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噬 镀金时代的倒影

秦朔 原创 | 2019-10-21 15:0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汉能薄膜 

   1

  这个充满生机与创造力的商业世界,常常让我有一种陌生感。

  半年前在上海临港的签约仪式上还言之凿凿,要投资821亿元打造移动能源智能制造基地的汉能公司,最近却因为拖欠数千名员工半年多的薪水社保,成为一场“欠薪风波”的主角。

  “上海是一座注重契约精神的城市。”4月12日,汉能掌门人、曾经的“中国首富”李河君对着上海的领导、合作方和媒体说。在2019年上海工业投资重大项目清单中,汉能上海项目是新增和在建项目中规模最大的一个。

  估计合作伙伴怎么都想不到,2018年底汉能薄膜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3.6亿港元,汉能对自己的员工竟是这么一种“契约精神”。

  在10月15日致员工信中,李河君“深表歉意”,说“主要责任在我”。他说我们需要深刻检讨,“如面对风险太过乐观,危机意识不强,没有提前做好充分的危机应对准备,在经营管理上太过粗放,资源和企业发展节奏匹配不当,招聘进人速度太快,人才素质良莠不齐,人力成本骤增等等”。

  裁判文书网公开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因租赁顶级私人飞机湾流G550欠租,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12月做出判决,汉能控股需向朗业湾乙(注:一家航空航运融资租赁公司)支付拖欠的租金共计7093.44万元,并以此为基数按照每日万分之五的标准支付违约金。朗业湾乙表示自2016年2月起曾6次向汉能控股催付租金,但汉能始终未能履约,付不起租金还恶意不交还飞机,“我们还是偷偷掌握飞行计划后,飞到拉斯维加斯把飞机给扣下来的”。

  汉能对外一直宣称旗下的金安桥水电站(位于云南省丽江)现金流很好,但法院执行文书显示,汉能从2011年开始以水电站的收费权、股权作为担保,反复质押募得巨资,对金融机构的未结案欠款已超过160亿元。其中两家债权人民生信托和嘉实资本已要求将水电站51.36%的股权拍卖。水电站的经营业绩也在持续下滑,2015-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3.10亿元、2.18亿元、-2.56亿元。

  一个如此奇葩的公司,近年来却已在国内近20个城市布局移动能源产业园,把每个地方的政府平台都拉进来合作。

  一个项目都没做好,没有形成良性循环,却同时做几十个项目,把政府、金融机构、供应商、员工捆在同一个战车上,“大而不能倒”,等着“A股上市大解套”,这样的商业运行模式并不少见。以最近几年的新能源造车热为例,不止一个资本狂人入局。有的连一款满足国六排放标准的新车型都没有发布,却已借着新能源旗号在多个城市拿下数万亩工业用地,号称总投资几千亿,总规划产能几百万辆。

  如果我们的增长都是这样获得的,如果很多增长数据背后都是这样的圈地图景,它最终会通向哪里?繁荣还是萧条?

  2

  商业世界中的有些活动纯粹是诈骗,如电信诈骗,网络诈骗,或故意制造伪劣产品。本文评述的对象不是此类,汉能也不在此列。

  在我看来,李河君属于这样一类人:

  他真的相信自己找到了太阳能薄膜发电这条新路子,他也构思了一个新模式:哪怕终端市场暂时起不来,只要在母公司(以及与母公司相关联的公司)和汉能薄膜之间建立起买卖关系,汉能薄膜就有业绩;有未来想象力,又有业绩支撑,就可以上市,上了市,就能融到不用还的长期资本,支持薄膜发电一直坚持到最后胜利。

  作为一种探索,新能源之路当然不会一帆风顺,在起步期需要一定的政府支持,需要风险偏好更高的资本的投入,企业遇到一些挫折也很正常。但从路径选择上,还是有一些根本性的区别。究竟是选择踏实做事,通过让看得见摸得着的产品的成本不断降低,转化效率不断提高,由此获得市场和资本的信任;还是认为自己拥有“上帝之眼”,能看到最远的未来,所以方方面面都应该陪着你,为满足你的雄心不计眼前损益,甚至员工被欠薪半年、生计维艰,也还要顾全大局,好好理解?!

  不能说李河君没有创新才能和魄力,但当他陷入狂想、成了“上帝”,他所做的一切,包括通过内部交易制造业绩,自弹自唱拉抬自家股票,在他看来都是为了美好未来应该付出的代价,就像历史上不少“伟大的疯子”,为实现自己的“理想”不惜牺牲无数生命。

  但李河君的这个模式并不是哪里都能行得通的。

  在香港,2015年香港证监会宣布暂停汉能(00566,HK)的股票买卖,2017年香港法院判决禁止李河君在香港出任公司董事,期限8年。他和其他四名董事的问题是——“没有对汉能依赖向其关联方、汉能控股及其联属公司销售太阳能电池板生产系统作为其主要收入来源的业务模式的可行性提出质疑,也没有适当地评估关联方的财务状况以至它们因进行上述关联交易而结欠的应收款项的可回收性;他们也没有采取恰当措施以追讨该等应收款项,因为他们把该等关联方的利益置于汉能的利益之上,因而没有以汉能的最佳利益行事。”

  这里把当年的汉能模式讲得很透彻:上市公司向关联方销售产品,获得收入;关联方不怎么付款,也不对它们追讨,所谓收入都是应收账款。因此,上市公司不过是整个汉能系资本运作的工具而已,投资者利益不可能得到真正保障。目前的汉能模式和之前有一定不同,但实质是一样的。

  对李河君的雄心来说,投资者利益(也包括被欠薪员工的利益)实在太小了,小到不入其法眼,可以忽略不计。

  3

  和李河君有某种相似性的还有贾跃亭,另一个也有远大梦想和创新模式,但在2016年11月被供应商讨债危机引爆、一发不可收拾的人物。最近,他因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也成为舆论热点。

  如同李河君押注太阳能薄膜发电一样,贾跃亭押注“破界创新,生态化反”的“乐生态”(LeEco)。他想的都是最宏大的事情,他说,LeEco将通过产业链的垂直整合和跨产业的价值链重构,“打破产业边界、组织边界和国家边界,创造下一代的产品形态,带来全新的用户体验”。

  直到危机爆发,他才想到,“过往两年,我把很多精力放在全生态的布局和发展上,对那些长期跟随乐视网的价值投资股东们有感念、有歉意”。

  和汉能类似,乐视网(300104,SZ)的股价也经历了从暴涨到暴跌。2015年5月股价最高时为44.72元,今年5月暂停上市前为1.69元,从最高点暴跌了95%以上。乐视网有28万户股东,无可奈何。

  10月14日晚,乐视网公布今年前三季业绩预告,预计前三季度亏损101.97~102.02亿元。亏损为何如此之巨?主因是乐视体育有18个投资方对乐视网提起仲裁,已出具结果的9起仲裁均为乐视网败诉。“公司在充分评估未决仲裁结果及未来潜在被诉的可能性后,基于审慎性考虑,计提乐视体育、乐视云案件负债约98亿余元。”

  乐视体育、乐视云的案件为何要乐视网负责呢?原因是:乐视体育A轮B轮共融了84亿元(B轮80亿),B轮设定的回购条款是,“原股东承诺的义务为:乐视体育未能在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投资方认可的上市工作,原股东将在投资方(并由各投资方分别单独决定)发出书面回购要求后的两个月内按照协议约定价格、以现金形式收购投资方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也就是说,乐视体育上不了市,原股东要回购股权,再加上约定的年利息(如12%)。而原股东的设置中包括乐视网。

  换言之,乐视体育要融资,贾跃亭把乐视网拖进来担保,当了增信工具。乐视云案件也类似。乐视体育完成融资后,一半左右资金被贾跃亭拆借给乐视控股,用于造车等业务。乐视体育垮了,股东纷纷索赔,乐视网就成了起诉对象,负有连带责任。

  当贾跃亭为了造车梦拼命狂奔时,无论乐视体育的机构股东,还是乐视网的广大股东,他可能都忘记了。

  去年底乐视网的净资产为负,截至今年6月底,净资产已是-130.89亿元。如果还想恢复上市,条件之一是到今年底净资产必须转正。但这可能吗?!

  10月8日,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贾跃亭等公证债权文书执行裁定书》,其中写道:“经本院调查,被执行人名下均无银行存款、无可处置的不动产、机动车及对外投资等。已处置被执行人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票共计29782952股,处置上述股票所得案款及扣划贾跃亭名下资金账户所得案款共计人民币73037319.08元,已发还申请执行人。现乐视网股票已暂停上市,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

  至少在国内,贾跃亭确实没有腾挪余地了,申请个人破产,实属走投无路。大量投资者也就这样成为他的梦想的牺牲品。

  如果遵循起码的商业伦理,比如引进股东时签署了什么契约,就按契约办事,不挪用,不乱用,断然不会挖出这么大一个坑。但在当年,贾跃亭陷溺在他的梦想里,就像他在LeEco登陆美国时讲的,“正是心中强烈的蓝天梦和改善地球生态的使命感,驱使我们在互联网智能电动汽车道路上执着前行。……拓荒者的世界里没有‘容易’两字,但是我们坚信:永不言弃,世界会为梦想和远见让路。……99%的人不看好的事情,才可能成就颠覆。LeEco或许会失败,但我相信,LeEco这个新物种所代表的互联网生态模式一定会成功。前路漫漫,荆棘重重,但,生命的全部意义不就在于永不停歇地去探索未知世界吗?”

  这些话本身都没错,也极富煽动性,问题是,投资者、银行、供应商、员工,他们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他们在不在你眼中?当你向乐视体育的投资者融资时,有没有诚实地告诉他们,他们的资金翻手就会进入别的地方?

  4

  关于李河君,关于贾跃亭,以及更多类似的人和事,让我想到了——反噬。

  他们用“造福人类”“造福社会”“造福环境”“造福大众”等宏图大志赢得了利益相关者认同,大家帮他们走上远大前程。但最终,很多人得到的不是福,是祸。他们的不少所作所为,与他们诉诸社会的理想、理念、梦想、形象——这也是社会接受他们的理由——恰恰背道而驰。

  这就是反噬。目标向南,结果南辕北辙。

  在政治学中,关于“反噬”,经常被举到的例子是法国大革命。“自由,自由,多少罪名假汝之名以行!”这是大革命年代的“沙龙女王”、吉伦特派领导人之一的罗兰夫人临终前留下的沉痛名言。她和革命者们有一个共同理想,就是推翻贵族、限制国王、让平民获得权力。但推翻贵族后,以雅各宾派领导人罗伯斯庇尔为代表的极端革命者并不满足于停留在某个界限,他们要彻底化,不仅处死国王,还要自己主宰一切。“那一长串从旧的压迫者毁灭消亡的废墟上兴起的新压迫者”出现了。1793年11月8日,39岁的罗兰夫人被送上断头台。平和的“革命之子”被“纯粹的革命理想”吞噬了。

  在中国历史上,一个反噬现象是秦王朝所力推的法家的命运。北京大学哲学系张祥龙教授指出,法家学说初看极为理想,极其现实,极巧妙,初用之极有成效,“但它善反噬,稍有疏忽,或简直是不可逃避地会吃掉使用它的人”,且“相互从思想上越欣赏、越亲近,就越相互残杀,这正像一架正反馈的绞肉机。”

  以法家的代表商鞅为例。秦国因商鞅变法而迅速强大,秦孝公死后商鞅被诬谋反,逃亡途中因不能出示身份证件而不被客店留宿,因为根据他自己所制定的秦律,留宿没有证件的人,全家性命不保。《史记·商君列传第八》记载了这一刻,“商君喟然叹曰:‘嗟乎,为法之弊一至此哉!’”苛律不给别人留出一定的自然空间,最后自己也没了出路。

  张祥龙认为,法家的反噬现象的根源在于,法家为了实现对权势的独占,把所有与当前利益无关的东西全部掐掉,这是一种“充分地对象化、功利化、算计化”的思维方式,“只注重现在的利益,将过去和未来都排除在外,这就决定了他们在将来必然会被反噬的命运”。

  李河君、贾跃亭和法家的近似之处在于,为了自己的凌驾一切的目标,不顾及给利益相关者带来的麻烦和损失,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

  拜天时地利人和之所赐,中国有很多公司的力量已经非常强大,他们不知不觉中也在滋生一种优越感,并背离初心。比如,“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是一种价值主张和社会承诺,但当平台越做越大,越来越强势,有人就会生出“二选一很正常”的想法,逼迫一些品牌商家不能做出其他选择,只能待在我的平台上,不顺我意就打压。此时,所谓“客户第一”的价值观已经不知哪里去了!

  对这样的平台来说,反噬已在发生。可惜当局者迷,旁观者无语,水军搅动浑水,监管者明明有法可依,竟也含糊不清!如此不清不楚下去,反噬只会更加严重,直到怨声载道的那一天。

  5  

  人都有两面性。雄心与贪婪,担当风险与侥幸投机,出人头地与贪图虚荣,很难说有一个绝对界限。除了极少数圣贤,绝大部分人都存在反噬性,只要扪心自问,我们身上或多或少都存在着按照圣贤道理,自己都会讨厌自己的那一面。

  而在商业世界里,由于“适者生存”“零和法则”“成王败寇”“以财骄人”等等因素的存在,反噬往往更容易通行。比如白天举着绿色环保大旗,晚上却偷偷超量排污;表面以客户体验为中心,实际是“以客户花销为中心”;广告宣传是“造福人间”,伪劣产品却在“祸害人间”。至于作为企业人格化代表的一些“商界大咖”,从接人待物、言谈举止到个人生活,对内对外人前人后“两张皮”的现象更是司空见惯,从内部员工到社会都已见怪不怪。

  反噬是很难完全消失的,因为它就是人性的一部分。

  但反省是永远需要的。多一些反省,就会少一些反噬。

  同时,我们不能指望反噬者都能靠觉悟立地成佛。来自法律的、社会的、政府的监督、提醒、呼吁,永不可少。

  反噬的本质是权力的异化,是不加平衡与节制的单向度扩张必然导致的现象,它总是以冠冕堂皇始,以掺入私货、背弃初心、破坏价值终。就像反对奴役的,又成为新的奴役者。

  有很多不正当、违背契约和商业伦理的做法,放在别人身上,反噬者是反对的。但放在自己身上,他往往却能用一种奇妙的方法,赋予自己心安理得的意义。越是在商界有地位、追捧者众的公司,越应该主动克服反噬效应,接受进步主义的洗礼,否则未来要摔的跟头将更大。

  很多振振有词的反噬者其实并不虚伪,他们是真正相信自己的做法,他们善于给自己洗脑,自创正当性。他们觉得,“我这样做是为了一个更伟大的目标,为了实现目标,一切都值得”。他们赋能于“不择手段”。

  在很多国家与地区的商业史上,都有过一段金钱至上的时期。表面上,社会有其规则,实际上,金权才是规则。金权想把一切吃掉,最后开始吃自己。过去让他们成功的东西,最后让他们瓦解。在美国,从19世纪最后几十年的镀金时代到20世纪最初十几年的进步时代,就发生过这样的大变局。

  中国过去几十年,金钱至上为所欲为的一面,相比当初的美国是远没有那么严重的。但这样的情况也在发生,而且相当普遍,由此也造成很多乱局、骗局和悲剧。周期轮转,起起伏伏,不少人总认为自己是风起云涌的主角,但因为驾驭不了贪婪和侥幸,背离基本商道,最后风去云散,把自己消灭。探究其根本,那些自我吞噬的“巨人”,并不是死于理想之伟大,而是死于他们的不择手段对理想的背离,他们丢弃了火炬,在暗夜里自然找不到方向。

  6  

  对中国的商业力量来说,在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之外,现在和今后最重要的是善起来,好起来,文明起来。

  现代社会的价值观,如果只能选一条,我会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也应该是现代商业的最基本价值观,在法律和契约面前人人平等。大小法人之间一律平等,作为法人的公司和作为自然人的员工、消费者一律平等。

  商业向贪,行之不远;商业向善,行稳致远。

  上周,中国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2019年会在成都举行。我在年会上讲了关于反噬的思考,也应邀为年会写了一篇《新商业文明宣言》,宣言中呼吁所有的商业组织和社会组织共同践行以下八条原则:

  1、做负责任的事业。对广义的利益相关者负责。

  2、遵循长期主义。摒弃狭隘功利主义和机会主义。

  3、坚持专业主义。以提供优良的产品和服务为本分,以创新推动价值创造。

  4、心怀敬畏与悲悯。行普惠之道,尽社会责任。

  5、建立开放、包容的世界观。人人平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6、做正确的事,以正确的方式做事。正确,就是真、善与美。

  7、坚守正直。将一切欺骗都视为正直的敌人。

  8、爱地球,如爱你的爱人。

  道之以德,文明以止,众志成城,生生不息。

  谨此与大家共勉!

个人简介
商业文明联盟创始人、秦朔朋友圈发起人、原《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