫富差距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例降低是美国整体经济数据向好之下必须考虑的问题,这实际上也是当今世界很多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在第三产业蓬勃发展的背景下,有知识、有技术、有资本的精英人才将会因此取得更多的财富积累,但中低收入阶层受限于整体行业的疲软和个人能力的欠缺很难在个人财富上取得更大的突破,如若在宏观层面不寻求改变,长此以往,必将给未来埋下一颗不知何时爆发的定时炸弹。

  实事求是地说,从经济学理论来看,鼓励完全市场竞争的经济制度,在提升经济效率的同时,必然会带来贫富差距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比例降低,因为财富向着拥有更强竞争力的人手中聚集,可以说这是市场竞争的副作用,也是一种市场失灵,而改善社会收入分配机制则矫正这种失灵的有效办法,需要出台一系列向中低收入群体倾向的财税、福利等公共政策,富人则需要承担社会责任。

  从目前来看,特朗普政府对于改善中低收入群体的举措更多是口惠实不至,贸易战意在为低收入群体提供岗位,但最终是农产品等受到报复所带来的损失却更大,而减税让更多的资本获利。这是当前美国亟待面对的繁华之下的隐忧。

个人简介
盘和林,中南财经政法大学EMBA浙江教学中心主任,杭州市青年联合会委员,先后在广州日报集团、人民日报社华南分社、浙江日报集团做过记者,在知名集团公司担任过策划总监等职。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