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灵魂和主宰,而不是“市场经济的灵魂和主宰”

钟建民 原创 | 2019-01-07 19:52 | 收藏 | 投票
今日一打开价值中国网,看到了华生教授的文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础不是国企而是公有资本》。他在开头就说:
“2018年最后的一个工作日,应邀参加了中国政治经济学40人论坛首届会议。我发言说,大家想搞政治经济学的创新,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这个想法当然好,但是这最终能不能在理论上成立,在历史上站得住,不取决于我们今天喊多么高大上的口号,而在于你能不能真正给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找到它的微观基础。”对此我非常赞同。
但是,以下的这段话我觉得就有问题了:
“市场经济的灵魂和主宰是资本。今天我们把市场经济请回来了,资本也必然要回来,这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在市场经济中不抓资本只抓企业那是舍本逐末。我们过去最大的误区就是我们太习惯于财产的实物形式,太看重一个个工厂、商店的物理存在,而太忽视在市场经济中它们活的生命乃是其背后的资本特别是货币资本的运动。当资本运动中断时,这些在计划经济中全部财富的体现可能只是一堆三文不值二文的废墟。”
从社会进入资本主义时代开始,所谓的市场经济也同时产生的。因此,可以说,已有的市场经济的具体存在形式就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如果我们说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灵魂和主宰是资本,这是完全正确的。这是因为剩余价值规律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经济规律,既然剩余价值作为资本主义基本经济规律决定着资本主义生产的基本过程和主要方面,那么资本自然也就成为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灵魂和主宰,因为作为资产所有者满足自己利益要求的形式和过程,资本恰当地体现资产所有者的意志。也就是说,资本正是体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特征的东西。反过来说,如果资本不是体现资本主义社会特征的范畴,还有什么范畴更能体现资本主义的社会特征呢?
华生教授,凭什么把体现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社会特征的资本当作市场经济的灵魂和主宰呢?
具体的市场经济总是与一定的社会生产方式结合在一起的。而这具体的市场经济,也总是由两种机制结合而成的,体现具体市场经济的个性的,一定是企业机制,而作为具体市场经济共性的一定是市场机制。资本是什么?资本是企业机制的构件,而不是市场机制的构件。
华生讨论的是什么呢?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基础,微观基础,是国有企业的改革,这个基础显然是体现具体市场经济的社会特征的生产方式,这是个性的、个别的,能够体现社会主义基本特征的东西。这种东西属于企业机制,属于社会主义企业机制。怎么能够把体现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特征挪用来体现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特征呢?
要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需要借鉴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市场机制原理的。但是我们必须把市场机制与企业机制明确地区分开来,弄清楚什么是市场机制的构件,什么是企业机制的构件。
在这里,华生教授犯了两个错误:
第一,没有弄清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个别与一般的区别,从而把体现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个性的东西当作一般原理来借用;
第二,是没有弄清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个性特征,没有了解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基本特征。
社会主义是什么?
如果是马克思和恩格斯主导的社会主义,如果是科学社会主义,如果是劳动者的社会主义,那么它的最基本的涵义应该是让劳动者当家作主和按劳分配。
在社会主义生产过程中,劳动者当家作主,那就是人统治物,怎么可能让“资本”来主宰一切呢?
在社会主义生产过程中,如果实现了按劳分配,即按照“谁劳动谁受益”,“谁劳动谁经营”的原则建立企业制度,企业的生产成果只会表现为消费价值,而不会是剩余价值?这“资本”又从何而来呢?
很显然,要找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微观基础,首先要弄清,你想建立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是何种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然后要真正理解这种社会主义的基本涵义!
 
                                              2019年1月7日
 
 
 
 
 
个人简介
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主要理论:劳权经济学;关于政治经济学理论的批判;经济实体理论;国有企业改革理论等等。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