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输血”社保会带来哪些影响?

傅子恒 原创 | 2019-10-17 11:36 | 收藏 | 投票

引子:

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有了“时间表”。近日,财政部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全面推开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工作的通知》,将2020年底作为完成划转的最后期限。《通知》明确,要加强对承接主体的监督和管理,确保划转的国有资本专项用于弥补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本期思与辨就该问题进行讨论。

■ 主持人:王 玥

■ 嘉 宾:傅子恒(市场资深研究人士,经济学博士、高级经济师)

李长安(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导)

臧建文(财税学者,财政学博士)

将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充实社保基金的资金池

主持人:为何要将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国资“输血”社保会对社保基金运行带来何种影响?

傅子恒: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既是充实社保基金的现实需要,也是国有资本更好发挥社会基本保障功能的一种制度调整和战略安排。从现实需要看,由于历史欠账、人口老龄化等原因以及经济社会发展要求,我国社保基金收支之间存在缺口,支出压力较大,需要持续的收入补充。国资“输血”社保,可以给社保基金提供稳定的、可持续资金流入,可以从根本上缓解社保基金支出压力。从战略层面来看,政府的基本职责是向社会提供基础的公共产品与公共服务,社会保障是最基本的公共产品和服务之一,国资充实社保是政府承担基本职责的一个重要手段,国资划转一方面可以增加社保基金的财力,更好地保障支出,也将在资本运营方面给社保基金提供更坚实的基础。

李长安:将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充实社保基金的资金池,巩固社保基金应对未来养老基金可能出现的缺口和潜在的风险。一方面,国有资本具有一定的公共产品性质,这是能够将其划转社保基金并用之于民的基本依据。另一方面,社保基金是养老保险的“蓄水池”和最后保障线,是确保养老保险能够顺利运转的“后备军”,本身也具有很强的公共性质。因此,将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既是国际通行的做法,也是养老金顺利运转的重要支撑,对于完善我国社会保障体系、巩固养老保险基金基础和保障退休人员基本生活需要,具有十分积极的作用。

臧建文:启动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透过国有资本这一公有制的特色形式来补贴全民养老、医疗等公共需求,实现国有企业财富全民共享,将为社保基金运行带来多重影响:其一,归还历史“转轨欠账”,特别是在我国社保制度建立初期,国有企业部分职工并未缴纳社保但视同正常缴费,从而造成当前社保基金运行中的“搭便车”问题;其二,能够为社保基金的可持续运行扩展资金来源。由此,社保基金收入渠道不仅涵盖企业与职工的社保收费、公共财政补贴、银行利息,而且也包括了公有制企业的股权分红及未来可能的资本运作收益。

加快推进国资划转社保基金,是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主持人:加快推进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进程的意义体现在哪些方面?

李长安:加快推进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进程,重点是要体现“加快”的步伐,要采取实际措施和办法抓紧推进。这些意义主要表现在:一是体现了紧迫性。早在2001年,有关部门就出台了将国有资本划归社保基金的政策,但由于资本市场的大幅波动以及配套措施落实不力,导致在很长的时间里该政策落实较慢,真正划归的资本不足。二是体现了必要性。一方面是国有资本这些年取得了很大的增长,为加快划转准备了较为充分的物质基础,另一方面是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部分地区已经出现收不抵支的状况,这对养老金体系的稳定性和安全性提出了挑战。此外,该措施本身也有监督和督促国有企业履行义务的功效,推动国有企业及时足额地将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

臧建文:一是履行十八届三中全会改革承诺。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与提高国有资本上缴公共财政比例,都将有助于我国社保基金的长远健康运营。二是突破部门利益束缚,明确部门分工,加快改革进程。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涉及国有企业管理部门,如国资委、财政部等,也涉及社会保险基金征管部门,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税总局等,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的全过程,需要上述部门之间的密切配合,相关责任亟须明确,否则将延误改革既定进程。三是为更大规模减税降费的顺利实施提供腾挪空间。自2019年全国两会以来,中央政府分别出台以增值税税率、养老保险缴纳比例较大幅度下降为代表的普惠式减税降费措施,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社会保险基金的收支平衡,由此,加快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将有助于减税降费的进一步落实。

傅子恒:加快推进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进程的意义,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概括:首先,它是应对人口老龄化与社保支出增长的需要,国资股权划转带来的稳定收益为社保基金开源。其次,经济社会发展对基本保障水平持续提高提出要求,社会保障的广度、深度都需要不断提高,加快推进国资划转社保基金,是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其三,加快推进国有资本划转社保基金进程,也将涉及国有资本管理体制改革问题,国资划转至社保基金以后,这部分股权收益将专款专用于社保支出而不能再用于其他,且股权将基本保持稳定,过去的收益安排与股权流动机制就都需要做出改变。

“分红为主,运作为辅”的机制主要是为了社保基金持股的稳定

主持人:划转国有资本充实社保基金后,“分红为主,运作为辅”将作为承接主体获取收益的方式,这样的运作方式意味着什么?

臧建文:“分红为主”,意味着社保基金可以享有国有资本所划转10%股权的收益权、处置权以及知情权,而当前这一新增社保基金筹资来源的主要实现方式是国有资本的股权分红。“运作为辅”,代表着国有资本所划转的10%股权,其投资范围较为有限且相对保守,仅限定为银行存款、一级市场购买国债和对划转对象的增资。社保基金所接收的国有资本股权,旨在为社保基金开辟筹资渠道,为未来企业养老保险提供储备性资金来源。

傅子恒:“分红为主,运作为辅”的机制主要是为了社保基金持股的稳定,从而保证社保基金能够获得长期的、稳定的收益。“分红为主”即是对社保基金作为股东保持相应稳定的要求。“运作为辅”,则预示社保基金也可以对所持股份进行相应的运作,取得额外的收益。而从宏观治理角度,这一安排也可以给宏观调控提供工具,为未来在必要的时候进行的宏观调控预留空间,进行相应的政策储备。

李长安:这种运作方式具有多方面的作用,对于社保基金来说,确保资金运作的安全性和稳定性是最重要的基本原则,以“分红为主,运作为辅”的方式虽然不能获取短期高额收益,但能够保证获得稳定的可预期收益。对于国有企业而言,这种运作方式将倒逼国有企业加强管理,提高企业效率和盈利能力。对于承接主体来说,除了分红外,也可以通过国有资本运作获取收益,国有资本运作主要是国有资本的结构调整和有序进退,目标是实现国有资本保值增值,获取更多收益,而不是简单的变现国有资本。当然,这种运作模式应该是阶段性的做法,还需要进一步摸索和探讨。

本访谈刊载于 2019年10月15日《深圳特区报》理论周刊

个人简介
经济学博士,高级经济师,会计师。目前从事证券研究工作,关注领域为宏观经济、证券投资与公共政策。著有《经济能见度:财政政策与收入初次分配》、《证券分析师眼中的财务指标》、《股权分置改革全接触》、《深度透视:寻觅股市…
每日关注 更多
傅子恒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