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初学者(4): 经济学简史

赵峰 原创 | 2019-10-10 06:35 | 收藏 | 投票

 写给初学者(4):经济学简史

2019-9-26

经济学是一门来自西方的学问,其起源可以从古希腊说起。

第一个提出“经济”概念的人叫色诺芬(前430-355),他是古希腊的历史学家,文学家,苏格拉底的学生。色诺芬投靠斯巴达之后,成为大奴隶主,经营庄园。他将自己经营农庄的心得写成一本书,然后创造一个概念来命名它,叫做《经济论》。古希腊语的“经济”有两个词根,“家庭”和“法律”,合起来就是“家庭财产管理”。这是“经济”的最初含义,指的是家庭财产管理的学问。色诺芬的这本书,后来有中译本译作“齐家”,就是“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中的“齐家”。这样翻译其实是很贴切的。

“经济”概念就这样一直使用了将近两千年,一直到十七世纪。1615年,法国一位五金进出口贸易商,重商主义者孟克列钦(1576-1621)杜撰出一个概念“政治经济学”,代替了“经济”。所谓“重商主义”,是流行于十六世纪到十八世纪间的一种经济学思潮,其主要的理论教条有二:金银是财富的主要形式;对外贸易是财富的主要来源。那个时代是民族国家兴起的时代,战争是国与国关系的主要形态;金银则被誉为最重要的战争武器,因为有了金银才会有各种轻重武器,才会有雇佣兵。当时欧洲各国的金银矿已经枯竭,金银主要来自对外贸易顺差,所以对外贸易成为财富的重要来源。为了促进财富的增长,各国争相干预对外贸易,制定和实施限制进口而促进出口的政策。之后,干预进一步延伸进国内,比如制定和实施产业标准,甚至是建立国有企业。孟克列钦写作了一本小册子向当时的国王路易十三进言,提出发展经济,增进国民财富的思路。他意识到,他的著作是关于国家和社会致富的学问的,与色诺芬以个人和家庭致富技术为内容的“经济”不相容;或者说,色诺芬意义上的“经济”,不能涵盖他关于国家致富学问的内容,于是他才生造了“政治经济学”一词。“政治经济学”中的“政治”,有国家或者社会的含义,所以孟克列钦的“政治经济学”,其实就是关于国家致富的学问。

重商主义的影响一直延续到亚当·斯密(1723-1790)的时代。那时候,产业革命正在兴起,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正在蓬勃发展。重商主义的干预政策成为束缚自由资本主义发展的严重障碍,其典型表现就是《谷物法》。英法之间由于军事和政治上的敌对关系,相互进行贸易封锁。英国实施的《谷物法》,就是对法国进行贸易战的一种手段。按照规定,在谷物价格上升到一定水平之前,禁止谷物进口。《谷物法》的实施是合乎封建地主阶级利益的,因为保持谷物高价,有利于提高地租;同时,《谷物法》的实施,严重损害资产阶级的利益;因为《谷物法》抬高谷物价格,增加工资成本,降低了产业利润。斯密穷其一生所作的努力,就是要批判和清算重商主义,为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开辟道路。斯密的研究成果,就是1776年出本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

斯密所代表的经济学,后来被叫做古典经济学,或者古典政治经济学;它包括斯密之前的威廉·配第,大卫·休谟,弗朗索瓦·魁奈,还有他之后的大卫·李嘉图,西斯蒙第等人。就研究内容来讲,古典经济学是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结合起来研究的,不过他们强调的是生产力方面。因为在他们所处的时代,财富增长是社会经济运行的核心,也是人们集中关注的对象。就政策主张来讲,古典经济学强调自由放任,不过认同较小程度的政府的存在。古典经济学时代研究财富问题的学问,叫做“政治经济学”;经济学家的著作,也大多取名“政治经济学”。比如李嘉图的《政治经济学及赋税原理》,西斯蒙第的《政治经济学新原理》。

古典经济学之后,政治经济学阵营发生了分裂。一个阵营是继承了古典经济学科学成分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一个阵营是继承了古典经济学庸俗成分的庸俗经济学。

在斯密的时代,古典经济学还主要关注的是财富增长问题。斯密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重点讨论就是国民财富的增长问题。到了大卫·李嘉图(1772-1823)的时代,资本主义社会的财富积累已经达到一定程度,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利益矛盾已经萌发,李嘉图已经意识到不同阶级之间的利益冲突。到了马克思的时代,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利益矛盾更加尖锐,罢工和起义等工人运动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此起彼伏。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斗争的加剧,原因在于资本主义制度分配的不平等。为了给无产阶级的斗争提供理论武器,马克思研究了收入分配问题。收入分配问题的关键,在于确定什么阶级创造了财富,创造了价值;深入研究此问题的结果,马克思创造了他的劳动价值论。马克思对经济问题的研究成果,是在1867年出版了《资本论》第一卷(《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在马克思去世后由恩格斯编辑出版)。《资本论》的出版,标志着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诞生。

从孟克列钦开始,在重商主义时代,古典经济学时代,以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时代,研究财富运动的学科,都叫做“政治经济学”。

古典经济学之后经济学发展的另外一个阵营,被马克思叫做“庸俗经济学”。在《资本论》第一卷之“第二版 跋”中有一段,概括了马克思对庸俗经济学产生背景的描述——“1830年,决定一切的危机发生了。资产阶级在法国和英国夺取了政权。从那时起,阶级斗争在实践方面和理论方面采取了日益鲜明的和带有威胁性的形式。它敲响了科学的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丧钟。现在的问题不再是这个或那个原理是否正确,而是它对资本有利还是有害,方便还是不方便,违背警章还是不违背警章。无私的研究让位于豢养的文丐的争斗,不偏不倚的科学探讨让位于辩护士的坏心恶意。”被马克思指责的庸俗经济学的“庸俗性”,指的是其辩护性。其实,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是具有辩护性的,只不过他是为无产阶级利益辩护,而无产阶级是进步阶级 ,为其辩护就是为进步力量辩护,这被认为是具有正当性的。马克思关于“科学”与“庸俗”的区分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研究过程是否进入到生产领域。古典经济学之所以被看成是科学的,因为他们的研究深入到生产领域,试图去解释经济现象背后的本质规定性。萨伊(1767-1832)及其之后的资产阶级经济学之所以被马克思看成是“庸俗经济学”,因为他们不深入生产过程,而只是的流通的表象上打转转。

古典经济学之后庸俗经济学的一个重大发展,是以马歇尔(1840-1924)为代表的新古典经济学的兴起。马歇尔的经济学体系,实际上是对斯密之后以致十九世纪七十年代的经济学的一个综合,他以边际革命中发展起来的新工具对传统经济学加以整理和综合,构建起历史上第一个完整的微观经济学体系。这一成果,体现在他1890年出版的《经济学原理》中。马歇尔的经济学,强调自由放任和市场调节,相信在价格机制作用之下,供给和需求,生产和消费之间能够自动实现均衡。“马歇尔十字”构建了一个乌托邦的美好世界——市场能够自动解决其面临的一切问题,在价格机制作用之下,均衡会自动实现。经由马歇尔完善的这一经济学体系,被叫做“新古典经济学”。之所以是“古典”的,因为它仍然以论证自由放任为核心任务;之所以是“新”的,因为它有了新的方法,比如均衡分析,边际分析等等。马歇尔非常厉害,他是历史上最伟大的老师,他的学生有庇古——福利经济学创始人,凯恩斯——宏观经济学创始人;他的著作影响深远,我们今天的微观经济学体系,其主要内容还是来自马歇尔。

马歇尔的均衡世界终究只是乌托邦。他承诺的自动均衡被19291933年的大危机彻底击碎。这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机中,市场失灵非但未能自动修复,还差点将整个资本主义带入毁灭的深渊。这时候,凯恩斯(1883-1946)出现了。其实他只跟着庇古学了八周马歇尔的经济学。或许,八周已经足够,再多就无法批判和超越了。凯恩斯通过研究发现,宏观经济运行不是自动趋于均衡而是趋于不均衡。市场自发调节的结果总是有效需求不足,危机不可避免。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借助于政府的力量校正市场,通过扩张性或者收缩性政策调节总供求,使之实现均衡。凯恩斯的这些新思想展现在他的1936年的划时代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凯恩斯是真正的创新者和革命者。面对越演越烈的经济危机,他的老师庇古没有放弃对市场的信任,认为假以时日危机会过去,狂风巨浪的大海会归于平静。凯恩斯说——长期内,我们都已经死了。他等不及,必须进行干预。从凯恩斯开始,干预主义有了坚实的理论基础。凯恩斯的经济学不仅在对待政府和市场关系方面不同于新古典经济学,就研究对象而言,他也开辟了新的世界。马歇尔的新古典经济学以个人,家庭,企业这样的个体为研究对象,属于微观经济学;而凯恩斯的经济学以全局和整体为对象,属于宏观经济学。

对财富行为的研究,被人为分割为微观经济学和宏观经济学,有不同的对象,不同的概念体系,不同的方法。这是一种怪现象,似乎只有经济学才会这样。还不仅仅是看起来的难堪,关键在于不利于学习和研究,不利于学科的发展。1948年,美国经济学家(1915-2009)萨缪尔森出版了他的重要著作《经济学》,将马歇尔的微观经济学和凯恩斯的宏观经济学纳入一个理论框架之中。以萨缪尔森为代表的试图弥合宏观经济学和微观经济学之间的裂缝的经济学流派,就叫做新古典综合派。新古典综合派的理论还是微观和宏观两个方面,事实上他们没有能够在两个方面之间找到共同的哲学基础,从而未能构建起一个内在统一的体系。新古典综合派理论体系中的微观理论基本上还是新古典的,而宏观理论则基本上是凯恩斯主义的。只是,在这两大理论体系的基础上,依据时代发展需要,补充进一些其他流派的经济思想而已。

二战之后西方国家经济政策的制定,受到凯恩斯主义的深刻影响。干预主义在战后很长时期在西方国家大行其道。凯恩斯主义的宏观经济政策,实际上是借助于新古典综合派的主张实现的。就经济政策而言,新古典综合派与凯恩斯主义几乎就是一回事儿。凯恩斯主义干预主义政策的实施,在二战之后的五六十年代取得良好的成效。这么长时间的平稳增长在资本主义历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这段时间因此被叫做“凯恩斯繁荣”。平稳增长是通过反复实施反周期政策实现的,也就是预期衰退则实施扩张性政策,预期膨胀则实施紧缩性政策。如同长期服药会产生抗药性一样,长期反复实施这些反周期政策,也导致了政策失效。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主要资本主义国家陷入前所未有的“滞涨”。“滞涨”被认为是实施凯恩斯主义政策的结果,而且新古典综合派对于解释和解决“滞涨”问题也提不出有效的理论和主张,于是,凯恩斯主义受到前所未有的怀疑并被抛弃。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之后,西方经济学进入战国时代,各种流派纷纷出现,各领风骚三五年。现代货币主义,理性预期学派,供给学派,公共选择学派,新制度经济学,新凯恩斯主义等等。除了新凯恩斯主义之外,这些学派都是在反思和批判凯恩斯主义的过程中诞生并发展起来的,他们共同构成了新时代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新凯恩斯主义的产生也与凯恩斯主义的崩溃有关。凯恩斯主义的失败有时候被归结为其宏观经济理论缺乏微观基础,于是新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们将自己的学术使命确定为为凯恩斯主义建立微观基础。

古典经济学之后西方经济学的发展,不论其“庸俗”与否,总是呈现出纷繁复杂的局面。就学科名称而言,马歇尔之后,研究财富行为的学问,不再叫“政治经济学”,而是叫做“经济学”。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发展热潮中,新制度经济学及公共选择学派等学科,由于将新古典经济学研究中排除的政治、制度等因素重新纳入研究对象,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古典政治经济学的传统,有时候被叫做“新政治经济学”。

简单总结一下。

从学科名称变化来看,研究财富行为的学问,在重商主义的十七世纪之前叫做“经济”;在在重商主义的十七世纪到新古典经济学之前二十世纪末之间,叫做“政治经济学”,而到了二十世纪末的新古典经济学之后,叫做“经济学”。中国目前的情况有些特殊,既有政治经济学,也有经济学。

从经济学的简单历史中还可以了解到一种周期性的变化。重商主义时代主张政府干预,而到古典经济学和新古典经济学时代则主张自由放任;到了凯恩斯主义时代,又主张国家干预;在凯恩斯主义失败之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有重新举起自由主义的大旗。不同时代政策主张的变化,实际上是社会经济发展变化的结果。

从经济学的历史中还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这是我们今后进一步学习的任务。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