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应当开启迈向市场经济国家的突破性改革

周天勇 原创 | 2019-01-02 16:0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土地改革 

  跌宕起伏的2018年已经过去,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和不确定性的2019年又来到了。中国有近14亿人口,城市、工业、交通、水利、能源能体系日臻完善,制造业已经有了基础,改革开放40年国内培养了规模不小的大学生,国外留学生也在回流,有37亿亩未利用土地,我们有增长的希望和条件,也有发展广阔的回旋余地。

  从2017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3400元和城镇户籍居民41100元差距看,我们的工业化还没有完成;当年日本韩国同我们一样人均GDP发展水平时,城镇人口已经72%,农业劳动力就业比例下降到了12%左右,而我们现在户籍城市化率才42%,常住人口城市化也只有58%,城市化也没有完成。这虽然是问题所在。但是也说明我们的中高速经济增长还有基础和潜力。从市场国家的标准看,我们宏观税负率比一般标准高了6个百分点,城市化水平和农业就业劳动力比率分别低了22个百分点和高了15个百分点,土地要素不能市场交易决定其分配,居民收入和消费占GDP的比例分别低了22个百分点和20个百分点。作为市场经济国家,我们的市场化也还没有完成,还不合格,需要花大力气改革,才能建成现代市场经济体系的国家。

  近多年,经济学界用全要素生产率函数分析中国的经济增长,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水平写入了习近平总书记所作的党的十九大报告中。资源和要素配置,市场起决定性作用。而全要素生产率模型的假定条件是:一个竞争性市场环境,所有要素可交易,并由市场配置;政府与企业和居民间收入分配比例合理,政府不过度地干预分配;人口和劳动力要素自由流动,不受户籍管制、不均等公共服务、居住成本、购房购车歧视、从土地和农业退出困难等限制;土地和资金要素可交易,自由流动,不应当有土地要素不能市场交易,没有价值表达,土地和资金要素在获得性和价格等方面歧视性供给;供给可以自动创造需求,不能因政府干预经济主力人口规模、过多分配国民收入、阻碍人口流动使劳动力得不到就业机会和满意的劳动收入,农民没有土地财产性收入和以地为本创业投资收入,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不足,使供给自动创造需求失效。中国这些方面的问题说明,许多应该在市场经济环境中的全要素生产率模型分析的假设条件还不满足。这些假设条件就是市场经济体制,还原这些假设条件就是体制向市场经济方向改革,而只有认真地还原市场经济条件,深化和突破性地改革,才能提高劳动生产率,才能提高资本生产率,才能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才能获得改革带来的新的增长潜能,才能获得理想的经济增长。

  我们对未来的经济增长要有信心。信心不可能再来自于传统的宏观调控。信心在于我们许多市场经济假设条件的不满足,将其还原,大力度改革体制,从而在突破性改革中获得增长的潜能。

  应当千方百计地爱护和鼓励创业就业,而不是用严格户籍管制、不让农民子女接受城镇中教育、农民不准进城销售、驱赶小商小贩和常住及流动人口、大规模拆迁城中村及小街巷和小店小铺、封墙堵窗、一刀切的各种督导、就业不友好的技术进步、过度的城管执法等等来破坏和压缩就业。战争年代,不忘初心,就是独立自主,实现一个安定的工作和生活环境;和平年代,不忘初心,就是要让人民有创业和就业机会,从而使他们在创造财富的同时获得收入。不能发生中央强调不忘初心,而一些地方政府则在破坏和压缩创业和就业的问题和现象。

  应当珍惜,不要错过甚至阻碍我们的城市化、工业化窗口期和发展阶段。放开和推进人口市民化的城市化,使人口和劳动力有更多发展和就业机会;让农村的土地要素可交易和用来创业,农民不仅仅得到种粮和务工收入,还要让他们得到土地财产性收入和以地为本创业收入;不再强征农村的土地,不再补偿太低,土地收入要多分配给农民。只有这样,才能提高那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3400元的56000万农村人口的收入水平,才能使他们有能力购买工业品,才能还原全要素生产率模型供给自动创造需求的条件,才能延长工业化的时间,才能使我们还能够有一个较长的中高速增长,才能迈过中等收入阶段,顺利地进入高收入国家的门槛。

  习近平主席在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大会上强调,事实求是,解放思想。中华民族是一个务实的民族。应当创造一个让人们干事的社会环境。监督和维持社会安定,要科学,要讲成本,一个社会不能少数人生产经营,太多的人进行监督和维持社会治安;不能少数人脚踏实地地干事,许多人在开会、起草文件、发文件、总结、讲话、学习、督导、监督、评价、设计表格,填各种各样的表格,不能许多人和许多地方和许多部门不干实事而大搞形式主义。如果一个国家创造财富的人不多,而评价、监督、消耗财富的人太多,使创造财富的时间加长、环节增长、成本提高,效率降低,这个国家肯定不能良好的发展。

  我们在困难中不能失去信心,改革就是我们对未来的信心所在,发展是硬道理,也只有改革能够推动更进一步的发展。 这一切努力,使我们在未来,还能够在十多年的时间中,不仅仅是高质量发展,而是做到速度与质量的统一,保持国民经济在7%—6%—5%的水平上,完成中国初步现代化发展的目标,建设一个人民生活富裕幸福美好的国家。

个人简介
周天勇,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经济学博士,教授,北京科技大学博士生导师。祖籍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1958年生于青海省民和县。社会兼职有: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国小城市发展促进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中国社会…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