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香港“一国两制”最新解释

丁秋龙 原创 | 2019-11-21 04:49 | 收藏 | 投票
对香港“一国两制”最新解释
 
丁秋龙
 
提示:这几个月的香港形势,负价值越来越大,从社会制度,经济制度来看,香港已经演变,默默地实行了特权制度,已经不是资本主义了,这是要清醒的,问题很严重了。伊朗就是这样,由市场制度变为特权制度,越来越穷,人们都不知道。
 
 
香港已经很长时间财富腐烂了,负价值越来越大,大家都非常着急,不能让香港老百姓受苦了。特别是习主席的讲话最充分体现了“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茅于轼老师说,错误不可怕,就怕找不到原因,甚至怪错了原因。目前香港的局面非常尴尬找不生病的原因,不知道怎样办才好,这是制度出现了问题,用两百年前的经济理论来解决香港问题已经不适应了,有必要对香港“一国两制”作出最新解释。
 
一、价值球模型
 
价值球模型内在联系:
正价值(阳)=负价值(阴)
正价值=剩余价值+经济价值+最大价值
负价值=腐烂价值
这是一个阴阳平衡关系,道法自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将天、地、人乃至整个宇宙的生命规律精辟涵括、阐述出来。揭示了整个宇宙的特性,囊括了天地间所有事物的属性,宇宙天地间万事万物均效法或遵循“道”的“自然而然”规律,道以自己为法则。
 
人类最害怕两种情况,一是正价值大于负价值,经济危机,财富都腐烂了,这个球顺时针旋转,非常可怕,二是负价值大于正价值,越来越穷,老百姓没有办法活了,朝鲜,叙利亚等国家,财富全部腐烂了,这个球逆时针旋转。
 
二、社会主义两个价值链
 
社会主义两个价值链:最大价值链和腐烂价值链。
……最大价值1+最大价值2……
……腐烂价值1+腐烂价值2……
 
为什么社会主义要代替资本主义,是因为最大价值链,赚钱最多,思想成为商品,不允许犯错误,犯错误了就必然财富腐烂了。马云就是最大价值链,一碗水可以自己自己使用,一河水就必须大家使用了。金钱对马云来讲已经没有意义了。
 
别忘了,社会主义还有一个腐烂价值链,财富全部腐烂了,自己的财富腐烂了,还要把别人的财富弄腐烂了,朝鲜就搞的这个名堂,有点钱就搞核武器,然后金三世发表讲话,声明等等。
 
三、资本主义两个价值链
 
资本主义两个价值链:剩余价值链和经济价值链。
……剩余价值1+剩余价值2……
……经济价值1+经济价值2……
 
这个经济价值是怎样来的呢?是由剩余价值和腐烂价值转化而来的,这个很重要,在说明人类已经不犯错误了,商品全部卖出去了,但是还存在腐烂价值,只不过腐烂价值越来越小的过程了。这里用公式来表示:
经济价值=剩余价值1+剩余价值2(由腐烂价值转化而来)+……
这里可以举例来说明,有10个商品,卖出6个商品,还有4个商品卖不出去,要腐烂了,但还是卖出去了,运用了不正当的办法了,就这个意思。
 
但资本主义还是很难解决负价值问题,没有人敢保证商品不腐烂,全部卖出去的,这就存在着不满,抗议,暴力等。例如,法国发生了黄背心运动,至今已经持续了一年,一到周末游行,暴力示威就如过节。成千上万的示威者走上法国的街头,他们统一穿着“黄背心”,所到之处,警车、街道全部,包括银行、警车、商店、百货、学校、LV店、居民住宅....等等都在遭遇前所未有的灾难!
 
三、人类三种经济制度
 
人类三种经济制度,分别为特权制度,市场制度,计划制度,同时存在着三种特殊商品为特权,劳动力,思想,构成一个循环体,阴阳平衡。那么,三种经济制度的价值链是怎样的呢?
特权制度价值链:
……腐烂价值1+腐烂价值2……
市场制度价值链:
……剩余价值1+剩余价值2……
……经济价值1+经济价值2……
计划制度价值链
……最大价值1+最大价值2……
 
这里特别要说明三种特殊商品的意义,如果没有三种特殊商品,三种经济制度就不存在了,也不存在循环的意义了。宋圭武教授特别重视循环的作用,宋教授说,实际大自然到处都是循环。太阳在循环,月亮在循环,银河系在循环,一切都是循环。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必然也是循环。大自然的法则是十分精确的。循环也许是人类天定的命运。
 
四、香港已经演变为特权制度
 
这几个月的香港形势,负价值越来越大,从社会制度,经济制度来看,香港已经演变,默默地实行了特权制度,已经不是资本主义了,这是要清醒的,问题很严重了。伊朗就这样,由市场制度变为特权制度,越来越穷,人们都不知道。海外网11月16日电持续5个多月的示威及冲突让香港社会变得不安宁,更令香港这个开放自由包容的经济体五劳七伤。香港特区政府近日再次下调全年经济增长预测,由原先预期0%-1%增长,调低至全年负1.3%。港媒称,这意味着十年来香港经济将首次出现全年倒退。
 
据大公网报道,香港特区政府15日公布今年第三季经济报告,称全球经济放缓,加上暴力冲突持续,香港经济遭受沉重打击。全港第三季经济录得2.9%收缩,经季节性调整后,按季显著下跌3.2%。整体货物出口在第三季按年实质跌幅扩大至7.1%;冲击愈趋暴力重创旅游业,服务输出急挫13.8%,是自2003年第二季以来最大的按年跌幅;私人消费开支大幅减弱,实质下跌3.4%,是逾10年来首次按年下跌。
 
 
郑永年教授特别反对特权制度。特权具有巨大的财政代价。特权阶层毫不吝啬地消耗着甚至浪费着有限的社会财政资源。在维持特权阶层的供给方面,政府财政面临着越来越沉重的负担。
个人简介
丁秋龙,1964年生于江苏镇江,1993年误入经济学之门,被经济学大师茅老及时发现,茅老说,“顺着你的思路可以研究出一大片的研究园地,这是一个新的领域。”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