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初学者(18):生产-消费·一把菜刀

赵峰 原创 | 2019-10-17 21:43 | 收藏 | 投票

 写给初学者(18):生产-消费·一把菜刀

2019-10-9

根据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剩余价值的生产和实现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本质和使命;资本只有在不断的运动中才能实现增值,只有在不断的增值中才能体现和实现它的存在。

在社会再生产——生产-分配-交换-消费——几个环节中,生产具有基础性的重要性,没有生产,没有生产过程中资本对剩余劳动的控制,就不会有剩余价值,资本也就不能成其为资本。但是,在商品实现之前,凝聚在商品中的价值和剩余价值终究还处于潜在的状态,只有通过销售,价值和剩余价值才以货币的形式体现,资本主义生产的最终目的才得以实现。资本要维持其存在,资本主义生产就得不断循环下去。这就意味着,不仅生产出来的商品要销售出去,而且销售出去的商品要被消费。如果消费停止了,销售也要停止,生产也就中断了——资本也就死了。

对于食品或者其他即时消费品来讲,一次消费的结束,也就意味着下一次消费即将开始;消费是连续的,购买或者销售也就具有连续的性质,从而也就有了连续生产的动力。但是,消费品中很重要的一类,就是那些具有“固定资本”性质的耐用品,比如服装,电器等等。这类商品使用周期长,一次购买就可以使用很多次,甚至很多年。家用电器的营销者往往会吹嘘自己的产品质量如何如何好,使用年限多长多长。可是如果真的质量那么好使用年限那么长而且不过时,产品一旦普及就不再有持续购买,企业将如何生存。办法当然是有的。对于服装来讲,材料、款式、色彩的变化可以诱致新的需求,更有潮流的变化推波助澜,所以不会存在服装多得没人要的情况。对于电器而言,可以在品质、款式、材料、功能、方便性等等方面推陈出新,升级换代,刺激新的需要,打开新的市场。推动资本持续运动的力量,就在于消费者需求的变化。这种变化包括数量上的扩大,质量上的提高和形式上的多样化,等等。

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很多来自消费者自身,更多则是来自生产者的诱导。在这个过程中,广告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在现代经济中,广告的功能已经远远超出提供商品信息的范畴,诱导和激发消费者需求成为广告的重要功能。我们的很多需求,尤其是对新产品的需求,很大程度上就是被企业广告和其他营销活动诱发和激发起来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所处的是一个“生产者主权”的时代。

大卫·哈维是西方新马克思主义的代表人物,是《资本论》的重要宣讲者,著有多卷本的《跟大卫·哈维读<资本论>》。哈维是一个理论上的资本主义的批判者,也是资本主义生活方式的批评者。他说,他这样的人是资产阶级不欢迎的;如果世界上的消费者都像他这样,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就无法运转了。他说,他至今使用的菜刀还是他奶奶留下的,已经有一百二十多年了。如果我们所有消费者都像哈维这样,如果我们所消费的产品都像哈维的奶奶菜刀一样——可以无限持续利用,如果所有的菜刀都像哈维奶奶留下的那把一样经久耐用,哈维的判断肯定是可以兑现的——资本主义将因为消费者的不配合而死亡。在它将最后一把菜刀生产出来的时候,它的命运就嘎嘣儿结束了。终结资本主义命运的,果然如马克思所预言——就是资本主义自身。资产阶级的掘墓人不是作为生产者的无产阶级,而是作为消费者的普通大众。

但这只是一系列的假设,不管你对资本主义如何仇恨,它都不会因为你不买新菜刀而灭亡。如果我们真的以为这样的策略可行,就成为荒诞透顶的“阴谋论”者了。在社会主义运动处于低潮的时候,有很多的“阴谋论”出现,但没有一个“阴谋论”可以这样浅薄。哈维的故事其实与“阴谋论”没有半毛钱关系,他所要阐述的,只是说消费对于资本主义经济运行具有的重要性。这个说法其实一点也不新鲜。最早的经济周期理论来自西斯蒙第(1773-1842),其实也是消费不足论,也是从生产与消费的矛盾出发来解释危机的。马克思解释资本主义经济周期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论”,凯恩斯的“有效需求不足原理”,都有消费与生产矛盾的内容在其中。所以哈维的故事也是老生常谈。

产品的多样化及性能、质量和档次的升级换代,是企业推动消费从而推动销售的手段,从而也是资本主义剩余价值生产和实现的法宝。将产品的多样化及升级换代解释为谋取剩余价值的需要,确实有点“阴谋论”的意味。其实,马克思的很多理论,都有一点“阴谋论”的味道。比如他说如果不是为了劳动力的再生产,资本家是连劳动力价值也不愿意给工人支付的。这样说来,工资的决定就与市场无关,而是仅仅取决于资本家的好心或者恶意,慷慨或者吝啬。这显然是一种片面的认识。在马克思对提高剩余价值率的方法的解释中,绝对剩余价值生产充分体现资本家的冷酷和残暴,但是这种方法面临很多的局限。比如说容易引起工人阶级的反抗。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了相对剩余价值生产。相对剩余价值生产被理解为一种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进一步降低必要劳动时间,延长剩余劳动时间从而提高剩余价值率的方法。在这种解释中,技术进步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似乎也是资本家出于提高剩余价值率而采取的措施。——技术进步是资本家对剩余价值的贪婪追求带来的结果。将资本主义生产的本质理解为剩余价值生产,从这样的角度来解释技术进步,产品多样化及升级换代,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但这种理解多少也有“阴谋论”的味道。

社会经济的发展,技术的进步,产品的多样化及更新换代,既有自然演化的因素,更有人们理性行动的作用。在人们理性行动的领域,将一切进步都归结为邪恶的贪婪,残酷的人性,似乎是过于简单而片面了。在技术进步的领域中,“高尚”的情操至少是不输于卑劣的动机的。熊彼特说,技术进步是创造性的毁灭。毁灭的是旧观念旧产品和旧消费,创造的是新观念新产品和新消费。技术进步的操刀者不是资本家而是企业家,资本家是保守的,而企业家是创新的。资本家的使命可能是更多的金钱,更多的物质占有,企业家可不是这样。熊彼特说,企业家之所以承担风险进行技术创新,只是为了建立一个能够实现自我价值的理想王国;他们追求技术进步只是为了进步,追求成功只是为了成功。对于企业家来说,金钱相比于成功是没有价值的。企业家也许是有野心的,但他的野心不在金钱,而在于自我价值的实现。熊彼特的理论,显然是在为逐渐从“经理革命”中取得企业控制权的“技术结构阶层”作辩护,但这种“阴谋论”要比将企业家视为金钱掠夺者的势利小人的那种“阴谋论”更靠谱一些。

听到大卫·哈维讲他奶奶的菜刀的故事,我联想到自己。不是菜刀,而是手机。这些年,差不多每年都要换一次手机。倒不是追逐时尚,我对潮流这种东西是免疫的。恰好是每年到某个时候手机摔坏了,去修理的时候有了新款,加钱也不多;再加上修理店就是销售店,而且那店员又有很殷勤的服务,于是就不修理而是换新手机了。回头一想,我现在使用的手机,价格并不见得比以前的贵,但在外观和功能,款式和形象上,都要比之前的好。总之,升级版与未升级版之间,是有着明显的差别的。升级换代确实给消费者带来了新的体验,新的价值。可是,如果要说我是否真的从新手机当中得到更多满足,却是一个很不确定的问题。新手机确实比之旧手机有了更多的功能,但很多功能其实是多余的,用不上也很少用的。新手机确实比旧手机有着更好的效能,比如更好的拍摄效果,更好的音质,等等,但很多东西其实我们并不在意。而且,新手机的很多新功能,新效能,我们确实利用上了,给我们带来满足或者效用了;但是,因为手机的方便,好玩,我们可能会将更多时间花费在手机上,本来属于我们生活的很多东西可能就会减退,就会消失。这样来说,就手机的更新或升级换代而言,确实给我们带来了很多,也可能使我们失去了很多。资本家显然是实现了他的利润了的,企业家显然是实现了他的人生价值了的。但对于消费者来说,他得到了,也失去了。还有一方可能是失去更多的,那就是社会。这些年我换下来的手机也有十几个,都扔到了垃圾堆里。制造手机的那些材料来自大自然,为了生产手机(以及其他商品),资源被损耗,环境可能被破坏;如今我扔弃的旧手机,又直接污染了环境。如果没有这些更新换代,也就没有这么严重的问题;如果更新换代慢一点,问题的严重性也会少一些。这样想着,哈维的故事给我带来了一些愧疚。

就我们现在最重要的生活资料——手机——来讲,技术进步和更新换代实在太快,有些技术进步和更新换代实在是没有必要。哈维的菜刀故事的意义,大致也就在这里。不过不能将哈维的菜刀故事的意义绝对化。菜刀的生产不需要有手机那样快的技术进步,只要能用就不需要更新换代。所以哈维可以使用他奶奶留下的有一百二十岁的菜刀。哈维的奶奶肯定没有用过手机,哈维也不可能现在还使用他奶奶留下的有一百二十岁的手机。即使是二十年前的手机,现在也没法用了。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