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初学者(20):生产-消费·"GDP批判"

赵峰 原创 | 2019-10-21 08:4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消费 GDP 生产 批判 政治经济学 

 写给初学者(20):生产-消费·"GDP批判"

2019-10-21

社会生产总过程四个环节——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中,生产是起点,消费是终点。

从直接的意义上考察,消费指的是生活消费,即用产品或服务的效用满足人的需要的过程。这是狭义的“消费”。在消费过程中,物的形态发生了变化,人的需要得到了满足。从这个角度来扩展理解——将消费解释为改变物的存在来满足人的需要——我们发现,直接生产过程其实也是“消费”,生产就是改变物的存在来满足人的需要。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消费就是生产。当然,说消费就是生产也不错。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对于劳动力的出卖者工人来说,消费过程就是将耗费的劳动力再生产出来的过程。

在社会生产总过程四个环节中,生产是决定性的环节,处于基础和支配的地位;其他三个环节是生产过程的延伸和实现,对生产具有反作用。下面以生产和消费的关系来概括社会生产总过程中生产与其他环节的关系。

生产与消费的关系,首先是生产决定消费。

生产在前,消费在后,消费的对象是生产的结果。所以,消费的规模和结构,消费的水平和层次,都决定于生产。一个社会有什么样的生产,才会有什么样的消费,有多大规模的生产,才会有多大规模的消费。我们现在普遍使用汽车和火车作为交通工具了,而在孔子的时代,只能靠坐牛车来周游世界。生产并非总是适应消费需要而发展,有时候生产可以创造和推动消费。人们的消费需求并不总是走在生产的前面,规定和引导着生产。有时候,生产可能引导消费。最初的计算机是用于军事目的的,但是因为其强大的计算能力,很快就普及到生活之中,成为消费品。在网吧里,人们用它来玩游戏,废寝忘食。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还强调,生产和消费都是有社会性质的,生产的性质决定消费的性质。看起来,工人的消费是生产过程之外工人自己的事情,吃什么和穿什么工人自己说了算。但是,事情并非如此简单。资本主义生产是剩余价值生产,其生产的目的是剩余价值。工人的消费看起来是自己的事情,但其消费的结果不过是再生产出上一个生产周期中被耗费掉的劳动力,而且再生产出劳动力的结果不过是等待着进入下一个剩余价值生产过程中接受资本家的榨取。所以,工人看起来独立自由的个人消费其实并不独立自由,它服从于资本家生产剩余价值的需要。——消费就是生产,工人的消费是剩余价值生产所需要的劳动力条件的生产。

消费对生产又具有反作用。

消费对生产具有推动作用是不言而喻的。生产出来的商品,如果能够满足人们的需要,被人们接受和消费,生产过程就能顺利循环。反之,如果消费衰减了,停滞了,生产必然受到影响,也会衰减甚至停滞。我们前面讲过的“大卫·哈维他奶奶的菜刀”的故事就说明,如果没有持续的购买,社会不产生出新的消费,生产的顺利循环就可能被破坏。经济学历史上讨论的经济危机理论,从最早的西斯蒙第(1773-1842)到后来的马克思(1818-1883)和凯恩斯(1883-1946),都持有“消费不足”的观点,消费的的停滞导致生产的停滞。

从根本上讲,消费是生产的实现。没有消费,生产是没有意义的。经济学或者政治经济学,很少讨论“实现”概念,但它对于我们理解很多问题都有重要的价值。所谓实现,指的是一件事物或者一个行为的经济意义的体现。也就是客体的存在给主体带来的经济上的价值。打个比方来说,我在繁华街道上有一套住房。这种所有权对我的意义在于我可以借此获得某种利益,这叫做所有权的实现。我或者可以居住,或者可以出租,或者将其卖掉得到一大笔现金收入。这些都是我的所有权的实现。如果不是这样的——不能住,不能租,不能卖,不能得到任何利益——所有权得不到实现,其存在就没有意义。消费是生产的结果,也是生产的目的;人类从事生产,最终是要以产品满足人们的消费的。只有产品进入消费并被人们所消费,生产的意义才得以实现。

借此讨论一下GDP

GDP是一国国内一年内生产出来的最终产品的价值总和,是物质产品平衡体系中用于度量一个国家经济规模的主要指标。GDP 所度量的是生产的规模,而不是人们的享受和幸福。在GDP核算中,只要有投资的形成,就有GDP的增加;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我们国家都加大了基础设施投资,一下子砸下几万亿,GDP就增长了。我们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两次大规模投资虽有一些后遗症,但都取得了重大的成就。不过,单纯追求GDP的行为,还是可能带来一些问题。人类经济活动的最终目的是人,是人的幸福感的增强,如马克思所说是“人的自由全面的发展”;生产活动要服从于消费,也就是要服从于人的幸福和自由全面的发展。

就资本主义生产而言,其直接目的是剩余价值,而追求剩余价值的结果可能会缩小社会消费的规模。宏观经济总是在膨胀和萧条之间循环,是生产脱离消费而消费又强行将生产拉回正常水平的矛盾冲突的表现。在我们的现实经济中,生产和投资脱离消费的情况也经常出现。在我们的官员考核中,GDP是个简单易行的指标,因此而成为地方经济政策的主要目标。追求GDP带来了社会经济的繁荣,基础设施改善了,就业机会增加了,物质供应丰富了。但是,盲目追求GDP也带来了很多问题,重复投资和重复建设既浪费资源又破坏环境,举债投资加大地方政府财政风险,造成巨大的通货膨胀压力,等等。社会经济发展的最终目的是人自身的发展,我们目前盲目追求GDP的增长模式下,GDP的增长快于人们幸福感的增长。GDP因此背上了黑锅,被人们一通批判。其实,是我们的增长模式出了问题,而不是GDP本身出了问题。

盲目追求生产和投资,满目追求经济增长可能带来严重的问题。二战之后,西方国家经历了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持续的经济增长,但随之也出现了问题。一方面是经济增长,另一方面是伴随经济增长的各种经济和社会问题在加剧。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一批西方科学家,思想家,企业家成立了一家民间智库罗马俱乐部,专门研究人类社会经济发展中面临的各种严峻问题。他们发现,伴随经济增长,一些严重的问题出现了,人口爆炸,环境污染,不可再生资源枯竭,等等。1972年,罗马俱乐部出版了一部著作《增长的极限》,对人类提出警告。该著作认为,人类的经济活动正在背离其目的,人类的生存环境正在面临严峻的局面。变化是指数化的,崩溃可能突然间来临。因此,他们建议全球放慢发展速度,节约有限资源以发展人自身。

其实,罗马俱乐部的忧虑早在一个多世纪之前就引起了英国经济学家约翰·穆勒(1806-1873)的注意。在其《政治经济学原理》中穆勒提出,人类经济活动要受到资源供给的约束。伴随经济发展和资源约束的加剧,将会进入“经济停滞”阶段。不过,穆勒倒不是一位悲观主义者。他并不认为经济停滞是一件坏事。相反,穆勒认为,如果人们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放慢经济发展速度,将资源转移到人自身的充实和发展上,“经济停滞”反而是一件好事。资本和人口处于停滞状态并不意味着人类的进步也处于停滞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各种精神文化以及道德和社会的进步,具有与以前一样广阔的发挥前景,生活方式的改进也具有与以前一样广阔的发展空间,而且当人们无需再为生存而操劳时,生活方式改进的可能性将大大加强。"(穆勒:《政治经济学原理及其在社会哲学中的若干应用》下,664

在生产和消费的关系中,归根到底消费是目的和归宿。生产脱离消费的盲目扩张可能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有时候甚至是灾难性的问题。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人类具备越来越丰富的干预经济的能力,但端正生产与消费的关系,才能更好使其协调发展。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