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第二十讲:从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看国企改革目标与行为的模糊状态

钟建民 原创 | 2019-10-27 15:56 | 收藏 | 投票

        在确立了我国经济改革目标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之后,国有企业改革就确立了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基本目标。

现在我们就来分析作为国有企业改革的基本目标:建立现代企业制度。

一,仅就“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这一提法看,国有企业的改革目标明显是模糊的,这一提法的出现,表明我们对现实的企业制度缺乏真实的了解。

在《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的第一部分的第二个小点中,明确指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是要使市场在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基础性。为实现这个目标,必须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成份共同发展的方针,进一步转换国有企业经营机制,建立适应市场经济要求,产权清晰、权责分明、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的现代企业制度”。在《中共中央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的第五部分则明确指出:“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发展社会化大生产和市场经济的必然要求,是公有制与市场经济相结合的有效途径,是国有企业改革的方向”。

把国有企业改革的基本目标设定为“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这一提法实际上是不准确的。原因很简单,现代企业作为独立的经济实体存在和发展,具有资产实体和劳动实体的区分,与此相适应,企业制度也有产权制度和劳权制度的区分,因此,现代企业制度也有现代产权制度与现代劳权制度的区分。把国有企业改革目标设定为“建立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这表明我们的研究者与决策尚未弄清现代企业作为经济实体具有生产资料实体与生产劳动实体的基本区别。

事实上,当我们说到“现代企业制度”时,其涵义是笼统的,难以确定的。“提出‘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恰恰表明我们对如何改革国有企业制度仍没有具体明确的方案。因为方案尚不明确,所以只能笼统地说要‘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而‘现代企业制度’本身就是一个涵义待定的概念,不同的人可以对其作不同的界定”《何去何从一一当代中国的国有企业问题》第10页,金碚著。今日中国出版社19979月出版)。

二,“产权清晰”要求的提法看,决策者和策划者对现代企业的认识是模糊的,这一提法的出现,表明我们对现实的企业缺乏明确的了解。

如上分析,仅从字面上来分析,“现代企业制度”这一概念的提出实质上表明我们对企业制度的了解是不明确的。而在提出所谓的“现代企业制度”时,用四个词来限定了它的内涵,第一个要求就是所谓的“产权清晰”。而“产权清晰”要求的提出,客观上说明我们对现代企业的存在形式,特别是对国有企业性质与特征的认识是不明确的,甚至是根本错误的。

在一个以私有制为基础的企业,不论是资产所有者独资经营的企业还是资产所有者合资经营的企业,在劳动力商品化的条件下,产权清晰是其存在和发展的基础。但是,在生产资料公有制条件下,人格化的资产所有者消灭了,人们在资产所有方面的差别消除了,企业生产者的差别不是表现为资产所有方面,而是表现为劳动所有方面。因此,对于公有制企业而言,对于国有企业而言,对企业的存在和发展起决定作用的是劳动所有权,而不是资产所有权。因此,适合国有企业制度的基本要求应该是“劳权分明”,而不是什么产权清晰。

“产权清晰”这一完全不适应国有企业改革要求的提出,不难看出,国有企业的策划者或决策只是单纯地抄袭了西方经济学的产权理论,而没有认真地研究国有企业的基本特点,没有研究与公有制企业相适应的劳权制度。

三,“自负盈亏”的提法看,国有企业改革的策划者或决策者对现实经济实体的存在形式缺乏明确的了解,对公有制企业或国有企业作为经济实体存在和发展的规律与特征缺乏基本的了解。

    在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的指导方针的第四点是“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实现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健全决策、执行监督体系,使企业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法人实体和市场主体”(中共十五大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现代企业作为经济实体存在和发展,具有资产实体和劳动实体两种不同的形式。而自负盈亏只是作为独立的资产实体存在和发展的企业的基本特征之一。而公有制企业或国有企业实质上是只能作为独立的劳动实体存在和发展的。因此,公有制企业或国有企业对应于资产实体“自负盈亏”的是“收支处理”。国有企业,公有制企业,其占用的资产是属于国家或集体的,企业的劳动者作为资产所有者,不论是国有企业还是集体企业,都是完整的。因此,企业员工无论是以个体方式出现还是以集体方式出现,他或他们是没有权利用公有的资产承担经营责任的。因此,公有制企业或国有企业的经营状况不存在或不表现为生产资料的盈亏变化,而是表现为生产劳动的收支处理。对于作为劳动实体存在和发展的公有制而言,企业员工是应该用其劳动收益来承担经营责任的。因此,企业的经营状况的好坏是通过劳动者收入的有无和收入的多少表现出来的。“补偿消耗的,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余下都是个人的”这一分配模式,非常形象地说明了公有制企业作为劳动实体存在和发展的基本特征。“补偿消耗的”放在第一位,是因为企业占用的生产资料属于公共所有,在生产结果的分配过程中必须优先补偿;“交够国家的,留足集体的”是要把满足劳动者不同范围的公共需要放在次要位置,予以优先安排;而企业生产经营的成果,即用于劳动者收入分配的消费价值量是以余额的形式出现的,它的多少或有无,是与企业经营状况完全相关联的。

我认为从1978年以来的国有企业改革过程,就性质而言可区分为三个不同的阶段:
    第一阶段是立足于国有企业自身发展要求进行的改革,即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改革;
    第二阶段则是引用我国农村改革经验的改革,即推行承包经营责任制的改革;
    第三阶段的改革则是引用西方模式的改革,即转换经营机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等等的改革。
    三个阶段,在定性上的区别是什么呢?这是因为这样定义改革的发展阶段,比较符合国有企业改革的实际,有利于对国有企业改革的总结。在改革之初,国有企业所以要进行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改革,是为了搞活国有企业的需要。怎样搞活国有企业呢?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提出正是从国营企业的实际出发提出来的。扩大企业自主权的改革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又未能完全解决问题,而这时,我国农村推行联产责任制的改革取得了显著效果。在这一背景下,再加上其它一些原因,国有企业便进行了推广经济责任制的改革,特别是进行了承包经营责任制的改革。所以,第二阶段的改革我们应该定义为引用农村改革经验的改革。但是,引用农村经验的改革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而且国有企业出现了严重的亏损现象,在这种情况下,国有企业改革就逐步转向引用西方模式的改革,建立股份制就是最好的说明。在第三阶段我们也曾探讨过要转换国有企业经营机制,但事实上我们没有取得理论上的突破。而在前两个方面(也是两个阶段)的改革没有成功的条件下,我们就走上了引用西方模式的改革道路,所谓建立现代企业制度,不过是引用股份制的另一种说法而已,实际上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内涵规定(产权清晰、权责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不过是股份制的一般化表述而言。
我国国有企业改革的实践进程客观上包含了三个方面,同时也是三个阶段的改革:一是着眼于国有企业发展需要的改革;一是引用农村改革成功经验的改革;一是引用西方模式的改革。把这些性质不同的改革方面或阶段明确地区分开来,对于国有企业改革的总结是十分必要。

国有企业改革理论的奠基者,是蒋一苇先生。蒋一苇先生提出的国企改革“三论”奠定了国有企业改革的理论基础。“三论”,特别是企业本位论和职工主体论的提出,以及必须促使国有企业作为独立的经济实体存在和发展的基本思想,为国有企业改革提供了正确的方向。但是,这一理论却未能明确国有企业的职工是以何种身份作为企业主体、以及国有企业作为何种经济实体存在和发展的问题。因此,国企改革总体说来是大方向明确,但具体改革方案模糊不清的状态。

国企改革的前两个阶段一一扩大企业自主权和引用农村责任制的改革都没有成功,其原因就在于改革具体目标的模糊性造成的。例如,扩大企业自主权的大方向是正确的,但由于我们并不了解企业自主权的实质,因此,扩权改革的具体目标是模糊的;再如,打破“铁工资”,实行工效挂钩的改革方向是正确的,但是,对于用什么样的形式取代工资体现按劳分配的要求的认识却是模糊的;把国有企业转变为独立的经济实体存在和发展,这个大方向是正确的,但我们并没有了解国有企业只能作为独立的劳动实体存在和发展,对如何建立适合国有企业作为经济实体存在和发展的基本制度的认识又是模糊的;我们认识到了要转换国有企业经营机制,但是,对于什么是公有制企业的经营机制,如何建立适合国有企业的经营机制的具体认识却是模糊的。

模糊的认识必然导致实际改革的互相矛盾的、乃至错误的改革。十五届四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国有企业改革和发展的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一方面把国有企业改革的目标确定为建立“产权清晰”的“现代企业制度”;另一方面又要求“必须确实尊重职工主人翁地位,充分发挥职工群众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一方面要求“企业职工工资水平由企业根据当地社会平均工资和本企业经济效益决定”、“允许和鼓励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参与收益分配”,另一方面要强调要“实行按劳分配”等等。尊重职工主人翁地位,就必须建立以劳动所有者为主体的、全面体现劳动所有权的劳权制度,而建立产权清晰的现代企业制度恰恰是对劳权制度的否定;工资是劳动力价值形式,是实行按资分配的必要条件,在采用工资条件下强调按劳分配岂不相互矛盾?作为国有企业改革的基本指导的《决定》本身就有这样自相矛盾的的规定和要求,现实的改革中就必然会出现想到矛盾乃至错误的改革。

事实上现实的改革,四十年来的国有企业改革,在前期出现的是互相矛盾的改革:即既有促使国有企业向独立的劳动实体存在和发展的方向的改革,又有促使国有企业向独立的资产实体存在和发展的方向的改革。把职工收入与企业生产经营成果相挂钩,建立职工大会、职代会管理体制,这是促使企业向劳动实体转变的改革,而强化产权制度,推选劳动合同制,保留工资制和产权制度,又是促使国有企业向资产实体转变的改革。这种相互矛盾的改革,使国有企业成为了不规范的经济实体。改革中的国有企业出现管理滑坡、大面积的、持久亏损状态,正是这种不规范实体的特殊表现;而在十五大之后,国有企业改革转向建立“产权清晰”的“现代企业制度”,实质上是重新回归到恢复苏联模式的轨道。在国家所有制基础上引用股份制,不过是把国家经营模式的“苏联模式”替换为企业经营模式的”苏联模式”,其本质仍然是“生产资料公有制+产权制度”,并没有解决产权制度不适应公有制三大特点的基本矛盾。这就是国有企业经过四十年改革难以成功的基本原因。

1978年算起,国有企业改革已经经历了40多年,但是,对于国企相关的“企业自主权”、“企业经营机制”、“现代企业”、“现代企业制度”、“按劳分配”“经济实体”、“独立的市场主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等基本概念的认识,至今还是处于模糊认识阶段。正是在理论上对这些基本概念处于模糊,致使国有企业改革始终不能成功,至今不能完成。

 

 


 

个人简介
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主要理论:劳权经济学;关于政治经济学理论的批判;经济实体理论;国有企业改革理论等等。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