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初学者(42):什么是货币?

赵峰 原创 | 2019-11-05 08:29 | 收藏 | 投票

 写给初学者(42):什么是货币?

2015-10-19

按照马克思的说法,货币是从商品中分离出来的固定充当一般等价物的特殊商品。他这里讲的货币,还是贵金属货币。既然是商品,货币就同一般商品一样具有使用价值和价值两个因素;不过,货币作为“特殊商品”,有其特殊的使用价值和价值。货币商品使用价值的特殊性在于其二重性,一是作为商品的使用价值,二是作为货币的使用价值。货币作为货币的使用价值,指的是货币的功用。历史上,曾经发挥过“货币”功用的,有过形形色色的商品,从坚硬的金属到柔软的布帛,从小巧的贝壳到粗笨的石块。在某个时期某个地区,只要人们认同某种东西可以作为交换等价物,它就充当了货币。由什么东西来充当货币,有一定的主观性;不过,这种主观性是一种社会认同的结果。我们可以说货币成为货币有想象和虚拟的成分,但这种想象和虚拟却是建立在公众认同和契约的基础上的。关于货币的虚拟的想象的契约的性质,在古典经济学家约翰·洛克1632-1704那里有着较早的明确的阐释。

约翰·洛克原先在牛津大学学习,后来留校任教。他精通人文科学,却对自然科学,尤其是医学有着浓厚兴趣。1667年,洛克离开牛津大学,前往担任沙夫茨伯里伯爵的私人医生和秘书。身为财政大臣的沙夫茨伯里伯爵有时候需要就经济问题发表演讲,为帮助他准备讲稿,洛克开始研究经济问题。1668年,因为有人提出通过降低法定利息率来影响经济运行,洛克写作了《论降低利息及提高货币价值的后果》一文回应。在这篇文章中,洛克分析了货币的性质,阐述了自然利息率思想,构建了货币数量论。

 洛克的货币数量论是古典经济学时代最系统完整的阐述之一,洛克的“自然利息率”思想成为后来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核心观念,这些在此不作分析。本文主要讨论洛克对货币性质的分析及其在古典经济学时代的影响。在《论降低利息及提高货币价值的后果》一文讨论货币性质时洛克说过这样一段话:“因为黄金和白银耐久、稀少并且很难伪造,所以人们一致同意给它们以一种想象的价值,使它们成为共同的保证物;因此人们在交换时,用任何数量的这种金属,一定可以换得同等价值的其他东西。于是逐渐形成一种局面:这些金属被认为具有内在价值,使它们成为共同的交换媒介,而这种内在价值,只不过是人们付出或收入它们的数量;因为金银作为货币,并没有其他价值,只不过是可以作为使我们得到我们所想要的东西的保证,而只是由于它们的数量,它们才能使我们得到我们想要的东西。”(约翰·洛克:《论降低利息及提高货币价值的后果》,徐世谷译,商务印书馆,1962年版,P19)从这段话中,我们可以读出洛克关于货币价值的以下认识:1,货币作为货币的价值是人们想象的;2,对货币价值的想象来自人们共同的意念,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契约的结果;3,正是人们对货币作为货币价值的共同想象,才使货币具有交换媒介的价值。

第一,货币作为货币的价值来自人们的想象。一种东西能够发挥货币的作用,或者说具备货币的价值,并非这种东西对于人们的实际经济活动有什么必要性或者有什么实际的用途。仅仅是人们想象大家都愿意接受它作为货币来使用,于是它就顺理成章成为货币。弗里德曼晚年写过一本关于货币的通俗著作《货币的祸害》,其中的一个故事可以作为对洛克以上思想的解释。在太平洋上有一个雅普岛,人们就用石轮作为货币,满足价值计量及交换媒介的需要。那些巨大的石轮就放置在沙滩上,他们分别是各家各户的财产。发生商品交换的时候,不需要移动石轮,只是在人们的想象中石轮的所有权发生了转移而已。全岛最大最值钱的那个石轮没有多少人见过,那个巨大的石轮在另一座小岛上开采制作出来,用独木舟运往本岛时沉没了。尽管只存在于人们的记忆中,它仍然是岛上最大一笔财富。货币的这种被人们的想象所构建的价值,在历史上有着丰富多彩的表现。借助于人们的想象,贝壳和布匹,香烟和工具,都曾经执行过货币的职能。

第二,对货币价值的想象来自人们共同的集体意向。货币是一种社会交换的产物,货币功能的发挥是集体意向的结果。关于货币的价值,单个人的想象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当人们的想象碰巧汇聚到某个具体的对象时,只有这种对象化被确定到某个具体的事物时,货币作为货币的功能才能发挥。将货币功能想象并对象化到具体对象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契约的过程。美国语言哲学家约翰·塞尔在其《社会实在的构建》及《心灵、语言与社会》中,讨论了与洛克以上思想接近的某些东西。在塞尔看来,一张纸怎么能成为货币呢?只是因为人们都将一张纸看成是货币,它才成其为货币。在现实经济生活中,有很多东西都具有这样的特点,只有通过人们的共同想象或者认同,一个事物才成其为相应的这个事物。比如婚姻关系就是这样,财产权也是这样,在它们作为一种社会存在而存在的时候,需要有人们共同想象的支持。塞尔将这种构建力量,称之为“集体意向性”。

第三,是人们的集体想象使货币具备了交换媒介的价值或者功能。对于货币本质的界定,还涉及对其功能的认识。从经济学或者功利主义的角度出发,依据功能认识事物是一个可行的渠道。但是,我们知道,事物的价值并不仅仅依存于其现实的工具性价值;工具性价值告诉我们的是,它能做什么?而我们还需要把握的是,它究竟是什么?传统经济学,不论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还是古典-新古典经济学,都讨论了货币的功能,作用和影响,但对货币究竟是什么却缺乏深入的解析。洛克对货币功能的认识本质上也是一个传统的功利主义的认识,这种认识对于把握货币的性质还有一定距离。将货币简单理解为交易媒介,并没有把握住货币的本质。物物交换中是不需要媒介的;商品流通中需要媒介,但这个媒介可以是任何东西。在商品交换中,人们出售商品而得到货币,这个货币其实代表的是出售者的债权,也代表的是社会或者市场的债务。出售者之所以愿意接受这个叫做货币的东西,这一张纸或者一个石轮,只是因为在其中体现着某种社会意志,某种集体意向性——市场或者社会通过契约的方式约定这一债务的清偿。所以归根到底而言,货币所体现的集体意向性,是一个社会的信任和承诺,是一种债务履行的保证。

洛克关于货币性质的思想在古典经济学时代产生了重要影响;不过受其影响的人中,有的理解他,有的不理解他。不理解洛克的人物之一,就是在巴黎掀起金融风暴的约翰·罗(1671-1729)。1705年的时候,约翰·罗写过一本书,叫做《论货币和贸易——兼向国家供应货币的建议》。这本书的主题,是构建一个以土地为抵押的纸币银行计划。约翰·罗似乎是有构建理论体系的雄心壮志的,尽管天才的他事实上没有时间读太多的书。他显然读过约翰·洛克的《论降低利息及提高货币价值的后果》——这更加说明洛克的著作在他的时代的巨大影响。在讨论货币的性质时,约翰·罗说了这样一段话:“洛克先生和其他论述过这个问题的人说,人们的一致同意,赋予了白银以假想的价值,因为白银具有适合于当作货币的诸特点。我想象不出来,不同的国家怎么会同意赋予某种东西(例如白银)以假想的价值,用它来表示所有其他商品的价值;想象不出来某一国家怎么会接受这种与所交换的东西价值不等的东西;想象不出来假想的价值怎么能保持下去。”(约翰·罗:《论货币和贸易——兼向国家供应货币的建议》,朱泱译,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P5)约翰·罗“想象不出来”货币的想象的或者假想的价值,不是因为他缺乏想象力。实际上,约翰·罗是一个天才的制度设计者,他对于纸币制度的构建有着充分的想象力。约翰·罗的想象力中所缺乏的,是对塞尔所说的“集体意向性”的理解,是对货币作为债务承诺手段的把握。一个人的想象自然不能赋予对象物以货币的价值,这种个人想象只能是一种狂想。但当这种想象以集体的方式呈现,以契约的形式形成的时候,想象就变成了实在。

在古典经济学时代,能够理解洛克的,还是大有人在。理查德·坎蒂隆(1680-1734)就是其中之一。在《商业性质概论》中,坎蒂隆这样评述洛克的思想:“洛克先生说,人类的约定使金银具有价值。这是无可怀疑的,因为它并不是绝对必要的。正是这同意约定赋予了并且每天都在赋予花边、亚麻、绸布、铜和其他金属以价值。尽管缺少这类东西之中的任何一种,人类照样可以生存,但绝不能由此而得出结论:金银只有想象的价值。它们具有同生产它们所使用的土地和劳动成比例的价值。像其他商品和未加工的产品一样,只有在支出了大致同所赋予它们的价值相等的生产费用时,黄金和白银才能够被生产出来。”(理查德·坎蒂隆:《商业性质概论》,商务印书馆,1986年版,P54)洛克同时持有货币金属论和货币名目论的思想。所谓货币金属论,就是将货币看成是贵金属商品,作为劳动生产物,其价值由劳动和土地共同决定——在这里,洛克是配第价值理论的支持者。所谓货币名目论,就是将货币看成是一个符号,其本身没有价值,其作为货币的价值是人们集体想象的结果。坎蒂隆完全理解洛克。洛克的关于货币性质的两个理论并不矛盾。货币作为商品的价值由劳动和土地共同决定,货币作为货币的价值来自人们的集体想象,是集体意向性的产物。

洛克关于货币作为货币的价值来自人们集体想象的认识也得到了孟德斯鸠的理解和支持。在孟德斯鸠看来,货币是人类创设出来便利交换的工具,本身并不是财富。货币的价值是标记性的、拟制性的,是人们主观赋予的。“黄金和白银……就其本身而言,是毫无用处的;它们之所以成为财富,只是因为人们选用它们作为财富的标志。”(孟德斯鸠:《波斯人信札》,中文版,梁守锵译,商务印书馆,2006年版,P223)孟德斯鸠的这一判断,纯粹是洛克的思想。

货币成为货币,与人们的集体想象有关,货币是一种社会契约的产物;货币这一性质,可能对经济的稳定性(不稳定性)产生影响。传统经济主体上是实物经济,生产和消费,供给和需求,都是实实在在的实物关系;一切经济运行,都通过实物的形式实现,都在实物现象上表现。相对而言,实物经济运行比较缓慢,比较稳定,也比较容易把握。现代经济表现为货币经济。一切经济活动都通过货币来媒介,并通过货币来表现;货币在前台,实物在后台;货币的运动引导着实物的运动。货币的运动可以脱离实物的运动,货币的运动更加快速,更加隐蔽,更加神秘莫测,更加不确定。相对于金属货币,现代的信用货币更是一种想象的产物,一种虚拟的符号,一种更加不容易把握的东西。如果社会经济运行一切正常,人们对货币有充分信心,经济就能够正常运转;如果社会经济运行出现问题,货币变得不稳定,人们的信心受损,悲观情绪就可能迅速蔓延,急剧放大。对于实物经济而言,人们的信心不会在瞬间崩溃,实物毕竟是可以现实地把握的。而在货币经济背景之下,货币的虚拟性质决定了人们的信心会在瞬间崩溃,经济的大厦也就可能在瞬间坍塌。我们回想一下2007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全球金融危机,那种雪崩式的经济崩塌,其实就是人们对货币-货币经济信心瞬间崩溃的表现。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