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得一方净土

卫祥云 原创 | 2019-10-08 11:39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净土 

 难得一方净土

智石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卫祥云

老家的半亩园,草比人高,树木参天。

四十多年前,我费尽千辛万苦挣钱盖起的三间大瓦房栉风沐雨、破败不堪,但依然坚挺。如果继续下去,再过四十年也许不是问题,但我不想等到那时,因为未定数太多,难以把握和琢磨。

我的中学校友现多已退休,赋闲在家。有的人翻修了家里的房子,经常回去小住几天,在城乡之间迁徙乐此不疲。有的人说还要准备翻修老家的房子,以备乱世之时跑到农村以躲战祸。这话听起来近乎笑谈,但却反映了他的一种心境。

而我离老家太远,回趟老家不容易,主要原因是在老家无事可做。偶尔回去与亲戚四邻聊聊天,说着说着就变成了叙旧。往事并不如烟,但却没有多大兴趣。如果多住一两天,就感到无聊了。儿子自从上大学以后,就再也难说服他回老家了,只有我和老伴还能同往。但这次回家以后她也说以后再也不想跟我回去了。主要原因是老家没有更大的变化,农村的现实情况似乎与新闻联播中看到的不太一样。

这次回老家我仍然住在大姐家。家里虽然早就盖了两层楼,但没有下水道。所以,晚上我得打着手电筒从二层楼下来上厕所,甚是不便。当地还是一个新农村建设的典型村子,村子里道路建设比过去进步了许多,但是却抛不开驴粪蛋外面光的嫌疑,许多情况似乎与四十年前无异。

农村有了自来水,是通过打深井提取的,常常免不了时续时断,但总比到池塘里和深井里挑水好了许多。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农村里普遍没有下水道,所以就谈不上污水处理了。村里家家户户的生活用水是通过在院里自掘深井,把生活用水排入地下,污染地下水不可避免。而污染以后的地下水又通过人工开采地下水供给人们生活之用。如此循环往复,构成了我国农村水源使用和利用的基本情况。但全国这种情况的普遍存在和严重程度却是我个人的调查研究难以了解的,只有期待政府智库和研究机构大力关注为盼了,以给中央政府及各级政府提供制定政策之参考。显然,依靠目前农村的一家一户是无法解决这些现实问题的。

农村厕所的情况依然没有改变,主要原因也是没有下水道。但厕所的使用情况要比生活用水排放好一些。因为可以通过自我封闭循环使用,用在农用地施肥上,虽然费些力气,但既可做肥料,也不会造成二次污染。

当然,农村的变化还是很大的。电气化程度大大提高了;使用的煤气罐、电磁炉等和城市无异;电视、冰箱、太阳能洗澡用具一应俱全,年轻人也都在使用互联网,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由此可见,技术进步带来的推动力不可小觑。

但通过我的观察和思考,似乎农村最大的变化莫过于能吃饱肚子。我的老家是山西的棉麦产区,但现在基本不种麦子了,大多改种经济作物。主要原因是自家吃不了那么多小麦了,种经济作物可以多赚点钱。但现在的经济作物却越来越不值钱了。这使我深切感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制度改革带来的红利越来越小。尤其是土地制度改革的滞后,已成为阻碍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严重桎梏。

就我家的半亩园而言,与周围邻居家拔地而起的二层楼房形成鲜明对比。按照目前的农业农村政策,我家的宅基地和房屋只能卖给村里人,实际上也卖不了多少钱,我也不急需这点钱。但考虑到卖给别人可以得到更好的利用,儿子又不愿意去看一眼,最后还是决定出手为上策,有偿退出为好。但思来想去,又不勉使我心生疑虑:正是由于四十年的无人打理,才使老家的宅基地保持了自然生态,也减少了对地下水资源的污染。如果从此理念出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老家的宅基地是难得的一方净土。如果全国推而广之,是不是对我们党和政府的农村土地改革政策有所启示? 

2019108

个人简介
卫祥云,著名经济学家,智石经济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先后出版《改革的逻辑》、《国企改革新思路》、《产权的逻辑》等多部经济著作。
每日关注 更多
卫祥云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