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林毅夫教授谈无价值市场(三)

丁秋龙 原创 | 2019-11-06 04:26 | 收藏 | 投票
和林毅夫教授谈无价值市场(三)
 
丁秋龙
 
几千年以来,中国人的财富全部腐烂了,越来越穷,大屠杀,挖死人坟墓,向死人要财富,还找不到穷的原因。林毅夫教授说,“中国曾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1978年我国人均GDP只有156美元,80%多的中国人生活在农村。”目前,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将来还要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人有钱了,富裕起来了。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首先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世界上还有很多国家很穷,过苦日子,还必须让这些穷国家赶快富裕起来,过好日子,这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初心,这个初心没有错误啊!可是这些穷国家没有富裕起来,反而越来越穷,这是我们这些经济学家要深刻思考的,例如委内瑞拉,朝鲜,阿尔巴利亚等国家。
 
胡星斗教授很着急啊,特地向全国人大提交法案《对外援助法》,但这个法案并没有得到重视。这是一个简单的经济现象,还必须要当成为经济规律研究,是什么原因给了大量金钱以后还是越来越穷的,这是无价值市场,所有的金钱到了这些国家以后全部腐烂了。所以,必须要研究这个经济规律了。
 
一,挖死人坟墓,向死人要财富
 
死人已经腐烂了,还必须让死人更加腐烂,在旧中国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没有办法,这是非常严重的经济现象,要认真研究的,在价值理论上就是一个非常大的负价值啊,腐烂价值,有经济规律的,很多经济学家不研究这个经济现象。东陵大盗孙殿英的盗墓始末原由?慈禧陵墓孙殿英已经注意很久了,这慈禧墓中有无数的金银财宝,足够他招兵买马用了。况且慈禧刚下葬不久,在民间一定能找见进入墓穴的方法,毕竟他还不敢大张旗鼓的挖掘。之后,孙殿英便佯装军事演习,但是实际上却是干起了盗墓的勾当。
1928年正是军阀混战,国穷如洗,民不聊生的荒乱年月,不属国民党正规军的杂牌军孙殿英部,被蒋介石另眼相看,克扣孙部粮饷。部下官兵已半年没有发饷,其军心浮动,常有开小差的事情发生,甚至有哗变的危险。面对这一严峻的形势,孙殿英便萌发了一个罪恶的念头:“盗墓去!”当时,孙殿英的十二军正驻扎在河北省遵化县境内。此时的东陵的地面建筑已被军阀和当地土著人偷盗拆毁,破坏殆尽。1927年,惠妃陵被盗,殉葬珠宝被洗劫一空,惠妃尸身弃置棺外。孙殿英部开驻遵化县时,沿途屡见被拆毁的东陵殿宇木料大量外运,孙殿英心里直发痒。
 
孙殿英找到顶头上司军团总指挥徐源泉,向他诉说了苦衷,要求粮饷。徐源泉没有理睬孙的诉苦,叹息了几声,说:“蒋总司令手头也紧张,还要对付共产党,耗资巨大。希望兄弟们以精诚团结为重,再忍耐一时。”孙殿英凑到徐源泉耳根,说部下有人建议掘皇陵筹款发饷。徐源泉一听,先是一惊,继而平静下来,他也觉得这是发大财的好机会,但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没有说行,也没有表示反对。孙殿英一看这阵势,心中窃喜,总指挥没有表示反对,这就是默认了。于是他决定放手大干。
 
盗墓后的孙殿英,并没有将这些宝贝独吞,一部分用来招兵买马,一部分则是送给了上面的人,价值最高的夜明珠就送给了宋美龄。满人们知道慈禧墓被盗之后非常生气,溥仪联合众人上告蒋介石,要求蒋介石严惩孙殿英。这起盗墓事件也算是当时最为轰动的事了,但最后孙殿英并没有被治罪。
 
在国共内战的时候,孙殿英积极参与蒋介石的行动,他的部队也成为了蒋介石的先遣军。孙殿英驻兵汤阴,建造防御,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力量。1974年,解放军攻下汤阴,活捉孙殿英。孙殿英一生虽然干了不少坏事,但念在其抗日有功的份上,并没有难为他。
后来孙殿英被解放军送去劳改,当惯了大军阀的孙殿英怎能受得了这种苦,几次想要越狱,但都没能成功。后来孙殿英感觉人生没什么希望了,在牢狱中终日郁郁寡欢,在加上他多年吸食鸦片患下的病症,没几年便病死在牢狱之中。
 
可见,国民党大佬们都得到好处了,这些都是向死人要钱,发死人的财。在“文革”时期也出现过严重的挖死人坟墓的现象,都是因为穷的原因。例如,晚清名臣左宗棠陵墓,七十年代被炸毁, 尸体栩栩如生散发阵阵幽香等等。
 
二,改变经济制度,好制度变成为坏制度
 
经济制度是不能改变的,特别是好的经济制度,当改变以后必然是越来越穷。人类有三种经济制度,特权制度,市场制度,计划制度,是一个循环体,阴阳平衡关系,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了。
……特权制度+市场制度+计划制度……
当好的经济制度时,负价值就小,商品全部进入市场买卖,没有财富腐烂。当坏的经济制度时,负价值越来越大,商品不能自由买卖,全部腐烂了,还挖死坟墓。
 
非洲有一位穆加贝总统,就改变了好的经济制度,由原来的市场制度改为特权制度,结果是越来越穷,国家就是个人,特权成为商品,这样的是不好的。1979年,穆加贝同白人当局签署“兰开斯特大厦协议”。协议奠定了津巴布韦的独立胜局,但也约定只能自愿赎买白人土地,不能没收。穆加贝为祖国即将独立而欣慰,但对谈判结果愤愤不平:“为什么我们不能采取军事斗争,争得更有利的地位?”穆加贝一生坚定捍卫国家主权利益,反对外来干涉,敢于向西方说“不”。即使在国家最困难的时刻,这一信念也从未动摇。
 
1980年,民盟在首次跨种族议会大选中获胜,穆加贝出任总理(当时实行总理负责制,1987年改行总统制)。执政后,穆加贝高举“和平、和解、发展”大旗,采取黑白兼顾、平衡包容政策,在短时间内妥善处理种族、民族和党派矛盾,推动教育、医疗等公共事业迅猛发展。那时的津巴布韦,堪称非洲国家“发展典范”,经济总量在南部非洲仅次于南非。今天走在哈拉雷街头,人们仍能依稀领略当年的繁华胜景。那时的穆加贝,可谓西方国家的“座上宾”。1990年,英国《新非洲》杂志将他评为“非洲最佳领导人”。1994年,英国女王授予他荣誉爵位。
 
冷战结束后,特别是新南非成立后,津巴布韦在西方眼中战略价值大不如前。前宗主国英国不愿再为穆加贝政府提供土改援助资金,原本就进展缓慢的土地赎买更加举步维艰。2000年3月,津巴布韦举行议会选举,执政党民盟仅以微弱优势险胜。为夺回民心,穆加贝铤而走险,决定实施“快速土改”,强行征收白人农场,安置无地少地的黑人农民。
 
占人口3%的白人拥有全国70%的可耕地。“快速土改”剑指土地分配历史不公,广大黑人农户拍手称快。但副作用很快显现:大批白人撤资或逃走,大部分黑人农户缺乏资金技术,耕地荒芜。津西方关系迅速降到冰点,美国、英国、欧盟相继实施制裁。经济持续恶化,通胀率一度高达百分之2.31亿,城镇失业率逾80%。内忧外患之下,穆加贝险些输掉2008年大选。
 
还有一些国家也改变改变好的经济制度,把好的制度改变为坏的制度,例如伊朗,委内瑞拉等,特权成为商品,财富全部腐烂了,好找不到原因。
 
 
个人简介
丁秋龙,1964年生于江苏镇江,1993年误入经济学之门,被经济学大师茅老及时发现,茅老说,“顺着你的思路可以研究出一大片的研究园地,这是一个新的领域。”
每日关注 更多
丁秋龙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