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阶级独立性,中国只有商人而没有资产阶级

韩和元 原创 | 2018-09-14 12:43 | 收藏 | 投票

 

摘要: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事实上是一个悲剧的群体,他们的发家固然有自身能力的因素,但更主要的是他们无不是背靠政府勾结官员而垄断经营发起来的。也正因权力色彩太浓,也就注定他们缺乏应有的阶级独立性。所以说中国只有商人而没有严格意义上资产阶级。

 

作者:政经天一楼主韩和元

 

吴小平霸屏

就中国的商人,尤其是大商人而言,2018年的九月确实颇不平静。有关于他们这一群体的故事,于这个9月而言,可谓是特别多。先是京东的刘强东在美国涉嫌强奸,后是其竞争对手马云宣布立储禅位。

 

而待他们的消息刚一消停,又被一个叫吴小平的人,给霸屏了。原因是此君写了篇文章,文章认为“在中国伟大的改革开放历史进程中,私营经济已经初步完成了协助公有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重大阶段性历史重任。下一步,私营经济不宜继续盲目扩大,一种全新形态、更加集中、更加团结、更加规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经济,将可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社会的新发展中,呈现越来越大的比重。”吴给出的原因是,“私营企业,有其优势,有其劣根”。劣根性表现在“大家都执行不同标准,有好处就各种公关,没好处就四散奔逃,一旦补贴就各种集中,一旦真集中就哭爹叫妈,这样的群体是没有纪律的,是没有深谋远虑的,是不足以面对日趋严峻的国际竞争的。”

 

经济日报的回击

吴文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经济日报和人民日报纷纷发表评论,认为吴文根本就是在妖言惑众。譬如经济日报就认为,吴小平那篇文章的“核心错误,是试图否定和动摇我国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和经济体制,把当今世界和平合作、开放融通、变革创新时代潮流中各类企业谋求发展的美好愿望,与其自定义的所谓“国家意志”对立起来,并试图通过“更加集中”和“更加规模化”的“一大二公”的经济形态所取代。这无疑是逆改革开放潮流而动、企图开历史倒车的危险想法。”

 

文章说:“40年前,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我国开启了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历史征程,不断冲破僵化思维和体制机制藩篱,逐步确立起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把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共同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使之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党的十八大以来,多次强调坚持“两个毫不动摇”,要求将其体现到各项具体政策中,极大地激发了我国公有制经济和非公有制经济的活力,更使得科学社会主义在21世纪的中国焕发出强大生机活力。今日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货物贸易国、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人民生活已从短缺走向充裕、从贫困走向小康。改革开放给中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根本无从得出要对非公有制经济“卸磨杀驴”、以公有制取代非公有制的方式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荒谬结论。”

 

文章说“自媒体上流传的这类蛊惑人心的奇谈怪论,若不是为了一己之私谋求网络轰动效应和流量收益,便是另有企图、别有用心了。”最后,经济日报更是带我们重温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有关内容——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国有资本投资项目允许非国有资本参股。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实行企业员工持股,形成资本所有者和劳动者利益共同体。

 

民营企业家都在通往监狱的路上?

但经济日报的努力,似乎并不能消除人们的疑虑。今天(9月14日)大家又被一篇文章给霸屏了,而这篇文章的标题便是“中国民营企业家都在通往监狱的路上”。

 

文章由陈有西律师的一篇题为《中国民企的生存环境和经济刑罚的重构》的演讲改标题而来,在演讲中,陈有西律师列举了顾雏军、兰世立、唐庆南、黎庆红等诸多进过监狱的企业家的案例。在这个演讲的最后部分,陈律师不无无奈的说道:

 

“我们的经济越开放越用越好,我们的政治理论、我们的管理国家的理论、我们的法律理论、我们的宪法理念和我们的治国思想,越保守越好,所以这两个跛脚丫在走路,推动不了。所以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冲突是越来越激烈了。在这样激烈的情况下面,最后挤在岩石缝里面的,就是民营企业家。因为你的行为不可能逃过,每天都在做,在这样的冲撞里面,你在磨碎的中间。所以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我以前是呼吁哪个案子冤枉,现在不呼吁了。因为一、两个案子解决了没用,不解决一个刑法的基础思想,不重新改善我们的经济刑法,中国的民营企业永远是会走在通往监狱的路上。”


中国只有商人而没有资产阶级

就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这个群体,我与陈有西律师的共识是,事实上这个群体是一个悲剧的群体。但我与陈律师的认识又有很大不同,在我看来,他们的发家固然有自身能力的因素,但更主要的是他们无不是背靠政府、勾结官员而垄断经营发起来的。也正因权力色彩太浓,也就注定他们缺乏应有的阶级独立性。所以,我一直认为,中国只有商人,而没有严格意义上资产阶级。每个胡雪岩背后都有一个左宗棠,每个盛宣怀身后肯定也有李鸿章。在中国这是基本规律。


题外话:警惕混合所有制改革下的国进民退

最后,顺带谈谈经济日报带我们重温的混合所有制问题——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国有资本投资项目允许非国有资本参股。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实行企业员工持股,形成资本所有者和劳动者利益共同体


个人认为,这恰好是最值得警惕的地方。正如我于2014年所提及的,这个概念很可能让我国30多年来来之不易的从计划经济秩序向准市场经济秩序进化的过程,演变为退化过程。(见下图)

所谓的混合制经济,通俗的理解就是民营资本可以参控股国有或集体等公有制企业;同样,国有或集体等公有制企业也可参控股民营企业。表面来看,这是有利于经济特别是私营经济的,但事实可能恰好相反。


为什么,因为于面前而言,真正财大势粗、真正有政府支持的企业,往往都是国有或集体制等公有制企业,民营资本可能控的了中国石油、中国电信的股吗?但国有企业特别是央企,却可以通过资本市场,轻易的控股任何一家民营企业。根据公司治理原则,作为被控股的子公司,在经营上是有责任和义务,去接受母公司指导和控制的。


所以,于当前而言,我最担心的是,在混合制经济的旗帜下,很可能产生又一次的国进民退。虽然,回到计划经济的可能性为零,但回到二战后撒切尔夫人改革前的英国式状态,却很有可能。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韩和元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