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经济是否迈向“阴暗十年”

梅新育 原创 | 2019-01-10 13:17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焦点关注
关键字:世界经济 全球经济 

  “难道这么可怕的一年永远都不会结束?”——在2018年12月31日晚盛大的悉尼跨年烟火表演出现了“新年快乐,2018!”的大乌龙之后,有的网民如此揶揄。就世界经济增长实绩而言,2018年堪称“可怕”,尽管各国全年国内生产总值(GDP)和贸易数据统计和发布尚需时日,尽管名列前茅的经济大国GDP仍然保持了正增长,但作为经济“晴雨表”的股市走势已经令世界各国投资者备尝痛楚。特别是全球股市剧烈震荡,全年市值损失总额高达20万亿美元,从中美两大国到其他主要经济体股市,几乎无一幸免。

  世界银行2018年中报告认为,世界经济或将从2019年开始陷入以低增长、高系统性风险为特征的“阴暗十年”。世界经济是否真的正在步入可能持续相当一段时间的低增长甚至衰退时期呢?

  全球经贸前景不容乐观

  面对2018年、特别是2018年下半年以来全球贸易降温和金融市场剧烈震荡,从国际经济组织到商业性金融机构,纷纷下调对2019年世界经济增长预期,看空世界经济中长期前景。日本野村综合研究所认为“全球经济已经进入不可逆转的下行通道”。

  展望2019年,阴霾重重,全球经济和贸易前景不容乐观,特别是美国再度爆发金融危机、实体经济部门步入萧条,已经不再是不可想象,而且有可能发生在2019年。

  股市震荡特别是美国股市震荡很可能继续发展,并与西方主要中央银行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相互作用,其负面冲击逐步蔓延到实体经济部门。一方面,西方主要中央银行货币政策收紧的“正常化”必然抑制股市;另一方面,股市和货币政策收紧的冲击又将从多条渠道蔓延到美国和新兴市场经济体的实体经济部门:货币政策收紧抑制初级产品市场行情,不利于众多仍然以初级产品为主导产业的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政策收紧继续导致资本从新兴市场外流到西方,此前高度依赖于资本流入的一些新兴市场将感受资本绞索进一步收紧的滋味;在美国等成熟市场,货币政策收紧不仅直接抬升了企业债务融资的成本,加大了债务融资的难度,而且通过抑制股市间接提高了企业股权融资的成本和难度,由此可能引爆规模可观的企业倒闭潮。

  危机应对越来越不给力

  萧条和金融危机的阴霾正日益逼近,但无论是美国还是欧洲,抑或其他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应对危机的动员体系却越来越不给力。在发达国家中,一盘散沙的欧洲自不待言,就是在美国,来自体制外的政治素人、特立独行的特朗普上台以后,其施政一直备受掣肘,反对党民主党又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夺取了众议院多数议席。倘若美国经济在2019年下半年至2020年这段时间里出大问题,为了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给特朗普和共和党制造麻烦,民主党占多数的众议院非但不会及时批准强有力的反危机措施,反而会借机“下绊子”。

  第二大新兴市场经济体印度2018年在全世界前十大经济体中经济增速居前,印度总理莫迪上任以来虽然不如其很多“粉丝”期望的那样法力无边、短时间内就让印度经济及其体制彻底旧貌换新颜,但已经实施了一系列重要的甚至堪称“历史性的”改革。但在2018年12月的地方选举中,此前貌似气势如虹的印度人民党遭遇重挫。2019年5月印度将要迎来全国大选,人民党和莫迪还有多少精力去“拼经济”?人民党还能保住议会多数席位而让莫迪连任吗?

  更有甚者,某些政治问题还是2019年全球经济的最大风险之一,甚至有可能发展成为危及整个世界和平与稳定的危机。显而易见的是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中美90天磋商究竟能否达成合理的、双方都能遵守的协议,尚在未定之中;更糟糕的是世贸组织有可能在2019年实质上瘫痪。争端解决机制堪称世贸组织核心机制,但美国政府拒绝为世贸组织上诉机构任命新法官,正将这一机制推向悬崖。2019年,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将有两名法官任期结束,倘若不能任命新法官接替,世贸组织将在事实上瘫痪。

  中国成为阴霾中的曙光

  世界经济虽然几乎是漫天阴霾,但阴霾之中也射出了缕缕曙光,其中不少来自中国。首先是中国的集中统一领导有利于迅速采取有效的稳增长措施,从而稳住经济阵脚,实现反弹。须知中国经济在新世纪里已经从“东亚经济稳定器”升级成为“世界经济稳定器”与“发动机”。

  “十五”和“十一五”期间,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约为14.2%,到“十二五”期间,按2010年美元不变价格计算,中国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达到了30.5%,跃居世界第一。这样一个对全球经济增长贡献率最大的国家能够成功稳增长,对世界经济稳定的作用不可替代。

  从此前近70年的历史来看,中国总体而言非常善于化危机为推动改革的契机。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里,中国正是这样经受住了4场重大外部冲击(20世纪80年代初世界性债务危机、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国际政治剧变和西方制裁、1997至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次贷危机),并将每一次危机最终都化为中国在国际经济体系“江湖地位”显著提升的契机,这一次冲击我相信最终结果也会如此。

  不仅如此,尽管以世贸组织为代表的多边贸易体系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但在稳定多边贸易体系方面,中国也已经表现出了杰出的前瞻性。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前10年是全球贸易高增长时期,但从2012年起,全球贸易开始明显减速。然而,正是在全球货物贸易跌落至近乎零增长的2014年的前一年,中方提出“一带一路”倡议,没有什么比这一事实更能体现出中方的前瞻性了。

  本文原发于《参考消息》

个人简介
国家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北京邮电大学兼职客座教授
每日关注 更多
梅新育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