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中的寻底之年

徐奇渊 原创 | 2019-01-31 18:40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中国经济 

  中国经济刚刚走出2018年的泥泞,各种下行压力仍然萦绕四周。预计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将继续下行探底,并将有望在今年末或下年初实现企稳,预计全年增速将在6.3%左右。不过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到新时代,除了必要的增速之外,决策者更加关注经济发展的质量提升。

  中国经济刚刚走出2018年的泥泞,各种下行压力仍然萦绕四周。预计2019年中国经济增速将继续下行探底,并将有望在今年末或下年初实现企稳,预计全年增速将在6.3%左右。不过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到新时代,除了必要的增速之外,决策者更加关注经济发展的质量提升。

  2018年,中国经济发展的质量进一步提升。

  其一,人均GDP首次接近1万美元,考虑到中国的人口数,这已经是非常巨大的单一市场。其二,进出口贸易总额达到4.6万亿美元的同时,国际收支更加趋向于平衡。其三,世界500强当中,中国企业数量从2007年的30家上升至2018年的120家,逼近美国的126家。其四,中国营商环境获得大幅改善。世界银行发布《营商环境报告》以来,中国历年排名大多在八、九十位之间。2017年,中国排名上升到第78位,2018年更是跃升至第46位。

  但是毋庸讳言,当前中国经济也面临着较大下行压力。

  一方面,中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在2019年的增长预期不佳。IMF在9月完成、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给出了2019年美国、欧元区、日本经济增速的预测值,较之2018年的增速,三者分别预期下降0.4,0.1,0.2个百分点。美日欧为首的发达经济体,增速将呈现普降。

  需要关注的是,上述报告发布后,美欧金融市场发生了较大的震荡和大幅调整,金融周期的下行态势,可能使这些国家的增长面临更多压力。可以说,即使没有中美贸易冲突,中国外部需求的下行态势也已经确立。此外,如果考虑到中美贸易冲突在2018年带来的提前抢出口、透支效应,那么2019年的出口下行压力将更加明显。根据我们的预测,1季度中国出口将大概率出现同比负增长。

  另一方面,中国国内经济也面临着诸多下行压力。其一,金融市场的信心有待恢复。2018年中国的金融市场受到较多冲击,涉及股票、债券、基金、互联网金融等多个领域。目前金融市场上的信用利差仍然处于较高水平,银行间的流动性较为宽裕,但是无法转化成企业和其他市场主体的信用贷款。在市场风险上升、缺乏信心的背景下,投资者普遍偏好低风险、无风险的资产配置。

  其二,制造业投资受到外部不确定性、金融环境趋紧、成本上升的三重冲击。前者使制造业投资预期不稳,金融环境影响了制造业投资的资金来源,成本上升则减少了制造业的盈利和投资热情。此外,房地产市场上的各种限购和管制措施正陷入两难境地,松紧两种取向,各有其难处。

  其三,基建投资增速出现大幅下滑。2018年末已经降至3.7%,而在2017年该数值一度接近20%。在2019年外需下降、制造业缺乏信心、房地产政策陷入两难的处境下,基建投资能否迎来起色,起到稳定作用?

  跟踪去年中国经济政策的变化,以及2018年12月下旬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最新表述,我们可以观察到2019年中国经济政策的整体思路。

  首先,以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来稳定制造业投资、基建投资。对于制造业,主要是通过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来降低其生产成本、改善其盈利状况。

  对于基建投资,主要是通过大幅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为其提供资金支持。预计2019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增量计划可能突破2万亿。目前财政扩张面临的困境是,中央、地方之间的传导机制不畅通。这和地方官员不作为有关,另一方面,也和政策预期混乱、激励机制缺失有关。

  大幅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就是要给地方政府堵上隐性后门的同时、把阳光下的前门开得更大一些,减少地方政府的后顾之忧。预计该项政策将能够有效的稳定基建投资增速,并间接带动上下游的制造业投资。

  其次,货币政策的主要任务,将是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如前所述,当前中国的银行间市场流动性实际上较为宽裕,这体现为国债收益率的持续下行。但另一方面,风险资产却遭到抛弃,信用利差仍然维持在高位。这就需要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部门协力,共同改善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

  此外,市场预期美联储在2019年将加息两次,之后进入新的货币政策周期。如此,中国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灵活度也将有所上升。届时,货币政策也将可能发挥更大的作用。

  (本文来源于新加坡《联合早报》,2019年1月22日。)

个人简介
经济学博士,供职于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中心。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